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dow
Shadow
Shadow
影子,網絡作者。曾經以為有光才有影,後來發現影子一直存在內心某處,只是一直掩藏而已。

任我行

「你去買機票吧,買了你就自然會收拾行李去。」非常正確,獨自一人去外國遊歷,沒有家人照顧,也沒有朋友同行,無論遇上甚麼事情,都需要自己一個人應付解決,也許會闖禍迷路,但怎樣也好,這都是背包以外的寶物,旅途終結之時將一併帶回香港。

2015年數碼暴龍重製了,八神太一變成18歲高中生柒神太一(永遠10歲的小智,你看看你還在跟比卡超打情罵悄十幾年都長不大),動畫畫風大不同,眼睛變細,臉型全部幾乎一樣,髮型層次也少了,說實話,我個人很看不順眼這種超級整容,不斷要求「我要真太一!」。哈,還真夠無奈。想着想着,大概到動畫播映時,我還是會堅持追看,與其說是一種情意結,不如說,成長讓我們漸漸接受不願接受的東西,這種接受,不過是對童年僅餘的懷緬,不想連些微重拾童年的機會又流走罷。

學聯及學民思潮發起罷課以至重奪公民廣場,直接引發雨傘革命,可謂是這次公民抗命的始作俑者,是大眾相對能夠接受的談判代表(佔中三恥及泛民一定不能做代表),得到群眾支持後該立即採取主動姿態與政府代表展開談判。須知道現時談判籌碼正是市民自發參與的佔領行動,時間一長,善忘的香港人或多或少下了火就不願站出來,群眾民意逆轉或出現激烈分歧甚至會瓦解整個佔領行動,就沒有足夠籌碼令政府就範。因此學聯宣佈若在星期五前梁振英仍不回應就會將行動升級,圍堵部分政府部門,但此前必須肯定有足夠力量穩住軍心。

由學生領導的罷課抗爭運動,戰線不只在添馬公園集會,更在網上掀起「轉學生相表示支持罷課」的活動,城中名人或身邊朋友相繼換頭像以示支持,一幀幀或黑白、或發黃、或朦朧、或青澀的學生年代照片,既是表態支持,又滿足了懷舊情緒。朋友問「你支唔支持學生罷課?」大可以理直氣壯回答:「支持!我轉咗頭像喇!你無咩?」加一句反問,人無我有,盡攬光環,但他之後還會做甚麼來支持?似乎沒有,到此為止。確實,在政府漠視民意的困局下,學生、市民的聲音是無力的,但亦不得不發聲抗爭。

今天參與罷課的學生,有沒有足夠的決心和條件在將來也一直走著爭取真普選的路,是一個我們都需要深切自我思考的問題。部分人也許誓不甘休,堅持到底,直至爭取真普選甚至香港獨立為止;但部分人也許因為諸多原因,逼不得已放棄抗爭之路,中途離場,矢志正職工作罷了;也有部分人為了走這條抗爭之路而走累了,無法繼續走下去也半途而廢;甚至好些人會因各種壓力或受其他因素影響而改變立場,反過來抨擊曾經的同路人。這種種人,今天我們仍未看得清楚,但將來或許便會分道揚鑣。

《月球上的人》

我有點鄙視自己。月球上的我嘗試罵醒地球上的淚人:無須要快樂也無須要悲傷,因為事情早已落幕,就算「我」流的眼淚也不過是生理分泌,即使淚水再多,甚至多得可灌溉整片濕地,象徵著希望的蒲公英仍是不會領情,它不會飄揚飛起。「我」和你有始無終的戀愛只能埋於陵墓裡被漸漸遺忘,就像每個人都會被忘記。

剛失戀的你便哭乾眼淚,像個淚人一樣,眼淚已經沾濕了我的胳膊。我沒法說出安慰說話,因為那個他不會回來,而我更不希望他會回來。我把手放在你的左肩,哭著哭著,寂寞的你因此牽我手。對我來說,我已得到了心愛的你而你也許沒有,但你我至少往後成為了蜜友。兩手重疊之後,我輕聲問:「我們算是一起了嗎?」哭累了的你沒有回應,而我自己也答不出來。

