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
認真
早知今日 何必認真

現代化的官僚制度及技術專業化使得屠殺猶太人的工作變成由上而下的一層層指令及被仔細分工成執行屠殺當中一項項的工序,包括下令屠殺、執行的時間地點安排、押運猶太人、駕駛運輸車、管理毒氣室、按下放出毒氣的按鈕、清理屍體、運載毒氣補給等等,而「人」在大屠殺當中就只變成了被嵌入大屠殺中各個工序之中負責發揮其被安排的功能的「部件」。對於上層下命令屠殺的指揮官而言,現代化造成了其下令屠殺的行為與屠殺猶太人的後果之間的「分離」,引用包曼所言:「所有的勞動分工使對集體行動的最終成果有所貢獻的大多數人和這個成果本身之間產生了距離。」

佔領運動以前,每日在餐廳食飯時視線都總會停留在餐牌上菜式旁的銀碼數字不斷塗改的痕跡上,每隔三五七日都總會發覺有兩、三個菜式的銀碼數字上被畢直的畫下一條刪除線,再填上另一個較大的數目,或是用寫上新銀碼的紙片直接蓋在上面,簡直可以開發一個記餐牌價錢改變既新遊戲,物價通漲實在仲快過係火車上面跑既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