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翁
沙翁
主編容總親戚(好似係)

2016年廣東歌推介

不知不覺踏入十二月,香港樂壇頒獎禮即將頒發各個獎項。可能有一些人都同我一樣,每年到最後一個星期才後知後覺投票。但我今年竟然記得要投,所以都可以早一點提大家去投票。如果你不知道今年有什麼好歌,可以看看我以下的推介

亞歷山大:成為商品的小孩

這些Vlogger的出現並不是一下子石頭爆出來,不少人是本來失業,後來拍片給他們一條新的出路。他們比起一般打工仔好像雖然是多了不少自由時間,但他們未必是大家想的那樣空閒。他們需要經常拍片更新,才可以留住他們的sponsor和subscriber ,持續有廣告的收入。以血汗來說,其後Vlogger 也同樣出了不少心機和時間去拍片、推銷自己的商品來維持他們的收入,和打工仔不同的只是工作地點是在家。

時光倒流到十年多前。那時小學,沙士前還有分上下午校,我是下午校學生。每日晚上和翌日上學前,我也一定記得一件事:檢查有沒有做好功課和收拾書包。那時候是沒帶任何東西或沒交一樣功課也會在手冊上記下一個欠帶或欠交記錄,欠帶五次之後就有缺點。就是因為這樣,那時就很怕自己會欠帶或欠做功課。特別是放完假之後的那一星期,總會在早上反反覆覆檢查十多次。那時不知算不算這是強迫症。然而,檢查得多不代表一定做齊。某有一個學期我記了四次。而有一次,是刻骨銘心得難以忘記。

偽善的基督徒

Tartuffe是一個偽善基督徒(註:天主教徒,廣義基督教)的名字,這個男人的說話虛偽,而竟受到Orgon盲目的崇拜。Orgon這樣形容他:
「你看他,你見到他你就會像我那麼喜歡他了。他天天都去教堂。跪在神前,在我旁邊。他的禱告帶著極大的嘆息。他這樣虔誠,所以我明白他為何如此貧窮……所以我請他到我家來。自此之後,我家就好多了。他告知我和譴責那些笑淫淫地看著我的妻子的人。你不會相信他多麼熱情於神。他說自己是一個罪人,他憤怒得可以震死蚤子。」

俄羅斯反同奧運

今年冬季奧運會在俄羅斯索契開鑼,本屆奧運會為史上最貴奧運會,耗資約三十七百億歐羅,是次出席的官方代表也比2010 冬季溫哥華奧運會多三倍。官方奧運Google在開幕前夕把首頁標誌改為彩虹配色,似乎表明反對當局驅逐同性戀的做法。首頁搜尋欄下附上《奧林匹克憲章》基本原則的第四條:「運動是與生俱來的人權。每個人應有機會參與運動,並在經由沒有任何形式歧視,及注重友誼、團結與公平競爭為基礎的奧林匹克精神共識下從事運動。」

單一故事的危險性

來自尼日利亞Chimamanda Adichie,爸爸是大學教授,生活充足。她在演講中提到她十九歲時住美國求學,當時室友知道她是來自非洲的時候,就驚訝Chimamanda的英文很好。她並不知道尼日利亞的官方語言是英文,也以為Chimamanda不懂得用熟食爐。這位室友對非洲就是只有單一故事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