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man Wong(黃億文)
Sherman Wong(黃億文)
Sherman Wong(黃億文)
個朵就叫輔仁媒體特約記者,話親身到現場為大家收割花生,其實都係間中寫下啲19報道同訪問同鐘意影人仆街。

元旦倒梁示威者走遍中環打「遊擊戰」,中區多處主要幹道出現塞車。事後各界對事件經過及評價眾說紛云,特整理出當晚情況紀錄,讓讀者自行判斷堵路責任誰屬。

筆者在遊行當天的職位是糾察,除了跟著走路和偶爾阻止一些過於興奮的參加者或龍友衝到嘉賓前,著實沒什麼特別,反倒是遊行前的幾次宣傳街站比較有趣。擺放街站的位置是銅鑼灣行人專用區、旺角西洋菜街、葵芳葵興廣場和中環戲院里,這些你和我平常逛街、上下班、購物、吃飯會走過的旺區。事前籌委已讓義工們作好心理準備,說在街站宣傳期間有可能會遇到路人前來謾罵、挑釁、說教等情況。意料之外地,相比起來之前做part time跟政黨擺選舉街站,擺同志街站的情況和平得不能再和平了。

啟豐二號成功保釣歸來,船長楊匡站在船頭向在碼頭迎接的市民揮手時,身上T-shirt上是一隻大大的中指圖樣,中指下是「.gov」字樣。他說中指是給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香港特區及日本四個政府的。他強調自己是為公義而保釣,只代表個人。

進行採訪拍攝工作時妨礙或騷擾到事件本身的進行,已經違反新聞基本操守。當然,作為新聞工作者有責任清楚紀錄事件過程,但這不需要阻礙樂手和觀眾也能做到。有腳架的站在較後的位置都能拍攝得到,也可以站到附近的傢俱上拍攝。即使要進行較近距離的拍攝,也應靈活走動及注意不妨礙別人,用不著貼在樂手跟前,用不著腳底黏了膠水似的蹲在原地,一直擋住觀眾的視線、令觀眾沒有地方跳舞。

佔領中環運動大半年來,除了進行分享會、band show、禮物墟,其中最大型和持續最久的活動就是「自由學社」。筆者對於自由學社提倡的沒既定模式和共同創造,抱有期望和幻想,在匯豐總行底下這片奇異的空間裡能體驗到真正的學習嗎?

文化節兩個月的活動帶起舊區重建問題之餘,又讓公眾體驗天台基層的生活和風土人情。種植也是天台居民生活的一部分,他們多年來種植各種蔬果的經驗和智慧累積下來,帶來自給自足的生活,除省下平日開支,其環保的栽種方法亦為保護地球資源起一分作用。何生小時候住天台時,父母已在天台栽種苦瓜、葡萄等,他的妻子在內地高洲的家鄉也是自家種植蔬果,兩人結婚後一起研究更多的種植方法和可在天台栽培的植物品種。何生沒有在種植方面受過有系統的教育,全都是從長輩、朋友的經驗和自己孜孜不倦的嘗試得來,有時上網看到了一些種植知識,又著實試起來看看是否可行,又會試種朋友從各地帶來的種子,朋友帶來了台灣白玉苦瓜種子,他就讓種子發芽,又灑脫地說︰「都不知道在香港是否能種,就試一試,種得了就種,不行就算了吧!」

由深水埗一班街坊及義工組成的順寧道重建關注組,舉行為期兩個月的天台文化節,今日在順寧街71號開幕,希望透過一連串活動讓公眾感受基層的天台文化,認識舊區重建的問題。關注組不滿市區重建局進行收樓重建時沒有妥善處理天台居民安置問題,希望可爭取到原區重置。今日有數十名街坊及市民出席開幕,在地下門口剪綵後,到天台進行「天台政策分享會」及「天台怒火燒雞翼」活動。

【輔仁記者Sherman 6月5日訊】六四燭火晚會後,社民連發起遊行,約四百人遊行往中聯辦要求平反六四,期間曾被警方指為未經申請集會及要求返上人行道,但無阻止遊行人士繼續佔用一條行車線前往目的地,遊行順利完成。

【本網記者5月8日晚訊】《大公報》總編輯賈西平今日(5月8日)出席樹仁大學週會,對於《大公報》在香港新聞機構公信力週查中排名極低, 表示《大公報》的公信力不會受一、兩份學術研究左右。對於有人質疑《大公報》是否個別政黨的代言人,賈回應指在《大公報》評論欄中有言論自由。

樹仁無提供證據下指八宿生違規,疑用閉路電視監視宿生。有學生組織聯署及遊行抗議,同學擔心校方知道後會有後果,反應冷淡。遊行開始前,校方阻止學生使用大聲公,又召見發起學生達兩小時,遊行延遲進行。

香港奉行市場經濟,一切有價,校名亦逃不過。香港中國婦女會中學建校三十三年,「善長」梁黃文璿豪花一千萬捐款,希望冠名學校,有校友質疑此乃以錢「買起」校名。本網記者深入一月十四日舉行的舊生會諮詢論壇,並作發言紀要;讀者亦可回顧梁太「罄竹難書的良心事蹟」。

香港發達容易搵食艱難,小販只想求存,卻被執法人員玩弄於掌。十二月二十四日,小記踏足旺角花園街,感受不到一絲平安。焦黑的唐樓下,通道兩旁一地雜物瓦礫雜物,工人在燒桿鋸鐵重建排檔,如同戰爭後有待重建的廢墟。當日排檔小販召開了記者招待會,小記跟個別小販和居民詳細談過,火災後各小販已合作重整排檔的各種安排,但仍受到食環署職員不斷滋擾,令他們叫苦連天。

頁 6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