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人類係自大嘅。自從AlanTuring發表論文提出「Can_machines_think?」呢個問題之後,哲學界就對此爭論不斷。每當電腦解決一個問題之後,自大人類就會話:「唓,你個程式只不過係咁咁咁之嘛,邊度算係真正嘅人工智能呢?如果你解決到 XXX 問題,咁我就話你叻喇!」1997年深藍勝出之後,人類就搬圍棋出嚟,話象棋咁「容易」,電腦打贏圍棋高手先算係勁。唔知下一個「龍門」會喺邊呢?

如果你光明正大咁話「貂媽媽重要過牛媽媽」,你嘅社運光環迅即消失,聖周保松會話你缺乏道德證成,疑似濫藥大學生會話你法西斯歧視。所以虛偽係必須嘅。明明你偏心貂媽媽,都要高舉「平等」、「博愛」嘅旗幟,唯恐光環被沒收。

所謂本土,在於「自尊」同「謙遜」之間取得平衡。做人最緊要知道自己唔係萬能,知道自己資源有限,所以要珍惜,將時間、精力、資源,都用喺適當嘅地方。愛就係選擇,選擇就係捨棄其他。所以,我以有限嘅身驅,只好愛自己,愛身邊嘅人,愛自己城市嘅人。越親近我嘅人,我就越願意投放資源去幫佢哋,去支持佢哋,呢個就係我心目中嘅本土思想。先幫自己老母,再幫人哋老母,就係咁簡單。

其實世界咁大,任何嘢都會有人叻過自己。你樣樣嘢拎人哋最叻嘅去比,咁冇架,咁你自己一定冇得贏架。做好自己,做自己想做嘅事,用自己嘅標準去評審自己,係咪真係咁難?

我哋識得屌無線新聞引述未經證實嘅消息,但我身邊多次見到有朋友為咗撐某個立場,為達到某啲目的,將未經證實嘅消息大肆宣揚。其實我好痛心,因為信任係會消耗嘅。當你又冇光環,又要隨口亂噏,咁去到最後自然冇人信你架啦。

我梗係做唔到罷買中國貨,亦冇乜興趣做。國家推行嘅政策,令到我可以買平價大陸貨,慳返唔少,有望可以儲錢供養李嘉誠李兆基,支持香港本土經濟,實踐本土派精神。所以,我點解要因為幾單人禍譴責大陸人????有人肯為國捐軀,求仁得仁,我只會向犧牲嘅烈士致敬。

「真心」選擇係咩?就係「真心」咁選擇囉。至於點樣先叫「真心」,或者點先叫「唔真心」,就同王師奶問佢老公係咪「真心」愛佢一樣咁難證實。我哋當然唔可以鑿開個心口去睇人係咪「真心」啦,但可以憑其他客觀行為去鳩估。例如話,如果一個人本身唔知嗰樣嘢係乜嚟,不過其他人話係好嘢,跟住佢又話係好嘢,咁我哋會話係「跟風」,唔係「真心 like」。

喺「IT行業」一個好有趣嘅現象,就係啲基本嘢大家都識,但其實「冇乜用」。要有價值,就要應用於各種其他業務。香港就係金融居多。變咗其實賺到錢嘅「IT工作」,唔係「純IT」咁簡單,而係透過「IT技術」去幫啲行業增值。而呢啲所謂「IT人」其實越做就越「專門」(或者應叫「偏門」),越係遠離啲基礎嘢。

一開始就真係因為有班傻佬,為咗奉行某種「軟件左翼」偉大思想,砌咗第一批「自由軟件」出嚟。然後,免費嘢梗係有人用啦,啲用家發現,咦,幾好用喎,不過呢度有個bug。因為唔少用家本身都係軟件撚,咁佢哋又會嘗試去fix咗個bug去。咁呢個用家,可以選擇將佢個fix拎出嚟益街坊,亦可以自私收埋唔俾人。嗱,呢個世界好多人都係自私嘅。不過,自私有代價。當呢啲軟件出新版嘅時候,咁自私撚就要諗辦法將啲私伙嘢重新套用喺啲新版軟件度。通常咁樣做好煩,所以最好嘅方法,就係公諸同好,等大家都用同一個冇 bug 嘅版本,咁就唔使自己成日維持一個私伙版本。

今次入數據,最驚嚇係區議員男女比例嘅失調。參選人當中,有~80%係男性,有~20%係女性。而當選嘅人之中,有~81.7%係男,~18.3%係女。哇男女比例失調得咁大鑊?嗯,其實我冇咩跟開啲女權數據,唔知究竟香港嘅數字比起外國有幾差。不過總之同1:1差好遠啦!

選舉應該揀邊個?

今時唔同往日喇。呢幾年泛民老人持政,耗盡光環,加上近年中港矛盾激烈,但老一輩泛民人士卻仍然秉持「愛國」之心,令到好多新勢力在泛民同建制之外另起爐灶,以新鮮嘅力量加上網絡輿論,意圖同傳統政治勢力形成三足鼎立嘅局面。

講得好聽就係創業,講得衰啲就係好似用半副身家買六合彩咁樣豪賭 (唯一分別就係「獎金」比六合彩更多,所以expected_gain可能係 positive)。你要有咁嘅野心,又唔怕失敗,先玩得呢個遊戲。唔好話啲老屎忽吖,其實喺香港就算係年輕一輩本身都會有種朋輩壓力,你如果話「我嘅夢想係賺十億!」肯定會俾人當係怪人,會仲慘過被謠傳月入六位數。根本當你個社會槍打出頭鳥,人哋就唔會寄望你班人可以搞得出一個影響全世界嘅startup。

你知道_C_language_用_printf(),_Pascal_用_writeln_又有冇用?有掛。但個問題係,一般學生學完呢堆嘢,係唔會覺得學到嘢,更加唔會覺得自己識得應用。個感覺就好似,你教學生中文,淨係背默生字,但唔教佢欣賞文學作品,唔教佢自己造句作文。咁佢就會覺得,嗚呀,學中文真係冇撚用。

所謂新聞,所謂評論,就係講一啲平時大家日常生活唔多發生嘅嘢,所以先會變城中熱話。例如,一個國外人,如果想單靠香港嘅新聞去了解香港風俗文化,就會誤以為香港女仔普遍會迫男友跪地掌佢十幾巴;會以誤為香港中學生個個都好似黃之鋒咁嘅款;會誤以為大陸人嚟香港購物有生命危險;會誤以為香港啲水真係會飲死人。

例如:「我決定今晚去食譚仔」。呢個係預言。承諾亦類同。例如:「我約你今晚七點食譚仔」。呢個都係預言。

有啲人每個月出糧就覺得要洗晒啲錢先安樂,但偏偏又唔覺得有條命就要好好「使用」呢條命。我唔係話將生命燃燒凈盡先至算不枉此生,而係話,如果有樣嘢值得你付出,咁你唔應該學人去「理性計較」所謂嘅「得失」。

頁 5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