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盛女
小盛女
小盛女
80後中環打工妹,誓要追求work life balance的生活,並當一個幸福的食家。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littlevibrantgirl

如果雙方已認定對方為Mr.rightMsright,結婚生小朋友實在正常不過,只是Brenda「船頭驚鬼,船尾驚賊」,怕結婚會好煩、怕無錢買樓、怕生仔會好痛、怕生完無錢養又唔識教,總之乜都驚一餐。拜完年後Mike送Brenda回家,她把所有擔心的事說了一遍。

人越大,越怕凍

「癡線o架!啲o靚妹著到咁唔凍嘅咩?」Brenda說,並向好友打眼色,示意她望向左前方的短裙少女。「超!你以前咪又係咁,天寒地凍著短裙仲要唔著絲襪!」好友Crystal斬釘截鐵地說。「哎呀,咁係咪即係證明我地已經老喇?」Brenda說,並望望自己穿著的米之蓮羽絨和厚厚的保暖襪褲。「咁又未必嘅,只係我地而家覺得健康比靚更重要啫,而且你都搵到Mr.right啦,仲使乜著到咁行去溝仔啫。」Crystal奸笑地說。「喂!講呢啲。」Brenda說。

正當我諗住行埋去嘅時候,有堆人食完準備走,我當然即刻飛奔過去啦,點知我一行埋去,就有個自私男怒啤我話:「呢度有人。」我唔信佢有六個人,所以我問佢:「你幾多個人?」佢話:「兩個。」我心諗:「_你吖!兩個人想霸六個位!?」

有時走到身水身汗都找不到目的地,我會好燥,燥自己點解咁無用,明明google_maps寫步行需5分鐘,但我行了半小時都未到;明明以前讀地理都要看地圖,考試仲幾高分,點解現實中嘅地圖會變晒摩斯密碼,睇極都睇唔明?

「我唔要淘寶婚紗!我唔要搵朋友用傻瓜機影婚紗相!我唔要呀!如果一生人一次嘅婚禮要搞到咁寒酸,我寧願唔結!」Brenda說,並竟氣憤得差點哭出來。「其實我都係講吓啫,你唔使咁激動住,咁我地錢唔多嘛,要諗諗計先得㗎喇。」Mike安慰她說。「如果要慳,一係慳酒席啦,唔好去啲咩幾星級酒店,去酒樓。」Brenda說。「係喎,有啲酒樓無新娘房,嗰隻就最平喇!」Mike靈機一觸地說。「吓,咁我去邊度換衫?」Brenda擔心地說。

獨守空房

「老公聖誕快樂,十二點幾喇你仲喺公司?」Crystal說,她已經抵不住睡魔的誘惑獨自上床準備睡覺。「嗯,你唔使等我,瞓先啦。」Ricky說,他只是完成了一半的工作量,心想應該又要通頂了。「我地已經好耐無一齊瞓喇。」Crystal說,並抱著Ricky送的特大bearbear熊。「下年,下年平安夜我一定陪你。」Ricky說,他知道現在不搏命,便沒有足夠錢養老婆及將來的孩子,他別無他選。「你上年都係咁講,算啦,我瞓喇,拜。」Crystal失望地說。

「今年我生日食咩好呀?」Brenda問,這是她第二年和Mike一起過生日。「唔知呀,是但啦,搵嘢食你叻啲,平時都係你諗㗎啦。」Mike說,然後繼續玩Facebook。「其實呢啲無話叻唔叻,我都係上openrice搵,平時我諗唔緊要,但係可唔可以唔好我生日都係我諗?」Brenda晦氣地說。「咁我都唔知你想食咩。」Mike說,男人對不想做的事總會想到無數個藉口。

每間公司都有一個神射手

神射手,顧名思義,就是最叻射波,百發百中。射波在工作上大概可以指同事詐病突然請假,把波(工作)射(交給)給其他同事的意思,但神射手其實又點止咁簡單?神射手除了會突然請假,即是沒有預先交低身後事,令其他同事要幫忙執手尾外,平日亦會想盡辦法將所有麻煩事或蘇州屎射給同事,特別是新同事。

