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盛女
小盛女
小盛女
80後中環打工妹,誓要追求work life balance的生活,並當一個幸福的食家。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littlevibrantgirl

我只想身體健康

自從做了那間變態大公司後,除了腰痛,小腹兩邊都經常疼痛,由一個月數次變成一星期數次,再變成一日數次,本以為如醫生所說,只是因為壓力太大而腸抽根所以痛,但後來發現辭職了一樣會痛,照了X光,醫生說沒事,只是因為壓力。「但係醫生呀,我轉咗新工之後無乜壓力㗎喇喎,點解都仲係痛?」我問。「我諗最大機會都係壓力。」醫生說。咁即係點?即係醫生都唔知我咩事囉。

人越大,膽越細?

影片中有個畫面令我很吃驚,就是小時候的我竟然從鞋中抓出一隻田雞,然後以勝利者姿態拿給爺爺看,他還讚我厲害。天啊!田雞喎!不要說捉,我行街市時連一眼都不敢看,還記得小學時爸爸買了田雞回來,牠在家亂跳了幾下,然後當晚打邊爐時便煮田雞鍋,我嚇得哭了起來,還反被爸爸罵了一頓,由那天起,我便不敢再吃田雞了。

其實我真係好憎啲跑車聲

講到型格,非跑車莫屬,而且因為價格不菲,所以開跑車的男人應該都非富則貴(問人借另計),雖然不知有沒有樓揸手,但有跑車的話,相信已經有部分女人會狗衝。不過根據非正式統計(即是小盛女平日的觀察),通常開跑車的都是沒甚麼頭髮的阿叔,或充滿霸氣的土豪,每每都令小妹失望,不過這也難怪,如果沒有父幹的話,應該都需要努力到阿叔的年紀才可以開跑車,其實我也不想歧視阿叔,須知道某些地盤阿叔佬得嚟其實好有型,而如果車主是型英帥靚正的話,我便會標籤他為player或食家或富二代。

懂得如何減壓才是生存之道

有一個致命的壓力來源,就是自己。別人可能對你有著不同的期望,或許是認真說,但更有可能只是隨口嗡當秘笈,不過你都會認真對待,不希望自己會令人失望,於是每天努力做個好員工、好伴侶、好子女及好父母,然後無形中給了自己很大壓力。無錯,有時別人給你的意見是很有參考價值,但過份認真便輸了,有時別人的說話其實不用太在意,你又不是萬人迷,何需要令全世界人都要喜歡你而去討好所有人呢?其實你只要好好愛你自己,令自己每天都開開心心便已經很足夠。

港鐵裡有很多喪屍

「唔該!唔該!唔該!」我感到身後的阿姐以強而有力的手臂不斷壓迫我,其實我很想告訴她,無論你說了多少句「唔該」,說得多大聲,神情有多兇惡,只要我前面的人群未動,我是絕對不會有空位讓給你的。須知道金鐘站在下班時間簡直是一個戰場,不,應該說是一個喪屍場!當時我在港鐵車廂裡,360度都圍滿了人,迫到呼吸困難,確實前前後後左左右右都沒有一絲空隙可以讓位給阿姐,何況其實我都是在這個站下車,阿姐你等多一秒係咪會死先?

邊個話女人就唔污糟?

「好嬲呀!點解啲人次次都要痾到成塊廁所板都係尿!」Brenda對男友Mike咆吼地說。「吓?女人邊有可能會痾濕塊板呀?你地坐低痾㗎嘛。」Mike驚訝地說。「我都唔明,就算坐無影櫈咁痾,頂多都係痾濕前面啫,問題係而家圍住塊板全部都係尿!一次都算,我十次有七次都中!」Brenda說。「咁你點算?」Mike疑惑地問。「可以點算?咪拎一大疊紙巾抹乾佢,唔通唔痾咩?所以清潔姐姐真係好偉大。」Brenda嘆氣說。

朋友說:「你咪可以點返人做嘢同鬧返人囉!」老老實實,其實我唔太鍾意叫人做嘢,自己做到咪自己做囉,費事麻煩人,而且如果遇著豬一樣的隊友,真係分分鐘改到你噴血。至於鬧人,以前做agency最憎啲客無理取鬧,係又鬧唔係又鬧,所以我發誓就算我做客都唔會亂鬧人。

