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盛女
小盛女
小盛女
80後中環打工妹,誓要追求work life balance的生活,並當一個幸福的食家。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littlevibrantgirl

「點搞都無所謂呀,BB鍾意就得,其實簡簡單單已經好好。」可惜每個人對「簡單」一詞嘅詮釋都唔同,再加上父母、兄弟姊妹、同事、豬朋狗友、三姑六婆嘅「意見」,真係諗起都已經覺得好煩。無錯,你可以話:「結婚係我哋兩個嘅事!關你哋叉事咩!」然後出走去外國結婚,不過你返到嚟其實一樣都係要煩,因為一定會有一堆人問你做咩唔擺酒,你可以避開唔見佢哋,但就可能到你爸媽受罪:「哎呀,乜你個女嫁人都唔擺酒呀?而家擺酒都唔係好貴啫,唔係無錢掛?」真係慘慘豬。

「BB,你係咪有嘢唔記得咗?」Brenda說。「係喎,Goodbye kiss!」Mike說,並準備親下去「唔係呀,你係咪有嘢唔記得比我?今日我地一周年。」Brenda說,並推開了他。「吓?我無準備呀,你話唔使嘅。」Mike說。「。。。」Brenda甚麼也沒說,面如死灰,轉身便走,Mike亦來不及反應,只能眼白白看著大門「啪」一聲關上。

愛一個人,就會關心佢,想知道佢嘅行蹤,更誇張嘅係要知道五個W一個H:Where(去邊)、When(幾時)、Who(同邊個)、What(做咩)、Why(點解)、How(點樣),Crystal就是這種女人。或許是因為有個出軌的爸爸,又或許是從前被賤男背叛過太多次,所以這次即使她遇上乖乖男Ricky,她仍然非常缺乏安全感,任何時候都要痴住他,於是Ricky一和朋友食飯、打機,她就會開始覺得男友被搶走,開始發作,像審犯般不停質問他。

喺機舖我鍾意玩射喪屍、咩咩crisis嗰隻槍game、拍拍機、籃球機、太鼓、料理達人、找不同、Mario賽車,其實咩都玩一餐。唔知係情意結定咩,梗係覺得越舊嘅game越好玩,而同一隻game,一個人玩同一班朋友一齊玩又真係差好遠,有人一齊嗌吓,無論輸贏都一樣咁開心。有時壓力大,去射吓喪屍,真係咩氣都消晒,而我又好好彩無論係讀中學、副學士定係大學嘅時候都總會搵到幾個豬朋狗友陪我去打機,你知啦有啲女仔一聽到打機都會 say no,話去行街街好過,而男仔呢又會覺得你阻手阻腳唔肯一齊玩,要搵機友唔易㗎!

我的70後同事

有同事竟說不懂google,是不能,還是不為?大家心裡清楚。不過亦有些同事是真心膠,會問為何手機連接電腦後看不到相片?(你未解鎖)、為何下載的文件會不見了?(在下載的文件夾嘛),實在是令人哭笑不得。

話說某一天零晨十二時多Brenda都還沒有收到Mike的「報平安」的電話,即使是塞車,最遲都應該十一點便回到家中。打電話給他,卻響了一下便掛線,接着打了十多次電話也是「你已被接駁到。。。」難道是電話無電?但回家應該也可以充電,還是電話被偷了?不會是發生甚麼意外吧?電影總有些情節是男主角撞車,然後電話壞了,女主角打不通,Brenda越想便越擔心。

作為一個專業嘅PR,係要喺任何情況下都可以扮親切同假笑,所以其實要Brenda咁做唔係好難,只係佢無諗過放工之後都仲要繼續戴住呢個假面具去應酬,須知道女人一唔舒服個樣就會好殘、面青口唇白,除咗男朋友同屋企人之外,係乜人都唔想見,何況係男朋友嘅朋友加女友。不過面係要畀嘅,戲仍然要做落去,所以Brenda掛線後便進洗手間補補裝,食粒止痛藥再去攞位。

好爸爸不等如好丈夫

爸爸是個大男人,大男人也不同種類之分,當中有一類是目中無人、祟尚父權主義、腦內一堆歪理的,在他的思想中,他就是唯一的王,其他女人都是為了取悅他而生存,所以他包二、三、四奶也不覺得有問題,只要懂得回家便可。他視女人如玩具,有錢便可以買,玩厭了便買另一個,唯獨是面對他的女兒Crystal,才會低聲下氣,扮小丑哄她開心。他最疼愛的便是Crystal,給她吃最好的、穿最好的、住洋樓養番狗,亦非常保護她,又或許是過份保護她。

喂,做嘢係要畀錢㗎!

