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古哲有云:「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香港社會對「港獨」嘅討論,係一種凝眾社會「反港獨」共識,建立香港人國民意識嘅大好機會。若將之堵塞,不但令香港人少一個認識「一國兩制」嘅機會,更加會有「越禁越火」嘅危險。如果社會上未對「港獨」禍害充份討論,少數未清楚關鍵嘅香港人,或者會因此而作出過份激進嘅行為,誤己誤人。

玩家以為自己係國君,但其實佢唔係國君,而係呢個虛擬王國嘅上帝!一個國王要擔心奸臣奪權,要擔心下屬唔聽指令,要擔心有人欺下瞞上、知情不報,但《世紀帝國》嘅玩家完全唔使擔心呢啲嘢。唔會有人暗殺國王,唔會有將士抗命,唔會有村民叛變,唔會有人搞法國大革命…… 呢個國家簡直係獨裁過北韓呀!當你對國家嘅掌控仲全面過金仔嘅時候,所有人都 100.00% 聽晒話,呢個遊戲係咪好易玩呢~ ???!

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喺黃之鋒案將呢個現像解釋得好好,值得一引:「香港社會近年瀰漫一鼓歪風,有人以追求其心目中的理想或自由行使法律賦予的權力為藉口而肆意作出違法的行為。有人,包括一些有識之仕,鼓吹「違法達義」的口號、鼓勵他人犯法。該等人士公然蔑視法律,不但拒絕承認其違法行為有錯,更視之為光榮及值得感到自豪的行為。該些傲慢和自以為是的想法,不幸對部分年輕人造成影響,導致他們在集會、遊行或示威行動時隨意作出破壞公共秩序及公衆安寧的行為。」

假設選民當中,有40%係A派支持者,45%係B派支持者,15%係C派支持者。A派平日同C派明爭暗鬥,甚至有時連同B派打壓C派。A派立場同C派有相近之處。選舉嘅時候,A派打手不斷咁話:你一定要投我,否則B派就贏架喇!

「一隻亞馬遜森林中的蝴蝶,偶爾拍幾下翅膀,隨時引起兩周後美國德州一場龍捲風暴」呢一句,唔可以理解成「龍捲風暴由蝴蝶引起」

好多人話《基本法》係憲制文件,甚至係香港嘅「小憲法」。憲法一般嘅特色就係確立人民權利,限制政府。某程度上香港嘅《基本法》都有呢種功能,但有趣嘅係佢主要對像係香港特別行政區嘅政治機關:包括政府、法院、同埋大家而家好熟悉嘅立法會議員 :0) 至於基本法限唔限制人大(常委)?好似唔限架~~

呢幾個星期係咁見到啲好鍾意講政治嘅人係咁話,《國歌法》通過之後,可以玩嘢周圍亂咁播國歌,「迫」到其他人要莊嚴肅立,阻擬社會有效運作,從而突顯《國歌法》之荒謬云云。

住喺「矽谷」嘅人通常唔會用「矽谷」呢個名,一般就咁叫「(San_Francisco)_Bay_Area」,中文譯做「灣區」。唔通有個天才,以為將粵港澳統稱為「大灣區」,就真係可以做到「灣區」,做到「矽谷」???咁叫「阿發」嘅人係咪一定會發達?哈哈,呢個笑話好唔好笑呢?

試想象下,喺未有電腦嘅年代,如果你見到某張手寫嘅form上面,有人寫自己個名係「陳曼𠒇」咁啦。你會唔會即刻覺得自己唔識讀呢隻字,即刻走去查字典睇下個字點讀? 應該唔會掛。你第一個反應,可能會心諗:「嘩,呢個人寫個『兒』字寫得咁樣衰嘅。」

人係短視嘅,就算有個先知同班貨車佬講佢哋幾年前收到嘅小恩小惠日後要十倍奉還,都唔見得有人信。創科公司用新科技嘅「一次過」成本比較大,但網絡令佢增長快,效率高,所以必然係要靠龐大市場去將佢嘅優勢盡情發揮。香港喺大時代嘅經濟體系之下,七百萬人口嘅市場真係蚊滋咁細,網絡科技嘅優勢相對好細,所以如果唔同中資企業合拼,其實真係唔知有咩好 do。香港嘅創科公司北望神州,係經濟環境嘅必然,除非你要同錢作對。

中港融合,好處多多

今日啲所謂建制保皇黨,只不過係一班揣摩上意嘅地方芝麻官,同喺北京做國家決策嘅人有好大距離。香港「朝中無人」,就唯有聽中聯辦老點。要打破呢個困局,香港人就要爭取加入共產黨嘅權利,加入政治局嘅權利,甚至係競逐政治局常委嘅權利。

《基本法》有好多種唔同方法去解讀,但只要第158條寫明釋法權屬於人大常委,任何其他未得人大常委認同嘅解讀,都只不過係無窮嘅幻想而已。

有報導指創科局局長楊偉雄話「不應有人犯法後,就指政府無法在新形勢下作出協調,要求政府改例。」佢講嘅嘢有冇錯呢?一般正常社會,在討論某行為「是否」犯法嘅同時,亦應該討論佢「應否」被視為犯法。法律嘅實然同應然性,其實有分別。

相信冇人會認為遙控器、天線、膠索帶係「攻擊性武器」,可以暫且不提。咁究竟「鎅刀」同「鉸剪」係咪「攻擊性武器呢」?

其實我嗌嘅係「A1餐,飲熱奶茶」,不過服務員姐姐(應該係該店經理?)就向廚房嗌咗聲「豬柳蛋」。睇嚟個「芝」字只係用嚟避諱而已。話咁快,個包就整好喇。

講返轉頭,所謂「天有不測之風雲,人有旦夕之禍福」,當中唔單止有「禍」,原來仲有「福」。

頁 1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