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隔籬屋師奶說:「我讀得書少,都知道 2 + 2 = 3。現下的年青人,冇家教!不知所謂!你班學生仆街死啦!讀屎片!」退休老師說:「學生爭取 2 + 2 = 4 目標正確,但手段愚蠢。應該立即停止擺課,等待學校批准 2 + 2 = 4。」有舊生恥笑學生:「2 + 2 = 4 就能解決所有問題嗎?你爭取了 2 + 2 = 4,還有 P = NP 的問題未解決!不知所謂!」

不論你為中國出過多少力,不論你是否忠心愛國,只要你說半句不中聽的說話,立即就變成「勾結外國勢力」。注意,香港人勾結外國勢力的例子多不勝數,動輒即犯,但大陸人卻似乎從來不會犯。例如說馬雲吧,他不在(中國)上海上市,不在中國香港上市,卻跑到美國搞,黨和國家都沒說他半句。

「法治」如何「管治」?

「法治」嘅重點唔係「法律」嘅內容,而係「法治」如何達到「管治」嘅效果。我見呢一點好少見人拎出黎講,所以打算講多兩句,點化眾生。

望住學生開始罷課,心裡很不踏實。諗諗下,我發現,香港嘅「中國」問題,包括普選問題,原來又係源於中國人「愛面子、唔錯得」。

我真心覺得「十八歲搞大人地個肚結婚生仔排公屋」先至係王道。唔明點解有咁多人想讀大學。所謂行行出狀元,試想象下兩個品學兼優嘅少年男女唔升大學,反而全職生仔湊仔,點會輸蝕過你兩個中年夫婦全職返工幾萬人工拎晒去供樓,然後留返個仔俾家傭湊?

對於讀書唔叻嘅人,高中呢幾年豈不是白白浪費咗?係咪天生唔鍾意讀書就係原罪?都係架。可能呢個世界根本就係咁唔公平。但係呢,我再諗返身邊嗰啲8A 9A 10A朋友,佢哋讀上去,大把「浪費光陰」嘅機會。碌咗入大學,對主修科冇興趣嘅人,好多都覺得浪費咗大學三/四年嘅時間(大學畢業生咪又係埋怨搵唔到工!)。至於一級榮譽畢業嘅高材生,好多會選擇進修碩士博士。重點係,讀完 PhD 而唔覺得浪費咗幾年時間嘅人,我識得唔多。你咪以為著住畢業袍仆頭好風光,我有唔少朋友讀 PhD 讀到灰咗。

搞網媒真係好很抵

據說主場得十幾個員工,連個中型企業都唔係。坊間傳主場每月燒錢幾十萬,其實唔多,連蔡東豪自己都話係「小本經營」,但始終入不敷支。即係話,就算做到主場咁「成功」都維唔到皮。即係話,香港網媒呢個市場,可預見嘅收入頂盡都「只係」十幾萬,或者更少。又即係話,做香港網媒,如果靠市場定率到收支平衡,最多都只係每個月十幾萬嘅生意。

有六十後者,不知何許人也。某年七月,一週不見,無人知其所蹤。未幾,留下洋洋千字,自嘲自諷,然則兩袖清風,不留塵埃,主場文章盡毀於一旦。其他六十後嘆曰:「嗚乎哀哉,如此英雄亦敗於強權之下也!」。又曰:「八十後者,無責任心也。君不見八十後失蹤一星期然後遞信曰『老母唔想我做』乎?我等商賈,豈可賴於此等廢柴乎?」中原周氏綺萍然之,其文見諸報章,皆曰八十後乃廢柴也。有人問曰:「某六十後者,亦失蹤一週後請辭,牽連甚廣,恐香江之網文自此盡失,其事可比秦皇焚書。此人是廢柴乎?」此人實乃上市公司總裁,名氣權勢甚大,周氏不答。

