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盛女
小盛女
小盛女
80後中環打工妹,誓要追求work life balance的生活,並當一個幸福的食家。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littlevibrantgirl

澳洲的喜愛夜蒲

在墨爾本生活了一段時間,離開前我決定要去Club見識見識,其實當時的我連香港的Club也未去過,簡直是年少無知,大鄉里出城,實在有點淆底,於是便約室友們一起去,人多勢眾應該不會有甚麼事吧?聽說去 Club都會穿戰衣,所以我換了一條紅色斜肩的連身裙,還要保守地加件小外套。當晚在Lion很熱鬧,室友請我喝了一杯酒,讓我稍微放鬆了一點。跳了一會便有兩個鬼佬邀我和朋友一齊跳舞,就牽手跟轉圈而已,當時還覺得很好玩。

「林鄭做到嘢,我覺得應該畀佢做。」舅父說。「薯片叔叔好啲,民望高PR又勁。」姨媽說。「再唔係葉劉都OK,總之唔好畀嗰個胡官做啦!」姨丈說。

的確,二人結婚後如果生小朋友,便可以三人排公屋(懷孕滿16星期或以上胎兒可作一名家庭成員計算),聽聞三人是比二人排得快,可是你永遠也不會知道排到何年何月。你夠雙非可憐嗎?他們一來港便可找社工或議員幫忙,要多慘有多慘,你一定鬥不過他們的,公屋都是他們的囊中物。

在蕃茄農場工作是多勞多得的,由於工頭會抽佣,所以每摘一桶蕃茄的工資其實不多,而且我手腳慢,就算出盡全力最多一天也只能摘到五十桶,有時狀態不好的話可能只有二十多桶,還要視乎當天的果量。所以如果只看錢的話,應該一早便走了。可是在農場生活其實很快樂,每天都是無憂無慮,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閒時大家互丟蕃茄、間中鬥嘴,就像小朋友一樣

去澳洲working_holiday當然要做一些在香港做不到的事,所以首選當然是去農場工作!機緣巧合之下我和朋友看到有個蕃茄農場正在招聘人手,於是便「膽粗粗」一試。第一次見工頭,他是一個會說廣東話的馬來西亞人,在外地聽到廣東話特別有親切感,他除了租地方給我們住,還會負責每天早上,正確來說是零晨開車載我們到農場上班。

大學時期,Brenda和爸媽到朗豪坊逛街,去過的都會知道那裡有一條長電梯,剛好他們看到一對小情侶在電梯上攬攬錫錫,像連體嬰一樣,然後爸爸皺眉說現在的年輕人真的不像樣,媽媽則說熱戀期都是這樣,更笑說如果將來看到在電梯上錫錫的人是女兒和她的男朋友會怎樣。爸爸回答說:「我唔認佢做女,咁隨便。」或許只是說笑,但Brenda都記在心中。

女方家人想女兒嫁得「好好睇睇」,結婚一生人一次,當然甚麼也要要選最好,包括婚紗、攝影師及酒店等,然後男方家人會覺得「嘩,想食咗我哋隻車咩?乜個女人咁拜金㗎。」人與人之間真的很容易發生誤會,特別是不熟的人。也有一些心地不好的人會亂說話,例如:「喺xx酒店擺一定好貴,肯定係女方要求啦。」「擺xx酒樓好寒酸呀,男方無錢呀?」等等。

「平安夜~升仙夜~你諗住同女友去邊度慶祝呀?」死黨Ricky說。「無呀,我哋都無特別諗去邊,可能行工展會掛。」Mike說。「吓,咁無聊,聖誕大餐呢?唔好話我知你未book位呀?」Ricky說。「無book呀,我女友話千其唔好食聖誕大餐,嘥錢。」Mike說。

小盛女天生異稟,如果想知道當天天氣如何是不用看天氣報告的,只需要看當日早上起床後打了多少個噴嚏便知道,如果沒有打噴嚏即是代表天氣溫暖,不冷不熱,太約20度;如果打幾個噴嚏,即是開始轉冷,大約15-18度,如果打八個噴嚏或以上,即是非常冷,大約10-14度,不過這個系統有時也會不準確,明明風和日麗,也會無顧不停打噴嚏,這就是鼻敏感。

