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warz
Schwarz
山城學生,痛恨矯揉造作與形式主義,深信真理使人得到自由,現實生活卻平庸非常

在抱持國際主義的左翼知識份子眼中,一切問題都是上下階級矛盾,每當看見人類之間有物質生活上的差異,就感到渾身不自在,然後就會把先進國家的富裕當作落後國家貧窮的理由,不問手段之實質後果都要把人們之間的差異消除,以達到所謂「世界大同」。在左翼傳媒的筆下,中東國家永遠是受壓迫的存在,而西方國家就是壓迫的來源,世界的善惡被簡單地截然二分。

究竟誰是雞蛋誰是高牆呢?他們的判斷很簡單:誰看似弱者,誰就是弱者,因此就應該受到同情和保護。換句話說,他們是以肉眼與感覺判斷是非,而非頭腦。

肖氏人蛇牽涉的是香港人口政策之問題,本土派長久以來向港府爭取取回單程證審批權,卻依然未見成果。今日肖友懷更進一步,直接跨過了本已搖搖欲墜的制度城牆,若得到正式的居港權,就會成為了第一個成功以非法手段奪得香港福利權之人,分薄香港人應有的福利資源。

「中共統戰派多年來意欲染指港大學生會拆散學聯,今天大概樂見其成」(周澄,2015)「我係王耀瑩就開返十支八支紅酒興祝,唔駛出手就大豐收」(陳倩瑩,2015)「邊個最開心我唔知,但香港政府、教育局一定在偷笑。」(林兆彬,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