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盛女
小盛女
小盛女
80後中環打工妹,誓要追求work life balance的生活,並當一個幸福的食家。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littlevibrantgirl

永遠不應觸及的EX

「我嗰日啊喺你Facebook見到你同前女友張相,所以咪有小小唔開心囉。。。」Brenda說。「下?我從來都無放過同前女友嘅相喎,以前我都唔玩Facebook嘅。」Mike說。「唔係喎,2012年嗰個生日party喎,好親密o架張相,仲想呃我。。。」Brenda說。

「喂?唔該搵Kelly吖!」「佢放假喎!」「佢出咗去做野喎!」「佢未番工喎!」頂!想點啊大佬!唔駛做o架?雖然我都知放假騷擾人是死罪,但死線在前真的沒辦法,只能打手提,無人聽,只好whatsapp,可是每次whatsapp後只會看到2秒「在線上」,接著便是「最後上線於今天xx:xx」 ,然後到晚上十一點多她才會回覆:「今天放假,明天再打給你。」

女人之苦

到底M痛有幾辛苦呢?除了撕裂般的痛,還會又痾又嘔、食乜嘔乜、唔食嘢就嘔黃膽水,只能在床上典來典去,幾分鐘便要轉一個pose,有時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暈陀陀,要扶著牆邊才能去洗手間,陣痛36小時後就會無事,然後一個月後又再嚟過,真係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

世上最愛我的男人

身為一個稱職港女,當然相機食先,再post埋facebook,相信阿爸是我facebook的頭號忠實粉絲,亦是充滿推理頭腦的偵探,每次看到一大堆食物加上我的獨照,便知道我是和男友去食好嘢,於是他亦不甘示弱,每次都準備很多美食等我回家,「飲湯啊女!」「留咗串燒比你食!」「好甜o架d日本菠蘿!」即使我飽到快吐,仍然會把它吃完,不是因為我想吃,只是我不想令我的上世情人呷醋或失望。

「男同女根本無純友誼,約得你單獨食飯一定係對你有意思啦!」「但係我地真係無嘢。。。」「你無嘢但人地有!」「算,你鍾意點諗就點諗!」

如果夏天無蚊就好了

左腳有點癢,一摸,微腫,我知道你又來找我了,我爽快地用指甲在腳上界了個十字止癢,便立刻開著滅蚊器,繼續上網。10分鐘後,雙腳已被咬了5、6啖,十級痕癢,於是我又用指甲狠狠地在腳上界了無數個十字、米字,再塗上無比敵,但仍然不能止痕,於是我又嘗試用冷水拍打、用風筒吹,爭在未用口水同用原子筆畫個圈圈住,我頂,好痕!

喜愛夜蒲初班

我們11點多就入場,當時場內只得幾丁友,有2個鬼佬即刻殺過嚟,其中一個用純正廣東話說:「哈佬,我叫阿Tom,你呢?」我心諗,Tom?小學教科書果個阿Tom啊哈哈!不過內容不是重點,重點是他說要點兩杯酒給我們試試,我還未來得及說不,他已跟bar tender落order,幸好bar tender說沒那種酒,於是我立刻用那個空檔說:「我們不用了。」過了數分鐘,2杯散發著香甜桃味的法國唔知乜Q酒已放在我和朋友面前,由於不懂如何拒絕,最後還是喝了。

你今日「嗲」咗未?

從前有男性朋友說我不夠「嗲」,我心想:「車,我做咩要嗲你?」後來有男友了,才發現原來我是「不能,非不為也」。我天真地以為自己已經「嗲」到爆炸,點知原來從男友角度來看只是:「下?幾時?唔覺。」這令我一度懷疑自己是否真的有問題,於是傻到問朋友究竟點先叫「嗲」,朋友說音調和內容都有影響,配合埋適當嘅身體接觸就一流喇!可惜我聽完覺得好造作同嘔心,所以縱然聽說男人都愛女人「嗲」,最後我還是沒有故意去學習「嗲」這回事。

揼骨初體驗

基於驚死,便淆底一問:「會唔會痛架?」,女人和男人對望,邊奸笑邊說:「唔會,佢(個男人)會服務到你滿意為止,一定很滿意,嘿嘿,不用怕。」唔講由自可,一講我即刻驚到想走,我心諗

有人說治療失戀的最佳辦法是投入另一段新戀情,的確,失戀後總是不習慣一個人,常常希望有人陪伴、有人錫、有人關心,於是四出尋找下一個Mr. right。每當有人對我示好,我就會開始猶豫自己是否真的喜歡這個「好人」,還是純粹想有人鍚,朋友說:「試吓先啦!可能試試吓岩呢!唔岩咪分開囉!」說得多簡單,可我從不覺得愛是可以用來試,也不想浪費別人和自己的時間,收兵?好賤啫!所以唔岩真係無謂開始,廢事累人累己。

辦公室應否談戀愛?

小時候討論「中學生應否談戀愛」,長大後升lv,改成討論「辦公室應否談戀愛」。同事間朝夕相對,日久生情真係話咁易,而且在同一個環境工作,可以了解對方的工作的情況,受氣又可以一齊吐吓苦水、鬧下老闆;加班亦可以互相打氣,不會埋怨你因加班而放飛機;下班後約會也很方便,不用你等我我等你,看來好像很不錯。

曖昧讓人好想爆粗

有人說曖昧是愛情最美的時刻,也有人說曖昧是令人最痛苦的階段。曖昧時的男女就如在跳探戈一樣,你前一步,我退一步;我前一步,你退一步,節奏不能太快亦不能太慢,總是小心翼翼地試探著,因為稍有差池便可能跌入萬劫不復之地,永不超生。最常出現的情況是其中一方太急,亂了節奏,連踩人幾腳,嚇得對方連退幾步,甚至即時離場或找過另一個舞伴,人去樓空,真的「喊都無謂」。

現在的工作經常無限加班,零晨才回到家,第二天早上還要上班,可以睡覺的時間就只剩下那珍貴的數小時,洗澡後我把風筒開至最大強度,「逢逢逢!逢逢!」吹左邊、吹右邊、吹前邊、吹後邊,重覆又重覆無限次,手累了,先停一停、梳一梳,頂!點解仲係咁濕架!仲要打哂結!每次遇到這個情況我就很想把這把麻煩的長髮剪掉。

朋友告白了,換來一句「你太好,我襯你唔起。」於是朋友十分苦惱,腦袋不停浮現不同的疑問,「我太好原來是一個錯?那是否我變壞了他便會喜歡我?」接著更不停否定自己,自責、心情低落、無哂自信,老實說,這樣的一張好人卡比直接拒絕來得更痛更可惡,令人「吊住吊住死唔斷氣」。

如何找到好男人?

昨晚看TBB的新節目,講4個女藝人找好男人,其中最深刻的是某個參賽者在節目中講述他曾一腳踏三船,喜歡3個女生的混合體,「我喜歡A的獨立、B的賢良淑德和C的小鳥依人。」很正常,人都是貪心的,男女一樣,總喜歡好的東西,而且越多越好,真自私,卻又很現實。

其實每個人都會經過這些認為自己「好很蠢」的moment,被劈腿、被拒絕、被派好人卡,會崩潰是正常的,甚至會懷疑自己是否不夠好、不夠完美,不斷否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