除了跟訪問,Brenda間中也會和Rex外出開會,主要都是負責寫會議紀錄,Rex通常都會開車去,或是叫司機來接他們,可能老闆都不喜歡和人迫巴士或地鐵吧?Rex的車不是甚麼名貴跑車,只是普通Benz;他開車技術很好,很穩,讓人坐得很舒服,不過Brenda從不敢在車上睡;車上有濃烈的香薰味,Brenda很不喜歡,不知為何每次坐得太久的話都會有點頭痛。

第一天上班她便和同事一起試食松露朱古力,經理問她覺得味道如何,她如實說:「好味。」經理卻說:「其實這是次貨,用料比例不對,溫度控制亦不佳,試多幾次你就分到。」Brenda覺得很尷尬,因為她真的覺得很好吃,絕非是想擦公司鞋,或許是她從沒吃過100分的松露朱古力,所以吃到70分的便已經覺得很好吃了。

「頂!原來你企喺出面!等我仲喺入面等你,仲要掛住whatsapp望唔到我!有無搞錯呀!」Brenda憤怒地說。「我覆緊公司嘢,電話又就無電,咁講咗朗豪坊正門等就正門等㗎啦,我有乜嘢做錯?」Mike無奈地說。「你唔見我就應該打比我!公司啲嘢你遲啲覆使死呀?你知唔知我已經等咗你好耐!」Brenda繼續生氣地說,潑婦罵街也算這種。

承諾,其實只會令人失望

「我仲未走得呀。」Mike說,那時已經是七點多。「仲有幾耐?我搭車過嚟等你吖。」Brenda說。「唔好喇。」Mike說。「點解你十次有九次都係咁?應承咗嘅嘢又做唔到,其實我已經對你講嘅嘢無晒信心,你永遠都係得把口講,你幾時有真正做到過?其實要OT咪講囉,點解次次都要比假希望我啫!」Brenda連珠炮發地說,簡直生氣得想哭。

仲送禮物?請食飯啦喂!

「以前花心思整禮物,而家只係請食飯,即係唔再重視我啦?」非也,只是你有你嘅生活,我有我嘅忙碌,其實偶然可以一起吃個飯,吹吹水已經很滿足,而且每次吃到好吃的食物我都會覺得很幸福,所以我亦希望為朋友帶來這種幸福,最重要的是,我們不常見,其實我已經不知道應該買甚麼送給你,如果煩惱一大餐,卻買了不合心意的禮物,浪費金錢,然後朋友又覺得禮物用之無味,棄之可惜,於是家裡堆積越來越多唔等使的東東,何必呢?

「飲少少啫唔驚喎,哥哥睇住你。」Mike說,再加個林峰style_chok樣。「Er…我…」Brenda尷尬地說。「Mike!啲單你入晒喇咩?好得閒呀你而家!響度聊妹妹仔!」老闆Michael突然從暗角出現並說。「係係,我而家即刻入!」Mike說,並心知不妙,9秒9地走回自己的坐位。

香港,還是有好人的

在熙來攘往的人羣中,女孩本想裝作自己沒事,和其他上班族一樣正常,但她實在乏力,如靠一人之力,恐怕在找到洗手間前已暈到在地上,於是她甚麼也沒理,彎著身輕輕地拍了另一個OL的肩膀,並問:「你知道最近的洗手間在哪嗎?我很暈,快不行了。」「商場裡有,我和你去。」OL毫不猶豫地說。「好痛,我想嘔。」女孩面青口唇白地說,如要形容情況有多糟糕的話,就是以她現時的模樣去萬聖節派對必定可以搶齊昕BB鏡。「撐住,好快到。」OL說,眾人都向她們投以奇怪的目光,但她們沒有理會,只是希望快點到達洗手間。

「點解最近咁多人投訴我地個蟹粉小籠包?個sales上一陣又跌返落嚟!」經理不滿地說。「Sorry,我地會繼續諗多啲新橋去推高個sales!」Senior_Maggie說。「其實會唔會係小龍包本身有問題?我地會唔會定期試食㗎?」新丁Brenda問。「做咗咁多年點會有問題?我地最出名就係小籠包,投訴嘅人分明係唔識食!」經理憤怒地說。「或者我地推團購或買一送一?」Senior_Maggie嘗試轉話題,心想希望Brenda不要再亂說話,否則試用期後可能又少個好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