@Fort Da Game
Fort Da Game
大學研究助理。

中村教授在講演手冊的範圍外,開頭另有3張簡報。他批評,日本媒體普遍以「藍色LED的實用化(量產化)」介紹他的獲獎原因,但這是錯的!中村教授摘錄一段授獎理由,並指出諾貝爾獎只獎勵「發明與發現」,而非獎勵「量產化(manufactuing)」。換句話說──我中村是憑藉(獨立於赤崎小組的)發明獲獎的,外行記者憑甚麼矮化?!──對傳媒報導水準的不滿,洽與約12年前的小柴昌俊教授(2002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如出一轍。

各位觀眾,本作首播(1991年)的二十三年後,「天野博士」真的獲得諾貝爾獎了!1989年,名古屋的科學家天野博士,偶然發現製作藍色發光晶體的最佳條件(p形GaN磊晶膜)。而這正是他獲得2014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的理由--「藍色發光二極體」問世的關鍵。三年後,名古屋電視台首播的《太陽勇者》,另一名科學家天野博士說了這麼一句話……

大劇作家王爾德曾說:「我們的真實人生,經常不是我們所過的那個人生」(One’s real life is so often the life that one does not lead.)。觀賞整部《小圓》絕非意淫悲劇,真相是現實世界更慘上許多。悲劇主角總會有人(觀眾)看在眼裡,但無人知悉你我。然而,劇終前的魔女文字「誰在做夢?(Wer träumt?)」提醒了觀眾,本片將近四分之三的劇情橋段,都與《幻想交響曲》相當雷同。後者訴說「音樂家的夢」就是故事的真容,若前者也是場夢,未免殘忍過頭。只能期待《叛逆的物語》被認真繼承,來日誕生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