另外一個真的能夠體會漸凍病患者的城中名人,是FHProduction鬆弛熊拍的那段片,因為他有別於其他拍片者,不是只由頭淋濕身,而是全身濕於冰凍冷水之中,這份嘗試深切地體會ALS病人的勇氣,著實是難得模範。GEM所拍的淋水片段算是有明顯宣傳效用的一個,至少她在片段中開宗明義說明了活動的緣由,更開腔鼓勵觀眾直接捐錢;古惑仔五子鄭伊健等人在天台上浩浩蕩蕩拍攝淋水短片,也是一副鬧哄哄的模樣,猶幸片尾不忘寫上ALS協會網址,算是給觀眾獲取ALS資料的途徑。

寄一封明信片給自己

最近收到朋友從外國寄回香港的明信片,上面寫的內容離不開旅途的所見所聞和關心慰問,篇幅雖短,但總能從字裡行間或多或少的感受到一點窩心,始終對於本來可以好好盡情享受旅途的人來說,寫滿一封明信片再寄回來,已是一份心意,還有對二人關係的珍惜和重視。在此,感激曾經寄明信片給我的朋友。

世界盃決賽之後就放榜了

考生們,你們的前途不只是一場球賽只有九十分鐘,而卻可能有整整九十年,這一場比賽正式落幕,下一場又再開始,而夢想的球場永遠不只一個,有些可能進了大學,有些被淘汰卻多了出路,試著找些你鍾愛的、令你著迷的事好好發展下去,又是一段充實的人生。所謂自己的路自己走,不走入大學便走別的路,正是如此。

當日乘車的人比平日多,原因並非是遇上假日而多了遊客,而是V-City剛剛開幕。商場安排每日幾百班次來往深圳和屯門,方便了大陸人來屯門購物掃貨,此後正式大舉進佔屯門。作為屯門人只能眼白白看著街道慢慢變成旺角行人區,一個個大陸人拖著一箱箱行李東拉西拖,人們說的不再是純正的廣東話,而是夾雜不咸不淡的普通話和鄉音。

歷代《西遊記》孫悟空,要數張衛健飾演的最為香港人所熟悉,最深入民心,也是扮得最維妙維肖的一個,在他身旁的還有奪過最佳男配角的麥包做沙僧,更有連奪幾屆視帝的黎耀祥做豬八戒,還有已經退出幕前多年的江華飾演唐三藏。這個堪稱經典絕配的組合才是真正的《西遊記》,至少大部份香港人都會這樣想。

謝謝那初戀

初戀之所以刻骨銘心,是因為她教識你怎樣愛一個人,也教識你怎樣放下一個人。

【不是甜故】情人節這陷阱

他一邊看Doris放上相簿的照片,一邊激動落淚:自己到底是走著甚麼好運,才會遇上如此性感尤物!這一張相Doris躺在床上,雙峰插雲,屹立不搖,峰巒間一道鴻溝在兩座雪山中淌著潺潺流水,不禁令William想登山探險,一睹峰上風光;下一張剛好拍到Doris婀娜多姿的楊柳細腰,小蠻腰間的肚臍猶如一顆銷魂黑洞,使William越看越著迷;再一張是她的白滑雙腿,乍看之下到底是修長雙腳抑或一對長腸,著實難分難辨;還有另一張是Doris的櫻桃小嘴,可謂一笑傾城,沉魚落雁。

電影票尾上的那些人

會儲電影票尾的人都是念情的人,總希望將曾經的共同回憶好好珍藏,即使連自己也不曾想過日後會否逐張翻開來看,但還是想把它留住,畢竟一張票尾印證著「他」曾經在那個時候陪伴過你,就給自己幾分鐘回憶那一齣播放電影的時間。

每個設計師背後的辛酸史

設計不是一樣兒戲而簡單的工作,小至一份五厘米乘五厘米的Logo設計,裡面所包含著的是美觀、意念表達、印象,甚至牽涉到生產成本等各種技巧和概念,而絕非行外人給紙上呈現一般一目了然,亦非三言兩語就能夠給其他人娓娓道來作為一個設計師的辛酸。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