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射手查馬克
神射手查馬克

平等的基礎

有一篇文章以「談終院判綜援,講倫理可能無乜說服力。我地講d好淺既數字同邏輯」開首,實在叫筆者大惑不解。邏輯當然要講,數字也並非不可講,但為什麼倫理「無乜說服力」呢?作者此語是想諷刺道德冷漠的讀者,還是真心認為此種問題不應談倫理(或單談數字同邏輯使足以解決爭論),還是認為談倫理必然等同支持法院判決呢?本文不打算討論社會資源是否足以進行分配這一問題,反而希望以道德角度去思考終院的判決,而筆者的著眼點在於平等的基礎。

香港從來就不公義,那麼為什麼激起那麼多的民怨,為什麼facebook支持HKTV的群組不到一天就突破30萬人支持?這源於我們對一個理想政府的想像的破滅。我們以為,儘管香港不民主,政府還是會為其行動給出一些有力的理由。給出理由支持自己,本身就是對自己,對他者的一種尊重。我們不預期政府花那麼多時間去處理免費電視牌照問題,然後給出的理由是那麼薄弱(網絡上充滿著對政府提出的理由的駁斥),甚至以「不能公開」搪塞過去。

GEM 在這裏似乎想表示,一個特首,政治很難使市民「快樂」,因為即使你擁有很多,一個人快樂與否,最後還是取決於心境。問題是,在一個自由逐漸減少,政府的承諾原來是「印象中從來沒有說過」的,而很多人未能有尊嚴地過活的時候,是不是只有阿Q的心境才能快樂呢?我們固然應該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但在我們所珍視的價值逐步逝去的時候,我們又是否應該快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