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軒
創業軒
創業軒

太原街其樂融融

每次到太原街,我必定會幫襯位於街尾的HC_Cafe。這是一間由匡智會營運的社企餐廳,餐廳聘請了智障人士擔任樓面服務員、清潔、廚房等不同工作。我和大兒子一入到店舖,服務員「歡迎光顧」的聲音此起彼落,十分親切。我們到達時午飯高峰期剛過,人流較少,但服務員一點也沒有怠慢,趁著人少的時候把移了位的枱櫈排列好,也順手把餐牌、糖鹽等物品擺放妥當。

近年政府積極推動手語,只要在瀏覽器上打「手語」二字,有關錄像、資料等大量列出。有一些形容行動的手語不難學,例如食飯、拍照等,都是模仿動作,但也要注意手的位置,例如游水和形容食物很香都是同一動作,食指和中指上下擺動,不過一個把手放在胸口,一個則放在鼻前;一些形容物品的詞彙也不難,例如車、飛機等,都是模仿物件的外型,但如果細分至校巴、貨車、警車等,就確實有難度了。小孩子最上心的,當然是一些動作簡單易明的詞彙,例如花、冷等,或者是一些曳曳的東西,例如大便、打架等。就是這樣上網看著錄像學手語,我們玩了一個下午,嘻嘻哈哈,最後其實一點也不寧靜。

剪出自閉天地

偉成今年廿八歲,個子高大,患有自閉症和輕度智障。他個性沉靜,社工說他剛到達心理衛生會時,對事事提不起勁,也不願意和別人合作,經常因為小事發脾氣,大喊大叫,到處彈跳,與今天我見到的偉成有天壤之別。今天的偉成一拿起剪刀便全程投入紙雕,有時甚至需要社工叫停,休息一下吧,偉成才會放下剪刀,閉一閉目,伸一伸腰。試想像一張3R大小的維港照片,相中的帆船大至船身,小至只有一粒米的旗織,都是偉成一刀一刀地剪出來。

別具意義的賀年禮品

年貨我不會買太多,因為我每年都會檢視一下年初一、二收到的禮品,合適的話會在之後幾天拜年時轉送出去,剩下的會捐到不同的慈善機構。這並非為了省錢,因為實在來來去去都是那些糖果餅乾,一方面一家幾口沒有這個胃納,另一方面禮品沒甚特色,過目即忘,轉送總比留在家中封塵好。

我今年的至愛利是封

聖誕新年過後,我五歲的大仔已經急不及待地問我:「媽咪,幾時包利是?」哥哥十分喜歡包利是,可能在這個人人都使用八達通和信用卡的年代,接觸「銀紙」的機會實在少之又少,每年歲晚包利是在我家都是一個仿如食團年飯般的盛事。不過相信不少人跟我一樣,每年要挑選啱心水的利是封也實不容易。銀行、百貨公司送上的利是封多的是,不過不是紅噹噹的大桃花,便是金光閃閃的生肖動物,甚至是大大個公司標誌。今年我十分幸運,一早已經找到了心水利是封,即將可以跟兩兄弟展開這項歲晚特別活動。

自惑?自畫!

現在他每天與退化的記憶競賽,他無時無刻計算著今日的日子、時間,每天重複著同一行為和動作,以喚醒他自己對身邊每一事物的認知。他甚至連自己是誰也逐漸忘記,每天靠照鏡子,尋回自己。他喜歡畫畫,看著鏡子,拿著畫筆,透過畫畫來確認自己的存在。而他的重複行為,成為了他創作的主要風格。小溫的筆觸有力,有規律性地重複圖案和顏色,而在這繪畫的過程中也舒緩了不少小溫心中的不安情緒。

醒獅台下十年功

「好緊張呀,我個心卜卜跳,一陣局長會在這裡,一定好多人啦!」傑文十分緊張地說。傑文今天會參與一場社企開張儀式的舞獅表演,他擔演獅頭的角色,這是舞獅表演中的靈魂人物,不容有失。加上今天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會參加主禮,這是他眼中的大人物,傑文心情愈是緊張。