從前每次吵架Mike都會做認低威的一個,就當是女友比較幼稚,忍讓她,而且愛情確實會令人盲目,連女友發脾氣時都會覺得很可愛,還記得Brenda第一次呷醋的時候他竟然捧腹大笑兼拍手說:「你終於識呷醋,識緊張我喇!」可是慢慢地他開始覺得Brenda發脾氣的次數越來越密,程度也越來越嚴重,經常小事化大,大事化天化更大,令他覺得很麻煩,其實連Brenda自己也覺得不安,為甚麼對著男友時總是好像m到一樣

「自從上星期六撞過Vivian之後,佢成日都喺公司讚你靚,仲話約出嚟一齊玩添!」Mike不以為然地說。「SHIT!我最怕就係咁,跟住你啲同事就會幻想我真係好靚,但根本唔係。」Brenda擔心地說。「你喺我心目中永遠都咁靚。」Mike說,油腔滑調一直是他的特色。「點解Vivian成日都要喺公司度講起我?其實佢根本唔係想約我,佢想約你啫。」Brenda無奈地說。「你諗多咗喇,點會呢。」Mike說。

我家裡的keyboard由初中開始用到現在都沒有洗過,可想而知裡面有多麽可怕。Mike來到我家便問我拿十字批立刻開始拆keyboard,他一邊拆我一邊心想這裡豈止幾粒螺絲?擘開第一塊板之後又要轉用另一個較小的十字批再拆一層螺絲,然後拿起左上角類似電路板的東東,才可以拿走鍵盤和膠墊去清洗。他首先裝滿一桶水,將keyboard像搖搖板一樣在水中搖,髒物便浮出來,再反轉keyboard用水喉沖,因為要等字粒突出來沖才乾淨。

讀小學嘅時候爸爸買咗隻北京狗畀我,可能係驚我一個人太悶掛?隻狗叫小白,因為佢白雪雪,眼大大,仲好活潑,每次我返到屋企佢都會撲埋嚟擺晒尾咁歡迎我。平日我會帶佢去散步,應該話係佢帶我去跑步,因為佢跑得好快,係咁扯我行。有時我餵佢食嘢會將佢啲狗糧掉到好遠,佢就會跑去食,又或者我會匿埋喺度門後面同佢玩捉伊人,總之乜都可以玩一餐。

口不對心,女人最勁

「都咁夜喇,你唔好嚟接我放工喇。」Brenda說。「好啦,咁我返屋企先,你都唔好咁夜喇,拜拜。」Mike說,並掛線了。五分鐘後。。。「無口齒!講咗嚟接我又唔嚟接!嬲死你,哼!」Brenda突然傳來一個Whatsapp。「吓?你頭先唔係話夜,叫我唔好嚟咩?」Mike說,女人心真係海底針。「我理性上唔想你嚟,但我感性上好想你嚟㗎嘛!」Brenda說。

老老竇竇其實返工為乜?我好現實,我真係為錢㗎咋。初初出嚟做嘢嘅時候都仲會好天真咁話返工係希望學到嘢、拎到成功感、識到班好同事等等,有時真係傻到會為咗上司嘅一句讚美說話而搏晒命去做,加班都在所不計,但係當努力得唔到回報嘅時候,個人就會開始醒

愛情試用期

愛情和工作一樣,暗暗中也有一個試用期,只是界線比較模糊,可能一個月,可能半年,甚至可能是一年或幾年。Brenda還記得未和Mike拍拖的時候,每次約會他都會比自己早到,而且一早想好去吃甚麼餐廳,中西日韓泰越都有,當然還會預早訂位,如果要等位的話便一早去排隊,睇戲的話便上網買好票。每次約會都有不同的活動,上山下海永無悶場,一時去南丫島享受大自然,一時去市集做藝文青,閒時又會送上小驚喜或小禮物,當然還有數之不盡的甜言蜜語和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