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man Wong(黃億文)
Sherman Wong(黃億文)
Sherman Wong(黃億文)
個朵就叫輔仁媒體特約記者,話親身到現場為大家收割花生,其實都係間中寫下啲19報道同訪問同鐘意影人仆街。

【本網訊】多個反對東北規劃團體5月1日下午在政府總部集會,要求保留農地、不遷不拆,他們計劃留守至翌日立法會財委會審議古洞北及粉嶺北研究及勘測撥款。對於城規會的發展草圖中有預留土地作農業用途,古洞北發展關注組主席李肇華指農地根本不能配給,政府只是用數字欺騙人。

懂得欣賞extreme metal後,會不會覺得metalcore、nu metal、melodic metal這些新一代的metal是「o靚仔野」?阿為坦言︰「若年紀小時已聽慣某一種音樂,會很容易排斥其他類型。」他以前開始喜歡上metal後,曾看不起pop、rock,覺得它們不夠「勁」,但通常人長大了,便不會再有這些排斥的想法。「現在回想起來,覺得以前那樣很傻。」

能同行雖好,但有時實在無可奈何,他始終受不了有人些排外、歧視。「有啲人好強調地域,強調自已係香港人、中國人,都係想要種存在感,證明自己特別。」他並不信相國界,可是存在感的問題如何解決呢?「我覺得存在唔需要原因,因為我哋已經出咗世!」

觀塘物華街臨時小販市場在重建下被結束,市建局未兌現「無縫交接」的承諾,小販肥妹堅持留守到獲遷往新市場。近日市建局派人圍封市集令她膽驚受怕,幸而有一班街坊義工每天撐場,曾在仁信里當小販的四哥是其中一份子。寜可不領市建局的賠償、每天擔心著被圍封也堅守市集,兩人不若而同說︰「錢是重要,但人情更重要。」

市區重建局的深水埗海壇街/桂林街及北河街重建項目於2008年獲城規會批核後,區內唐樓及舖位陸續被政府收回,有業主不滿賠償金額不足以讓他們再於同區置業,直接影響生計,幾年來一直留守。到上月收到執達令限他們一月底前離開,眾街坊及社區團體於週日舉行聯展活動支持留守街坊,又斥市建局歲晚迫遷不近人情。

講述整形手術的韓國電視節目《Let美人》出了變性人美女鄭妍希,香港有線電視同類節目《魔鏡我最靚》其中一位接受整形的主角Natalie,是即將進行變性手術的跨性別人士。Natalie強調自己100%是個女孩,認為出生時的身體是一個錯配,希望能像其他普通女孩子一樣生活。

Pricasso從舞台表演「Puppetry of the Penis」中得到靈感,表演中演員把他們的陰莖和陰囊扭來扭去來演戲,他便想到用自己的陰莖畫畫。自2005年起,他在多個不同場合和節目表演,參與過世界各地的成人展覽。這次澳門成人博覽中,除了展出他過往的大型作品,他也為入場人士即場畫肖像,更把繪畫過程錄影下來,燒錄成DVD連畫像一起賣給客人。

扮裝皇后(drag queen)在西方已有超過100年的歷史,就是男人打扮成女人作表演,香港的Queen Collection則成立了十年。不少人都會以為扮裝皇后是易服癖,又或是性別認同方面有問題,Queen Collection成員Co Co表示,扮裝皇后與性取向和性別認同完全沒有直接關係,雖然他們當中有成員是同性戀者,但異性戀者同樣可以成為扮裝皇后,情況跟CD (cross dressing)類似,但因為帶表演成份,打扮比CD更誇張,而他們卸下裝扮後,又是普通的男人了。

而我不知道誰是水菜麗

覺得平日性商店或網購買到的震蛋性能和形狀一直沒多大變化,已經相當沉悶?今年亞洲成人博覽有參展單位展出多種新款震蛋,包括結合手機應用程式的多功能震蛋,以及顏色、形狀獨特的創新款色。

【本網訊 】來自兩岸四地的同志團體週日在彩虹中國論壇中交流中華地區同志平權運動的發展,期間香港代表指出本地同志運動的一大阻力是來自基督教右派的反同行動,有參加者發言要打倒明光社,但有跨性別人士認為明光社只是缺乏安全感,同志應給予明光社更多的愛。

為起動九龍東計劃一部分的觀塘海濱長廊第二期工程動工在即,海濱天橋底的空地將被擴建成公園的一部分,引起區內工廈band友及街坊抗議,恐怕再失去進行音樂會和各種活動的空間。

(不斷更新)10月20日起開始,係丫,係「起」,應該唔會咁快完,除非政府有個合理的說法。

非牟利獸醫協會2009年成立義工團隊「獅山行動組」,至今共為區內五百多隻流浪狗當中的三百多隻進行絕育手術。協會創辦人麥志豪預計,十年後將可見區內流浪狗隻顯著減少,因為流浪狗的平均壽命有十多年,十年後現已接受手術的狗隻會漸自然死亡。起初進行計劃時,他曾與助手找逐個區議員拍門商討,但對方反應冷談,他決意先實行,再拿出成績給別人看。到了2011年,協會在區議會食物環境衛生委員會上匯報,獲所有區議員支持計劃。麥志豪又說,推行計劃以來從未有不愉快事件發生,去年亦落區與居民接觸進行問卷調查,居民反應友善。

因探訪劉霞被拘捕的香港社運人士楊匡和內地網友劉沙沙在警車上訂婚後,兩人經常分隔兩地。這天劉沙沙終於到港探望楊匡,兩人步入麻辣米線店坐下,點菜後,楊匡一如既往自己玩手機,沙沙開始向小記敍述自己的生平。

上到一間舊樓單位的門前,按下香港彩虹同志社區中心的門鐘,單位內一群男孩子聚著聊天、打機,彩虹執行幹事岑子杰一邊好客地招呼我進去坐,一邊說著︰「當這兒是自己的家吧!脫剩胸圍都可以的,或是把胸圍也脫掉也行。」我回答︰「噢,天氣太冷了。」他笑說︰「我喜歡你的答案,只是因為冷而已。」開始訪問,才問了一兩個問題,他居然說︰「不如讓我自己說一遍從小到現在的經歷吧,我很喜歡說話的。」於是,他抽著煙來回踱步,繪聲繪色地說起發現自己是同志、投身同志平權和社會運動的經過。

頁 5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