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盛女
小盛女
小盛女
80後中環打工妹,誓要追求work life balance的生活,並當一個幸福的食家。FB PAGE:https://www.facebook.com/littlevibrantgirl

雖然話就話喺中環返工,但係你估個個都係iBanker秒秒鐘幾百萬上落咩,都有好多人其實只係小薯仔一個,食物鏈最低層,即係小妹我。雖則帶飯係最慳錢,但係久唔久都想同同事出去吹水講下八卦嘢,如果一星期出足五日真係分分鐘會食到窮。老老實實我就寧願平日同同事慳啲,慳埋啲錢放假去食好西喇,以下係小妹畀大家嘅平食推介(非廣告)。

大八年,啱啱好?

年長的男人則比較細心,你把外套拉鏈拉上,他會知道你覺得冷,把巴士的冷氣關掉;過馬路永遠會走外邊,笑說有危險也幫你擋;吃飯後會遞上紙巾;M到會幫你叫杯暖水,而不是問你要不要吃雪糕。他們知道做甚麼說甚麼會令你生氣、快樂或失望,然後想過有甚麼後果後便不會做那些不適當的事。

以前睇膠劇我係會背住個電視機,邊聽聲邊打文,可以一心二用,但睇《射鵰》唔得,因為係會睇到入晒神,一個鐘之後就會爆一句:「下!點解咁快做完?」

其實去台灣都係買鳳梨酥、太陽餅、牛奶糖、豬肉紙等等,如果大家有其他好介紹不妨一齊開心share吖!

做出氣袋都係人工包埋?

做錯事畀腦細鬧好正常,之但係總有好多情況係無做錯而畀人鬧,例如腦細自己間竭性失憶症發作,明明係佢叫你go_ahead個project,之後又怪你做咩擅自開始個project唔問佢意見先,明明個project無你份做佢又鬧你點解做得咁慢,當你話你無份做嘅時候佢就鬧你:「唔好咩都覺得唔關自己事!team_work!」實情就係你篤爆佢鬧錯你佢覺得好無面所以點都要搵啲嘢鬧下你。又或者其實係你上司錯,但係你都要捱義氣食死貓,斷估你都唔會理直氣壯咁話:「唔關我事㗎,係阿姐教錯我咋。」

長洲啲嘢食真係越來越貴

一年總會去一兩次長洲,其實去到都係周圍行,食下嘢,無乜特別,純粹係想遠離市區,當係畀自己抖吓氣。不過近年長洲越來越多人,嘢食亦都越來越貴,已經減低咗想去嘅意欲,有時都會轉去大澳或南丫島,不過今日一場嚟到,點都要食啲嘢嘅,而家就同大家開心share。

唔見嘢,每個人都試過,有啲人搵一陣搵唔到就算,有啲人搵成日都唔放棄,最慘係付出同結果唔成正比,有機會到最尾都係搵唔到,得個吉,白白浪費咗一日嘅時間。每次唔見嘢都會好煩躁,心諗明明幾日前先見過,點解一搵就無?好似畀人大整蠱咁,於是就會懷疑係咪身邊嘅人拎咗或者亂咁放,但以我多年唔見嘢嘅經驗嚟講,通常都係自己收好咗又唔記得。

「今日有同事問我如果有機會,我會唔會去偷食。」Mike說。「咁你點答?」女友Brenda說,並心想這個傻佬一定會答甚麼寧死也不會偷食的答案。「我話好難講,我都唔肯定自己會唔會偷食。」Mike平常地說。「咩話!?」Brenda說,內心已即時把生平所學的粗口組合起來隨時爆發。「但我會喺呢個機會出現之前就阻止,絕對唔會畀自己陷入呢個處境。」Mike說。「邊有得阻止,如果突然有個索過鄧月平嘅女仔飲醉酒然後叫你送佢返酒店咁點吖!」Brenda怒火中燒地說。

首先而家喺香港租間屋真係一啲都唔平,閒閒哋都萬萬聲,平嘅唔係無,劏房囉,村屋囉。你要諗吓得一份人工,要交租,水電煤費,交通費,飲食費,應酬費,仲要養埋老婆仔女,我真係唔知未來老公仔可以捱到幾耐,而最大嘅問題係每日有150個大陸同胞落嚟香港,佢哋無嘢做,甚至帶埋個小朋友嚟,一到埗就搵社工、區議員幫手,講到有咁慘得咁慘,大佬我點同你鬥呀?排到我一家三口破產或者抑鬱死我都肯定未排到間公屋返嚟啦。

一句辣㷫男朋友

其實有啲說話講咗根本無意思,只係聊交嗌,咁不如講多啲氹對方開心嘅說話仲好啦喂!

喺韓國真係好奇怪,好多職員第一句明明都好友善(韓文),但係我一講英文佢哋就燥底或者hea答我。

Bibi可說是我認識的人當中崇洋崇到出哂面的一位,很容易知道她當天有沒有約會,因為她平日上班都是素顏、運動外套及長褲,但有約的話一定是濃妝、貼身衫、短裙加黑絲。她有很多交友apps,但只會挑鬼佬來聊天,不論是單身的還是有婦之夫,上班只是她的兼職,正職是吊金龜。有趣的是她很愛與同事分享她與鬼佬相處的事,可能覺得巧威威吧?

爺爺嫲嫲,我嚟探你哋呀

「爺爺嫲嫲,我嚟探你呀!」我在鐵閘前說,以前住屋村夏天都會開門乘涼,所以只需在外面大喊便可。「利利是是,拎住。」爺爺說。「你嚟嗱,我買咗叉燒呀,仲有魚同蒸排骨!」嫲嫲說,並立即替我開門。「好嘢!不過我今日其實有啲唔開心,我考試又唔合格。」我說。「盡咗自己能力就得,好小事啫,食飯先啦!」嫲嫲說,她從來只會安慰我,沒有罵過我半句。

人在,人情在

「係,但其實我一早都想炒佢,只係畀佢快一步啫。」銷售部經理Samantha說。「但係佢乜都識做,一個頂幾個,無咗佢怕唔怕呀?」Brenda擔心地說。「公司無話無咗邊個唔得,而且佢都唔係咁幫得手,成日都做錯嘢!」Samantha生氣地說。「真係唔打算留佢?」Brenda說。「無諗過要留,公司係唔會畀任何人威脅到。」Samantha決絕地說。

Marketing 其實只係一個打雜

努力加運氣之下,我成功轉行,現在都差不多兩年了,在這段期間,我做了很多新嘗試,例如接觸產品包裝的設計和舉辦試食會等,但其實我只有大概一半時間是做Marketing的工作,另一半時間是做打雜,即是甚麼也做,例如做designer砌宣傳單張、做秘書寫會議紀錄、做採購去買食材或爐具、做production印製宣傳品、做IT幫老闆解決電腦問題、做跑腿去送文件等,而最近我的主要職責是做搬運和清潔。

美容院五大黑人憎行為

有間美容院十次有九次我都book唔到,次次都話full咗,最初我以為我啲時間真係太難就,後嚟我試過話星期一至四嘅七點後,星期六日全日,佢都夠膽死話成個月full晒!OK_fine,咁我再約定下個月囉,點知佢竟然話只可以提早一個月book。有次我好神奇咁book到,咁梗係諗住再book多日,點知佢話每個人只可以book一次,做完先可以再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