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物管
六月的物管
真係做左六個月物業管理

老細:「今年農曆新年邊個負責訂年花?」
吹水經理:「不如天才同事負責。聖誕花都係佢訂,雖然最後我執手尾。」

這幾天老媽住院,原本以為小問題可以很快出院,但隨著各樣檢查「出爐」才發現不是單一問題,須處理緊急情況再作打算。老媽跟我們說:「以前同你哋講過,要有心理準備,會隨時離開。」弄得我們偷偷在病房哭。 曾經聽說一個笑話;說老婆像「梳化」一樣,你很會習慣她的存在,若有一天「梳化」突然不在,老公會很不習慣「周身都唔聚睇財」。

上一次流淚

「有心就得,代你行,腳傷就留係屋企。」

「據保安叔叔講,依嗰單位自從佢老豆、老母走咗之後,就開始傳出臭味同有小強群出沒!嗰日,我上門聽少婦投訴,佢話見住小強由門鐘「躝吓、躝吓」然後跌落心口,嚇到佢9衝去浴室倒晒成枝消毒藥水落身沖涼,再9衝落嚟秒變潑婦投訴。」

「咁,洗唔洗鋸樹(枝節)?之前,好似『前人』會掛CD(光碟)嚇雀?」

厭食與躁狂

我:「保安叔叔,究竟有咩驅使大媽不停咁投訴?係愛定責任?」
保安叔叔:「喺鬥氣呀!DDLM。」

我同屋企人就發現同層住咗個著衫、行為又怪嘅阿嬸。阿嬸不時會流連喺走廊同𨋢堂,有時會自言自語。最奇怪就喺佢搭𨋢好似「遊𨋢河」咁,唔會㩒任何掣,淨係會跟人出、入𨋢,但遇到嗰樣惡啲嘅就唔會入𨋢

晾籠之爭

「你好,有咩幫到你?」怕菌C9:「好咩呀?樓上又掛咗幾個雀籠出嚟!嗱,我之前都投訴過㗎!」黃人問號?阿伯又唔係曬自己隻雀,關你卵事?何況樓下嗰幾層都無投訴!

「佛誕,要燒嘢嘅咩?」

請關注獨居老母

過咗一排,咁啱係大堂撞到白髮太太!太太同保安哥哥講:「屋企有賊呀!個賊成日check住我,等我一出街就入嚟攞晒我啲衫擺係廳度!我依家都唔敢膽出街,又唔可以出咁耐,我怕佢知道我出街,佢又會入嚟搞亂檔呀!」保安哥哥:「太太,我係賊都攞妳錢先啦!仲得閒擺妳啲衫係廳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