遮打道的一夜

「等了整個夜晚,點解仲未收隊?」孩子們,讓我告訴你,那天在遮打花園靜坐的示威者,日間遊行走了大半天,晚上還要通宵靜坐,又熱又焗,衣服濕完又乾、乾完再濕,別說飲水吃東西,他們連廁所都去不了。甚至在場的記者,也累了一個通宵,拍照片、弄鏡頭、趕新聞稿,還要在採訪期間不斷被警方阻攔……

我愛上咗一碟叉燒飯

叉燒飯未必係世界上最好嘅食物。啲人話,咩溏心鮑魚呀、黑松露菌呀、德國洋腸呀、神戶和牛呀,全部都好食過叉燒飯。又有人話,叉燒飯冇纖維素,又冇維他命 C,唔健康呀!不如……食個橙? 我呸! 如果我食飯都要根據一套客觀指引,例如食物嘅價錢、OpenRice like數、營養師建議、食家推介、乜叉乜叉,客觀理性統計完一輪之後就得出結論,咁我仲「選擇」乜嘢?我仲「愛」乜嘢?根本就冇得揀!

如果有人叫我設計一個系統,要求:「其他人可以投票,但一定要投到我想要嘅結果,但我想要啲乜,我又講唔到俾你聽喎」,我肯定笑鳩佢。The problem is not the system, it’s you. 點解社會上仲有咁多人走去研究乜叉乜叉方案,我真係睇唔透。

「公主病」疫情嚴重,大部份少女都只會幻想以後可以做闊太,而從來冇諗過,有錢人越有錢,自己「只能揀窮撚」嘅機會就越高。因為佢地好傻好天真,所以佢地唔單止唔反對貧富懸殊嘅現像,仲要落井下石,批評社會上唔肯父幹嘅窮撚。呢個係絕不理智嘅行為。一個理智嘅新時代女性,應該擁有好似羅賓漢一樣嘅劫富濟貧心腸,而唔係幾千個拜金港女排隊爭一個富二代。

八月三十一號趕唔趕暑期功課,其實,只係關乎你信唔信九月一號會來臨。其實點解我哋相信明天一定會來臨?其實從來冇人話俾我哋知,呢個世界一定會延續落去。可能聽日第三次世界大戰、可能殞石撞爆地球、可能物理定律忽然改變、可能瞓緊覺時俾人暗殺、可能半夜時心臟病發 。咩都有可能發生,點解我哋會覺得明天一定會來臨?

左右逢源

《國富論》的成功,在於當中的理論不單沒有違反人性,反而充分地利用人性,運用踏實貼地的手段,達致某些理想。所以,我們承認某些現實,例如人性的「醜惡」,例如政治的「黑暗」,不代表我們就可以因此犬儒、因此放棄追求理想;也不代表我們應該抗拒現實。反而,當我們看清楚現實的情況,就更能夠找出一條真真正正通往理想的道路。

「大家都是中国人」

如果任何人认为外国比中国好,那么他们选择跑到外国去生活,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不存在甚么道德问题,没有谁比谁更高尚。在香港这个充满包容精神的社会,不论你是甚么国籍,只要拥有居住香港的权利,而且不做出不合乎文明的行为,香港的人民一定会欢迎你、包容你、接受你。可是,人民的耐性是有极限的。如果有人公然放弃中国籍,以外国人的身份,干涉中国内部政治,卷入国家内部矛盾的斗争,甚至做出伤害国家人民感情的行为,这些恶行就无可置疑的超过了人民可以忍受的底线。

哲學世界的正確性

當我們在海量的「正確陳述」中,找到一些之前未發現的關係,這個過程中感到的喜悅,就正如在大海裡發現珍珠一樣。把這個新發現的小念頭,仔細啄磨,製成屬於自己的小作品,才不枉「精神創造」這四字。有時,我們發現的,可能只是個人想象裡的一種感覺,一種牽動人心的感情,沒有正確性可言,也不能以「客觀陳述」的標準考究。

頁 8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