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這幾天最驚人的舊聞,不是陳文敏被校委會否決擔任港大副校長,而是前《壹週刊》記者屈穎妍曾經違反保密協議,借訪問何世華醫生的名義,大爆醫療界內幕。我說的驚人,不是指屈女士的爆大鑊內容,而是她的舉動、她的思維、她的誠信、她對協議制約的無知、和她對承諾的無視。曾經是讀者人數最多的雜誌記者,你這篇報導實在讓「香港記者協會」六個字蒙羞。

假設馮同學係一個有信念有理想嘅人,工作唔淨係睇錢,咁如果佢幫一個自己唔認同嘅僱主打工,對雙方都冇好處。本來,見工嘅時候做 interview,係俾個機會雙方認識對方,睇下合唔合適。

香港的森林

你拎住地圖,向探險團解釋情況:「跟據地形,我哋依家個位置喺呢度。附近根本就冇村莊。向南行五十公里就有城市,趁住個天未黑晒,快啲趕過去啦!」領隊拎出另一張地圖反駁:「明明呢度有條村,我上年先嚟過,點可能會錯?或者村民搬咗去附近,大家繼續搵一定會搵到。而家都就天黑,我哋點可能摸黑行五十公里?」你開始鼓躁,大聲同領隊爭執。最後都係冇結論,你決定離隊,唔理領隊,自己向南行。另外有兩位團員都開始質疑領隊嘅判斷,願意跟你一齊向南行。

凡人三不足

人類必然無知,必然主觀,必然愚蠢。姑且叫呢三樣嘢做「三不足」。只要你承認人類有以上三樣「不足」,咁呢個page嘅所有見解,你都可以輕鬆(?)推論出嚟,唔洗聽我廢噏。咁點解我要開呢個page講咁多廢話?因為,太多所謂「知識份子」,以超然之態,不斷恥笑人類嘅無知、主觀、愚蠢。佢哋當然內心唔會承認自己都係無知、主觀、愚蠢。

如果冇經過物競天擇嘅壓力,柒嘅機率係幾高。最慘就係,如果唔實踐,冇機會從實戰中得到feedback,咁就算你幾努力咁去反省自己有冇柒,都冇用架。所以,mind_your_own_business永遠都係治學角度方面最安全嘅選擇,因為自己嘅事,自己最熟,亦最多實踐機會。

可能你想三小時內跑完個馬拉松。咁你靠「意志」,加上適當嘅訓練,或者可以做到;但如果你想要一小時內跑完個馬拉松?「傻的嗎」。強烈嘅意志,可以令人成功完成一件事,亦都可以令人發狂。試想像下,同樣係「我要X小時內跑完馬拉松」,如果X=3,咁一個跑手會因為強烈嘅意志而成功;但如果X=1,咁意志越強,就只會令人越痴線。

舊年兩個幾月嘅佔領運動期間,不斷有人指控民眾「唔團結」、「搞分化」、「攻擊同路人」。但係,錯不在民眾。自居雨傘運動嘅「領導人」事前所做嘅「深耕細作」工作不足,各個組織之間,亦欠缺互信,欠缺調解機制,先至係群龍無首嘅原因。去到群眾運動爆發嘅時候,你先開始呼籲團結乜乜乜,已經係太遲。領導者責怪民眾唔肯盲目信任自己,根本係無稽之談。我再重複一次:「信任」呢樣嘢本身就唔理性,所以冇理性論述可言,亦都冇得老奉叫人「信」你。

我認為大家應該多啲用英文,咁就可以清楚割席。中文同英文兩隻語言大纜都扯唔埋,唔會「唔覺意」、「陰啲陰啲」咁俾所謂「共式思維」入侵,絕對係區隔中港嘅良好工具。

國際信息學奧林匹克競賽(IOI)今日正式閉幕,香港代表何雁行、董鑫泉、易維濱喺三百多位選手之中突圍而出,分別奪得三面銀牌,係香港隊歷年最好嘅成績之一。

真.擇偶條件

「喂唔係喎,我而家已經係A380,試過同好多人拍拖,我點會唔知我想要乜?」我就會話:「可能真係唔知架。」點解?因為你而家仲係”A”囉。雖然你之前好鍾意某某嗰type,但最後都散咗丫。你點知第日會唔會出現一個更適合你嘅type呢?

今時今日啲相機咁平,大家成日都影影影,千禧年代嘅小朋友一定影咗好多相。之但係,呢啲相點樣保存呢?如果你使用「雲端」服務儲存啲相,個服務會唔會二十年後仲存在?如果有一日佢執左笠,或者,純粹係你唔記得咗個密碼,咁點算?

某班人被稱為「左膠」,其實名不符實。一來佢哋未必左,二來話人「膠」亦不禮貌。所以,不如為「左膠」正名,叫做「政小眾愛好者」。

香港網絡史上最大型一次「公審」,應該係2013年10月電視發牌風波。行政會議決定唔向港視發牌,有網民開專頁反對行會決定,要求政府向港視發牌。呢個專頁幾日之內得到50萬個like,矛頭當然指向行政長官梁振英。除咗呢個專頁,當時香港市民亦都熱烈討論呢個話題,包括無數網上文章評論事件,亦包括一連幾日嚮政府總部門外嘅集會。

今次美國最高法院判案,係5-4決定。即係,只要嗰五個法官有一念之差,判決就會反過來。一個影響幾億人嘅深遠判決,竟然可以係命懸於一人一念,其實都幾得人驚。我諗歷代教宗都冇咁嘅大權。

呢啲印象都係籠統嘅、唔準確、差唔多。咁嘅分類方法肯定「唔科學」(whatever_that_means),但每個人每日都用緊呢種方法處理日常事情。例如你街上見到個人蓬頭垢面,衣衫襤褸,問你要錢,你會覺得佢係個乞衣。但係事實上,佢可能其實係一個仙子,特登扮乞衣去測試你係咪一個好心人。咁又點?你見到個乞衣咁款嘅人,都照樣會覺得佢係個杇木不可雕嘅廢人啦,唔通真係會考慮佢係個仙子呢個可能性?

如果想達致真正嘅男女平權,女性就唔可以一直喺「性」嘅方面做手腳,而係要用實力(IQ EQ AQ 乜 Q 都好)同男性競爭。而事實上女性呢方面已經得到好多漂亮嘅成績。至於係咪可以 100% 平權,就真係好難嘅,但不斷嘗試改進冇壞,只不過要小心過猶不及囉。

頁 6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