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器奴
媒器奴
媒器奴
作者主修傳播學,畢業後投身宣傳及廣告製作已超過十年。餘暇亦編寫、拍攝不同類型短片。現時於大專院校擔任講師,教授媒體相關課程。

柯房二人的演員自我修養

筆者看過令柯震東走紅中港的《那些年》導演、名作家九把刀的臉書留言,內容大概是對事件感到傷心與失望,但仍支持柯云云;這種反應是我預料之中,畢竟亞洲社會對公眾人物的私生活好像都有較高的道德要求。事件諸如性感照流出、醉酒鬧事、使用粗言穢語等任何行差踏錯,涉事名人都要動不動向公眾鞠躬道歉,而且無論男女也最好配以熱淚盈眶,才能讓觀眾感受到你的內疚慚愧。反觀許多西方名人偶像都同樣會被傳媒揭露他們生活上的不檢點、甚至同樣吸毒或犯法的事情,但就鮮見他們要為此向公眾交待。筆者傾向解釋這種情況為文化差異作罷,因為若再討論下去而出現任何暗示亞洲人社會比較保守的意味,在這吹捧亞洲崛起的時代,恐怕會被冠以媚外崇洋等罪名。

演員的自我修養

明明一場反佔中遊行,參與者被記者問到參與目的時,不但未能表演遊行應該具備的激昂情緒,還對著鏡頭木無表情的說自己來是為了「購物」而來。這種連劇本對白也未熟讀的懶散表現,實在談不上如何深化角色去體現由內到外的演出。

巴黎鐵塔下的奶油豬

「弟弟你看,手冊第一、二條都解釋為何要學普通話:第一條,我們學普通話是為了到內地的時候可以與當地人溝通;第二條,我們學普通話是為了內地人到香港的時候可以與我們溝通。那就是說,我們去人家的地方,是我們遷就人;人家來我們的地方呢?不好意思,也是我們遷就人。」年紀輕輕的我已感受到原來自己的母語好像一點價值也沒有。所謂入鄉隨俗原來只是空話;只要形勢比人強,入鄉不用隨俗,入鄉可以征服。

車神傳說之車爆你腳趾

車手可能來自五湖四海,而在地鐵上以致油尖旺等最受遊客歡迎的一帶街道,不難發現一批二批狠辣車手,他們目標明確,拖著戰驅勇往直前,找要找的酒店、找要找的金舖、藥房、電器連鎖店;途中無論輾過幾多腳趾也好,始終堅持中央路線,頭也不回繼續向前。唯一例外就是當拖喼的行李箱部份也不幸卡在你的小腿,窒礙了他的前進,他們就會回頭望一望,非跟你道歉,而是看看如何給力擺脫你阻住地球轉的臭腳。小弟經驗比較幸運,我的腿被撞擊第一次後,卡住了這男人的戰車,他回頭沒有再用力拉扯,反而見出現阻滯,索性停下來泊好車,拿出一張酒店卡片,問我「鬆D,姐哥找掟齋乸哩?」

港產大製作:Interview 之王

有人提供甚麼服務,就証明市場有甚麼需求。希望子女「贏在起跑線」這種心態,是實實在在的每天發生。關於心態應該與否,坊間已經有過不少討論。小弟只想指出,要贏在起跑線,童真也必泯滅於起跑線。當然去到最極致的地步,你可以問童真值幾多錢?讓孩子早一點認識世界的遊戲規則,不好麼?但這樣逼使小孩極速成長的地方,通常發生於長期戰亂的國家,就是網路上見到把 AK47 步槍交到孩童手中、訓練他們上陣殺敵的那種景象。

藝術與黃金

搞藝術是否真的「冇得撈」、還是叫兒子以考政府工、做醫生、做律師方為上策? 我會老實不客氣的回答:是,香港如是,或者許多亞洲城市也如是。 那我是否又打算說人家月亮圓一點、歸咎於我們的文化素養不及西方等陳腔濫調?也許以下以價值系統來說明會較容易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