「我要同Katy姐姐玩!」可憐的Brenda仍天真地問:「Katy姐姐係邊個嚟㗎?」只見琪琪和所有姨媽姑姐靜默一片,Mike表情尷尬,Brenda知道自己已柒到核爆,只想掘地道逃回家中。

我竟然開始鍾意返工

話說最近我轉了一份新工作,是間小公司,辦公室不多於十五人,第一天上班,我對所有同事都恭恭敬敬,他們亦非常友善,還經常講笑和互串,包括老闆們。最記得六時正,其中一個老闆便對同事唱:「我勸你早點歸去~」我忍不住在座位暗笑,心想唱還唱,誰敢準時下班?然後過了十五分鐘,竟然所有同事拎手袋撤退,簡直殺我一個措手不及,我差點成為最後一個留守在公司的人。

其實做男人仲不幸

其實小盛女覺得(某啲)男人真係好強,就算遇到幾多錯敗,幾大壓力都好,同幾個好兄弟飲兩杯,或者做gym出身汗,或者再簡單啲,瞓醒一覺又係一條好漢,繼續為女神/女友/老婆/頭家努力賺錢,相反,(某啲)女人遇到錯敗可能要日日搵人呻,哭哭啼啼搞一大輪都仲係林黛玉上身,要你氹要你安慰,所以最後一個做男人不幸的原因可能是因為要照顧一個永遠覺得自己好不幸嘅女人。

其實轉工又有乜好怕喎

「你期望搵一份點樣嘅工?」「你未來五年有咩目標?」「你點解咁想喺呢行發展?」面試時經常都會被問到這些問題,其實網上有很多答案可以照抄,但我還是決定花點時間認真思考一下,度身訂造一套只屬於我的答案,同時藉此了解自己多一點。

「咁咪精靈囉,唔通好似我個女咁好咩,傻吓傻吓無嚟醒目,成舊飯咁。」媽媽說,其實我最討厭她在別人面前這樣形容我,可是她總愛這樣說。從小到大,每次有人稱讚我,媽媽都會把我踩落地底,然後再把其他師奶的孩子捧上天,每次我都很不開心,而且很不爽,心想為何媽媽不可以給我多點稱讚或鼓勵,我真是這麼差勁嗎?

其實做女人真係幾不幸

散場時你站起來,駭然看到椅上染了紅色,那種尷尬程度簡直是爆晒燈,不要以為用餐巾蓋住便可當無事發生,因為椅上染紅其實代表你的褲/裙已中招。所以如果你發現幾個女人無啦啦急急腳衝入廁所,你係唔需要問佢地係咪肚痛,只要保持沉默當無事發生已經幫了很大忙。

「唉,如果再搵唔到工,我都係做返老本行喇。」我對好友Crystal說。「唔好啊!你一定會後悔,你諗吓你當初點解要走?」Crystal反問我說。「我知,但係我已經一個月無嘢做喇。」我擔心地說。「一個月咋嘛,你啲奴性可唔可以唔好咁重?如果你六十歲退休,都仲有三十幾年你做,你驚做你唔死咩?」Crystal肯定地說。

其實中學時期我已開始學鼓,原因簡單又幼稚,就是因為少女仔學,個個都話女仔不夠力打,一定輸蝕比男仔,又話女仔人家學鋼琴先夠大方得體,我偏唔學,我要學鼓!唔學由自可,一學就上癮,阿sir仲介紹幾個女仔比我組成一隊全女band,參加過比賽亦在尖沙咀海旁表演過一次,當時我好緊張,表演期間有一首歌仲打到甩bit,然後有個男人大叫:「加油啊女鼓手!」我真係感動到眼淚在心裡流,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當時應該是我打鼓的全盛時期,現在回想起都覺得好青春好熱血。

媽啊,我不要選港姐啊!

「阿女,不如你去選港姐啦!」阿媽邊看TBB邊說。「媽啊,你個女有肚腩o架,點著三點式啊大佬?」我無奈地說。「車,到時就有人幫你減肥o架啦!仲有人教你化妝襯衫添啊!又可以見吓世面去吓旅行!」阿媽又說。「見吓世面?淫蟲就有得見,娛樂圈好黑暗o架阿媽。」我語重心長地說。「嘩,你睇吓,無個靚o架今年,阿女你上去,起碼贏一半啊!」連阿爸都加入戰團,他是我的上世情人,總對我有點偏心,我明白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