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滷味男
滷味男
滷味男
資深賽馬宅,萬千馬迷的苦海明燈

一出閘,「點解」十分迅速已經可以跟到有遮擋的第四位(見圖一),而當圖一藍圈的「金碧陽光」埋欄之後,「幸運日」亦為「點解」做遮檔。(見圖二),而這場賽事的步速比起新馬錦標慢了1.11秒,加上外疊沒有馬在「點解」鄰旁,因此一入直路,「點解」在不用搵位的情況,便能以望空衝刺。(見圖三),我們亦期待他可以三步出頭,直領終點。可惜的是,「點解」沒有以勁勢衝刺,只能保持同速,亦無法追近頭馬「金碧陽光」,最後只得第四名。很多人的投注(包括小弟),就此泡湯。

「旗幟鮮明」落敗之謎

剛剛星期日,進行了四歲馬賽事的第一關,香港經典一哩賽(四歲限定一級賽,路程為1600米),結果「步步友」以眾望所歸之下,臨場由2.4倍下調至1.8倍勝出(最後2分鐘有超過600萬投注在此駒身上)。此場之後,我們已經證實頭兩名必然是統領未來香港馬壇的賽駒。但這場馬,其實仲有一件事,是值得探討的,就是「旗幟鮮明」為甚麼會敗陣?

如果以馬齡來說,人的四年是接近馬的四分一年,所以說凱旋門大賽是賽馬界的奧運會,絕對沒有錯的。

何謂「非必要之惡」?現在真普選聯的7點方案,絕對是「非必要之惡」。昨天我和我的朋友說了一個笑話:今年又選世界足球先生,是由全地球公民一人一票選舉產生,但候選人卻要由一個官方足協產生,雖然這個官方足協成員是由全球球迷產生,並承諾會提名美斯、C朗拿度、雲佩斯這些一等一球員。但最後卻提名出葉鴻輝、董方卓、李康廉等球員,如果你是球迷,你會如何對付這個足協?你可以說,我下次不投票俾你們,投票俾第二個人做足協成員,但引用高登仔的名言 「少年,你太年輕了。你以為這個足壇上真的有那麼多不同的人支持美斯、C朗及雲佩斯?其實每一次參選足協選委的人,都是我的分身或是我的隱藏黨友,不然我變個臉給你看」

工人罷工實屬可恥

我認為資方絕對不可以答應勞方的要求,更應把發動工潮的人立即全部解雇,請另一批願意做的人代替。而警方更應立即清場,因為他們正干擾資方的正常碼頭運作。香港不是有法例要保護任何人仕的私人財物。把這些人清場和拘留之後,全部不准保釋,以免他們再度生事。請問各位人仕,我說得對嗎?自由黨的李先生,我是你的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