無論係大project定細project,啲客都會覺得係超級無敵大project,然後有十萬個要求,仲要好天馬行空,分分鐘難過上太空,而marketing嘅責任就係令designer喺期限內完成呢啲不可能嘅任務。有時做到迷迷惘惘真係會有錯覺以為自己跟緊個過百萬嘅大project,然後突然清醒返就會發覺只係跟緊塊幾千蚊嘅燈箱膠片,幾千蚊玩你成個月,完全係有可能發生嘅事

「你男朋友又買公仔比你呀?佢真係當你細路女咩!」媽媽說,並拿起那隻足足有半個人般大的啤啤熊。「咁我喺佢心目中永遠都係細路女嚟架嘛,嘻嘻。」Brenda甜笑地說。「撞鬼你,女仔人家講埋晒啲咁肉麻嘅嘢!」媽媽說,並放下啤啤熊回廚房煮飯。

唔飲?係咪唔畀面呀你?

Brenda做廣告公司時便有班喜愛夜蒲的同事,最喜歡三五成群「隊酒」。公司久不久都會辦生日派對或慶功宴,其實都是喝酒的藉口罷了。雖然Brenda爸爸從小便說:「女仔一定要識飲少少酒,唔係第時出嚟做嘢好危險。」不過說和做又是兩回事,平日都禁止她喝酒,那不喝酒又如何練酒量呢?所以簡單來說她仍然是非常「唔飲得」。平日都是採取「推得就推」政策,可是醜婦終需見家翁,最後她還是答應了出席生日派對。

我拿著印花紙和印花回到公司,看著看著也覺得這些微型餐具很可愛,不如也換一個回家好了,於是我揭開印花紙,竟然發現原來現在要儲7個印花還要加$22才可換一個,如果想免費換更要儲18個印花!對一個好日都不會去便利店買東西的人來說簡直是mission_impossible,而且這些小餐具除了可愛之外其實也沒甚麼實際用途,還是不要再買這些「唔等使」的東西回家,否則又會被母親大人訓話。

代購的話,韓國可以說是重災區,因為化妝品及護膚品也很便宜,其實很多產品在香港也一樣可以買到,當然價格比較貴,但其實我去旅行時的每分每秒也很貴,五日四夜時間不多,而且機票酒店,甚至大假其實也是錢來的。曾見過有人托朋友買很多支hand cream回港,每支大概只是平數元,又重又大支,要朋友在日本托回來你好意思嗎?而且化妝品或護膚品根本用很長時間才用得完,家裡還有的話何需再買呢?當然,也許是我太懶太少用才有這個想法。

別再讓前度拖你後腿

「我琴日同男友行街撞到前男友。」Brenda說。「嘩,咁戲劇性!咁你點呀?」好友Cyrstal說,腦海頓時浮現了從前Brenda失戀時哭成淚人的樣子。「無呀,咪大大方方咁打個招呼就走囉。」Brenda若無其事地說。「你唔係一路都好驚撞返佢嘅咩?」Cyrstal驚訝地說。「係㗎,因為見到佢就會諗返起自己以前係幾咁蠢同幾咁傷,不過而家嘅我好幸福,所以見到佢都無事嚕。」Brenda輕鬆地說。

話說某個晚上,Brenda無意中看到舊同事Sharon的Facebook post,標題是「做嘢做到好攰,好彩都有人一齊食宵夜」,還tag了Mike。Brenda當然明白加班至夜深,累了餓了同事們一起吃宵夜也屬正常,不過身為女朋友,總會覺得有點不安,於是當晚便對Mike說了幾句恢氣說話,包括:「得啦你有人陪吖嘛唔使我啦」、「食得開心啲啦」及「唔使理我喇」等。本來此事非常簡單,只要Mike說幾句情話讓Brenda安心便會沒事,不過這次他沒有這樣做,反而在第二天上班時對同事Sharon說:「最衰你啦!搞到Brenda琴晚嬲咗我呀,你幫我同佢解釋返呀!」

老老實實,其實這個問題就如「其實你鍾意我啲咩?」一樣無聊,首先,誰先喜歡誰根本一點也不重要,因為這不是比賽,不需要贏在起跑線上,而且先後次序與愛的深淺度完全沒有關係,我可以比你遲了一個月才開始喜歡你,但同時我也可以愛你愛得死去活來。再者,某部分人可能連自己何時跌入愛情陷阱也不知道,可能在發生某件事後,才頓覺「咦?我好似鍾意咗佢」,所以要追溯何時開始喜歡,實在有點困難,因為感情大多是一點一滴地累積,當然,也有機會是一見鍾情,只是較少發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