多個talking point 的聖誕禮物

我在一家上市公司從事企業傳訊工作,每年舉辦的活動多不勝數,送禮品的需求也確實不少。數年前我們開始採購殘疾人士的產品,其中我們訂購了一批馬賽克飾物盒,是由香港明愛賽馬會荔景社會服務中心的精神病康復者親手製作的,每一塊彩色玻璃都是由這些康復人士逐片逐片剪裁再貼上去。產品質素不但高,而且那種蘊含的心血和意義,令這些禮品彷彿套上了光環。

不一樣的魔術

上個月我出席了某一機構的週年晚宴,我被一個魔術表演吸引住了。男魔術師拿著一個布袋,女的優雅地把幾條絲巾逐條放進布袋中,然後魔術師把布袋反轉,得意洋洋地展示絲巾不見了。女魔術師隨即報以一個疑惑眼神:「絲巾究竟在哪裡?」,轉頭拿起一個透明盒子,媽呢媽呢空,盒子裡立即變出剛才的幾條絲巾。台下觀眾拍案叫絕,台上的兩位魔術師顯得有點兒靦腆但驕傲。

走過地獄的廚神

「難道我就要與這些藥物共渡一世?」這時她開始嘗試尋找精神寄託。她一直都很喜愛烹飪,只不過這興趣一直埋沒於繁重的工作中。她開始重新走入廚房,執起鑊剷,鑽研中菜。她在煮食過程中找到過往多年來未有過的平靜。隨著她的情緒穩定,她開始嘗試停藥,因為她實在受不了藥物帶來的副作用。這段時間,她主動到煤氣烹飪中心提出想做導師,同時她也開始創業,提供上門到會煮食服務。就是這樣,在烹飪的陪伴下,她的嚴重抑鬱症不藥而癒,到現在她已經三年沒有服藥了。

「說實話,Carmen的學歷可能比我們一些同事更高,她的學習和工作能力亦很高,現在是她實實在在地幫我工作,解決問題,而不是我在幫她。」Carmen的上司Tiffany續說:「Carmen加入了我的團隊後,我感覺到同事之間更加團結。由公司知會我們將有一位殘疾人士加入,到現在我們不但認同公司的做法,而且大家好像有了一個新目標,朝著這個方向一同做好,這種向心力和凝聚力是前所未有的。」

我想去洗手間,可以嗎?

Carmen三歲時確診患上脊髓神經肌肉萎縮症,到中一時開始需要坐輪椅。Carmen並沒有因為身體的障礙而氣餒,於2004年在中文大學畢業,獲得學士學位。本來以如此的學歷,找一份匹配的工作是多麼容易,但Carmen努力不代表周遭環境會配合。畢業後她一直以自僱人士身份在家工作,翻譯、補習等,足不出戶。

一口咬定

雪青已畫了五年畫,大部份畫作都是繪於布袋上,社工會把這些布袋出售,為雪青賺取收入。但是畢竟畫畫需要時間,雪菁因為肢體的限制,生產力亦有限。社工想了一個辦法,把雪菁的作品發揚光大。他們把雪菁的畫作,印製成不同種類的產品如鏡子、扣針、首飾等,這樣雪菁的畫作便可以以不用形式出售,擴大收入來源。看著雪青這些用才華與汗水繪畫的作品,我也買了一個布袋送給我兒子,希望他也沾染到這種自強不息的精神。

大力鉗下的閃亮筍貨

朱仔今年56歲,患有輕度智障,出世不久因為患腦膜炎再導致聾啞。之前一直在心理衛生會的工場做一些餐廳刀叉的包裝工作,直至2008年,工場開展玻璃手工藝訓練,朱仔便開始參與製作一些玻璃相架、玻璃飾物等,一做便是八年。

頁 3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