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你以為「我尋日食咗叉燒飯」係「既定事實」—— 但呢個「事實」充滿不確定性。至於啲細節,更加係冇可能從記憶中撈返出嚟。食咗幾多舊叉燒??咗幾多下?筷子咩顏色?有幾多粒米?成件事根本就係一舊飯,邊可能記得咁清楚。

每次有人想用Bayesian_Probability嘅時候,就會有班科學撚走出嚟話佢「唔科學」、「鳩估」、「唔客觀」。(本書真係咁寫架…我唔係學林非講嘢架…)

究竟一班人,小器到咩地步,連人哋唔參加你嘅集會,都可以喺報紙上不斷猛烈批評?記住,悼念六四唔係只得支聯會喺維園個壇。我唔知浸大學生會係左派、雲粉、定係「偉大嘅本土派」。我只知道,我都係因為支聯會一句「建設民主中國,結束一黨專政」而決定永遠唔去任何支聯會嘅集會。呢個已經係七年前嘅事,同乜乜陳雲本土派完全無關。

同中國嘅大學交流係好係壞,都唔係重點。就算港大提議要強制學生去美國長春藤大學交換,我作為港大舊生,一樣都覺得有好大問題。至於港大啲高層做乜鳩,係咪因為空降咗個前港大校長落嚟搞成咁,我就無謂鳩估喇。只係作為港大舊生,我覺得今次除咗討論中港融合嘅問題,更重要係要捍衛港大傳統校風。

只要一般綜援嘅保障充足,我同意「不應再給他們文學綜援」。莫說右翼歧視「文化人」—— 點解冇人資助高登仔、MK妹嘅文學? 你敢話高登仔、MK妹嘅文學係冇價值嗎? 咁「有些書刊,每頁只有十餘個字,言之無物,根本不應該刊印浪費紙張」呢類批評,又有何問題?(更重要嘅係,點解冇人幫我出書?:0))

啲人話陳雲喺臉書日日「屌你老母仆街陷家鏟」係鍵盤戰士,我同意架。不過泛民日日喺「現實世界」又舉牌、又開記者會譴責、又表示遺憾,其實咪同陳雲一撚樣。

點解香港人一定要「全民覺醒」?點解一定要「關心政治」?點解唔可以得閒做下「港豬」?事實上,緊貼香港社會大小事係非常耗時嘅工作。如果我係王維基,我一定會話港視收視大跌係因為「全民覺醒」。港視主要對像都係年輕人,但年輕人要「覺醒」吖嘛,邊有時間睇電視唧?唔係講笑架,我淨係睇左兩集《警界線》,但呢排已經冇時間去睇電視。睇電視實在太奢侈了。

「竟叫1.6萬」並非問題所在。老老實實,一個最普通嘅大專畢業生,係咪真係值1.6萬?未必。睇返 2013年統計處數據,15至24歲嘅年輕人工資中位數係$10,000,係低於1.6萬嘅。(至於點解篇報導寫$8000?Well,其實呃點擊唔使講事實嘅…)無論中位數係 $10,000 定 $8000,重點係兩個數都遠低於 $16,000,即係大部份年輕人嘅收入都低於 1.6 萬。如果你相信「有效市場假說 (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結論就係大部份年輕人的確唔值 1.6 萬。

我唔識射箭嘅。我只係見到幾樣嘢:1. 佢射得好快(作為男人未必係好事…)2. 佢強調弓箭手近戰嘅重要3. 佢條片表現出嚟嘅技巧仲型過 Legolas(主觀)

一個教「文科」嘅大學教授,佢嘅知識基本上喺商業社會完全冇任何價值,即係焗住要喺大學做過世。做科研嘅教授唔同喎,佢哋喺大學做到悶悶哋,可以出黎industry撈返幾年。講真吖,一個有上進心嘅香港人,點會肯藉藉無名噉樣淨係收四五萬一個月直至退休?所以切記:如果想有前途,千祈唔好走去美國荒郊大學教書。

如果你支持將啲港獨撚拉晒去打靶唔緊要架喎。不過,你有冇得收維穩費,有冇得做香港人大代表,有冇得出席阿爺飯局先?冇呀嘛!國家話「愛國有價」,你偏偏將「愛國」賤賣,出賣香港所有其他愛國人士嘅利益,令到「國愛主義」變成一個on9嘅代名詞,變相助長西方分裂主義,噉樣對國家完全冇好處架喎。

點樣「虛偽」?明眼人一睇就會明白。如果你睇唔到,咁你只係虛偽到連自己都呃埋。從來冇一種「民主」係叫人唔好鬧人。從來冇一種「民主」係用condescending嘅態度對待民眾的。從來冇一種「民主」係唔洗向公眾交待。從來冇一種「民主」係不斷whitewash一啲上咗神台嘅人。

見到清場之後,仲有人不斷去塗鴉所謂「連儂牆」。約翰連儂嘅理想虛渺飄忽,不為世人所實踐,最後仲要死於非命,係一個悲慘嘅結局。大家真係想要悲劇?改變世界嘅方法,唔係將一個改變唔到世界嘅人畫成符咒,然後不斷煩膠回帶架。放棄悲情吧。喺地獄入面,我哋唔需要任何陰霾,我哋要嘅係真正嘅光。

我是做了鍵盤行業已經第14個年頭,都快30歲了,我有赤大Degree,已outdate的HKCE和HKAL考試證書。但我未想比長江後浪走,最近開了個FacebookAccount寫下文章,原本打算找一份Manager級的工作,叫價100K。但找了個多月都沒有回音,最後唯有找一份次等的寫手工作⋯⋯都有得食魚柳包有得唱K,生活還算有一個保障。今天第一次投稿,報到時,輔仁的總編輯叫我去房坐,影印我的學歷証明。(對,是投稿後才影印⋯⋯)

舉個例:如果毛孟靜議員有意參加 2022 年特首選舉,提委會就應該對佢是否「廉潔」提出質疑,因為佢曾經接收黎智英 50 萬嘅捐款。雖然接收捐款未必犯法,但基本法 47 條對特首有更高要求,並非「唔法犯」就自動符合要求。況且,就算毛議員並冇接收 50 萬捐款,佢被人認為有收黑錢,亦都已經嚴重影響誠信,提委會都應該提出質疑,取消佢參選特首嘅資格。

今日我想講嘅,係「死人票」。老一輩香港人傾向支持建制、支持中央政府、支持既得利益者。但,佢地總會老,總會死。我唔排除中共會為咗避免香港選出反對中央嘅特首而發明長生不老藥,但呢個機會比較低。我相信人始終會死的。

頁 7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