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散彈一號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作者以perl程式語為基礎,創造古文言程式語,以中文字為程式關鍵字,並借「天干地支」「地水火風」二十六字用作程式變數代稱。作者編成perl文言程式語後,賦《埃拉托斯芬篩法》作示範。《埃》乃五言詩,描述質數的運算。在多種質數運算方法中,作者選用最簡單的「埃拉托斯特尼篩法」,把二至「風」(即用家輸入的數字)的整數記在「陣地」裡,然後逐個進行篩除,並把餘下未被篩走的質數印出來。

你討厭得起政治嗎?

「社會大事和大家的生活息息相關,當然應該關心。」這似乎言之成理,但如果細心再想想,破綻甚多。古語有云:「民以食為天」。如果說:「食物和大家的生活息息相關」,應該沒不會有異議。但除非你買了農產品期貨,否則你大概不會關心農業收成。為甚麼從未聽過有人概嘆「香港人不關心農業」?實在奇怪哉。我只能猜測這是因為香港沒有地位尊崇的農夫,香港的大學也沒有調理農務系。所以,沒有權威人士對學生說:「香港的年輕人應該關心農業」。

他山之玉,不堪擊石

筆者對電影和國際關係毫無認知,一邊嘴嚼生炒花生,一邊觀看大師和 Jack Ng 的文章,增長了香港電影的知識,獲益不淺。長輩一句「唔識就唔好亂嗡」言猶在耳,所以筆者並不打算在這題目上著墨。反而,筆者曾經讀過幾年大學,聞說大學的學者出論文有一些基本要求,例如引述別人的意見時,要盡量引用 primary sources ,並向其作者作出適當的表彰 (attribution)。筆者好奇,究竟國際關係的學術圈子裡,是否也有這種規定。

信和愛的博奕

夫妻或情人之間,除了依賴,還有要脅。要脅,可以是最低裝的實質暴力 :「你不聽話我就打你!」;可以是感情威脅 :「你不給我買 LV 手袋我就分手!」;可以是道德勒索:「你不愛我!否則怎會忘記我的生日? (痛哭..) 」;可以是禮法束縛:「結婚三周年,你膽敢不慶祝?!」;也可以是法律上的要脅:「你呢世都唔洗見到個仔!See you in court!」。總之,這些要脅,都是一些令對方乖乖聽話的手段。所以,夫妻或情人要維持表面上和諧,其實只需兩個人互相依賴的程度相若、或者作出要脅的能力相若,而未必需要真心的愛情。這是純粹以利害角度出發的博奕論(game theory)得出的結論,也解釋了為甚麼表面上和好的夫妻可以一夜之間變臉反目:「兩個用核彈指著對方的國家,幾十年來相安無事,為甚麼會一夜之間變成高輻射炮灰?」箇中道理,不難明白。

頁 9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