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教中學生關注組
普教中學生關注組
普教中學生關注組
學生自發成立的普教中關注組,以「捍衛粵教中,反對普教中」為組識目標。https://www.facebook.com/scholars.say.no.to.PMI

要同學上堂講普通話唔講廣東話,的確係會令佢地普通話更加流利。而如果家長支持普教中嘅原因,就係一心想仔女第日可以同大陸嘅各位高官商賈用普通話流利溝通,咁我亦難以反駁。我只係想大家反思:絕大部份學校已經有普通話堂,香港人係咪真係要為咗迎合中國市場而連其他課堂都要用普通話呢?香港人為咗迎合大陸,重要犧牲幾多、付出幾多去換呢?如果繼續用呢種唯利是圖嘅思維去決定我地下一代嘅教育方向,今日係普教中、他日可能係國教重臨、甚至有其他更誇張嘅政策將香港學生變做一個個「符合國情」嘅「中國人」嘅時候,我地係咪又要睇錢份上含淚接受呢?

細個到茶餐廳,無食山珍海錯,頂多叫個鮑螺偽作的鮑片麵而已。雖則市井,但在習慣入面,我食到人情味。隔朝搵位坐下,母親要飛沙走甜,伙記是記得的。即使繁時落單都會燥底,但食完打墩,街坊街里間的閒談,都不會驅逐,甚至參與。無形之中,就形成了生活群落。用語言交集,語境孕育我們

環顧四周,無論遍佈範圍抑或影響深淺,目前的小學普教中已非昔日可比。小學生辨音不清、普通話好過粵語、甚至不可用母語道出完整句子的景況。舊日以為荒謬,今日的香港卻時有出現,不若過往所見普教中的影響,但現今竟然發生。歸根究底,今日的普教中已和過往不同,是影響深遠幾倍的變化版本。

唔應該再用普教中誤導學生「普通話=書面語」,更加應該正視普通話口語對中文學習嘅影響。普教中,幫唔到學生學好中文之餘,好可能仲會弄巧反拙。「皮毛、納悶、泡湯」同「吾系甘牙」一樣,唔應該再係同學作文出現。

普教中的迷思

本港素來以粵語為共同語,乃是不爭事實。當絕大多數學生的母語是廣東話,用一種他們不熟悉的語言來教授中文,必然影響課堂師生間的表達和交流,從而窒礙學習。普教中之下,學生要有一定程度的口語能力,才能全面投入學習中文。這等同設下關卡,而只有普通話較佳的學生才能跨過,從而取得好的學習體驗和成績。資深教師陳漢森先生亦曾在明報副刊撰文,謂很多學生在文憑試中文科綜合卷失手,死因就是普教中。

質素和素質之爭

質素素質之爭,各執一詞,各有道理。實際上兩者只是倒裝了,意義無大差異,都是說明事物的品質。觀乎爭論所在,是在甚麼場合甚麼地方使用。香港保留了質素這講法,也一直常用質素,是不爭事實,不過常用不等如禁止其它講法,在書寫、創作時,大可使用素質。然而,近年某些媒體在報導新聞時,故意將質素改為素質;政府高官發言時,廣泛地用素質取代質素;新高中實施後,通識科用「生活素質」取代香港一貫常用的「生活質素」;普通話教中文之下,質素被斥為港澳用語,要改寫「規範」的素質。這樣就如貶語意清晰的「經已」「面善」「一世」為方言詞,非要改做「已經」「面熟」「一輩子」等「規範漢語」不可,都是同等荒謬。

培正易老師話「掏」字係普通話口語或者所謂書面語,製造「拿」字係廣東話口語,唔可以入文嘅錯覺,直情係誤人子弟。用返我哋嘅廣東話口語去諗,我哋會將「用手取物或者持物」講成「拎」、「攞」,但係「喺一個空間入面取出物件」呢個動作,我哋可以用意思更加準確嘅「揞」、「摷」,例如「揞荷包」、「摷下個袋」。

粵語是絕大部分香港人的母語;以母語學習母語(中國語文)不是最理想的嗎?現在倒過來要以一種不熟悉的語言學習我們的母語,實在有些反智。
粵語比起普通話更接近古音;詩、詞、歌、賦,用粵語念起來更具神韻;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李清照《聲聲慢》。入聲字,以普通話讀沒甚麼特別;這就是9聲和4聲的分別。有些中文知識,用普通話教學是不能顯示出來、不能知道何解的:古無輕脣音,『「伏」低休息』、『「伏」匿匿』皆為 buk6 非fuk6 …

關注組長遠希望阻止利誘,包括停止所有普教中資助,停止引入大陸教師支援,最終撤回「普教中」政策。另外,希望此役能夠肯定廣東話在港法定地位,保護香港文化及思想載體。

普教中開始已經十多年,有人質疑為何突然說反對普教,騎劫話題上位?正正因為推行了這麼久,現在才發現問題,我們更加不能坐以待斃,要懂得反抗,不能慢慢等待教育局就普教中表態。筆者並非貶普,亦無意將普通話妖魔化。我們的目標不是普通話,而是普教中。褒粵這個心態,難道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喜愛自己地方的語言,有何問題?捍衛自己的語言,怎還需要理由呢?

香港人擁有國際視野,懂得放眼世界,卻沒有留意身邊的事物,只在乎自身認為有價值的東西,往往失去才會珍惜。粵語是從唐代以前的官語演變而成。一種語言能夠流傳百世,一定有既定的價值和作用。語言承載文化。廣東話就正正承載著廣東文化。一旦沒有人再說廣東話,廣東文化都會一併消失。

「屌,講呢尐,我討厭政治架。咪煩我咁多啦。」唔少睇緊CCTVB,聽緊普通話主題曲忌香港人可能會咁答我。如果你都要係咁樣答我,我冇辦法。不過我想請你用返偉大祖國所提倡純正標準忌普通話去重新答我一次,「干,说这些。」

華文世界統一使用現代白話文,實有必要,否則華人世界之出版物不能互通,將導致文化的割裂和斷層,對學界亦有大害。但在於語言,則大可不必,香港文憑試的中文科口試目前主要還是以廣東考核,但按現在官方將廣東話視為「不是法定語言的方言」,將普通話視為「正統」,全力推行「普教中」的姿態,若長此下去,相信連口試也變成以普通話考核,廣東話再無用武之地之日實不遠矣。語言的主要功能是日常溝通,廣東話作為大部分香港人的母語以及日常溝通的語言,以廣東話教授中國語文,實在是理所當然的。語文學習,當中包含很大邏輯概念和文化概念的理解,這對大部分學生來說,實在不是一件易事。即使不論廣東話之源遠流長保留古音較多等優勢,以母語教授中國語文科,也絕對是最有利於學生理解中國語文科內容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