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妤
小妤
生平無大志,只想吃喝玩樂的港女,卻身不由己地關心着政治

佢唔係撐警,佢都覺得七警打人係唔啱,都覺得「喂你唔駛咁都放催淚彈嘛?」,但同時佢都覺得「其實啲警察都好大壓力架」

中国自2014年起開放及鼓勵民間業發展航天科技,而連續亦有不少中国民營企業開始投入大批資金去發展和 SpaceX 類似、可以重覆使用且成本較低的火箭。不少中国的航天科技公司都直言要正面挑戰 SpaceX,要讓中国航天科技和國際接軌等等,稱霸世界的野心躍然紙上。

以高科技產品為例,類似美國封殺中國電訊設備製造商中興通訊的「中興事件」將有可能在香港發生。一旦取消<美港政策法>,香港將失去一直以來美國實施的「較寬鬆的高科技產品及技術的出口管制」,變相一些含有美國高科技零件、元素或者軟件的產品將不能生產;而美國同時亦可能對輸港的高科技產品實施懲罰性關稅,直接導致相關產品的成本上升,這亦將對香港的資訊科技業造成重大打撃。

你所不知道的聖雄甘地

香港很多人喜歡說:「甘地的和平非暴力抗爭成功令印度獨立!香港為何不可以?」在回答這個問題前,讓我們來看一下如果甘地面對的,是如希特拉這樣的獨裁者,他會怎樣應對?

曾幾何時,香港有人提出過「生仔要考牌」,就是說想成為父母的人必需擁有一定的常識教養才有資格生孩子。也許你以為是戲言,但當看完最近台灣熱播的劇集《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後,才發現這句話也許不無道理。

對大媽們而言,他們的做法是在食自助餐時,把餐廳展示出來的食物一點不剩地搬回去然後狼吞虎嚥手口並用。結果想吃的人沒有食物可吃了,想安靜用餐的人被打擾了。於是「劣幣驅逐良幣」下,眾人為了填飽肚子,都放棄了用夾子,直接用搶的然後塞進嘴巴,於是原本漂亮優雅的場地,變得一塌糊塗骯髒不已。

六四恆例:無人性的本土派

紀念/悼念六四天安門血案,所代表的不是什麼「彰顯正義民主平等」、所悼念的原因也不只是「毋忘六四死難者對中國民主運動的貢獻」。而是「為了避免六四在香港發生,防止中共有一日以解放軍和坦克車來香港鎮壓屠殺示威者,為了香港本土的利益和安全,香港必須獨立建國脫共」。

自從遮打革命(雨傘革命)後,「公民抗命」這四個字一直廣泛流傳,當中的俵俵者是「佔中三子」。他們認為公民抗命的定義就是不能有暴力的成分在裡面,應該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愛與和平感化當權者」。尤其在初一的旺角魚蛋革命後,很多「佔中三子」的支持者都大力鞭撻當中的行動者及所謂的「本土派」,他們普遍認為遮革中旺角區的「勇武抗爭者」以及魚蛋革命的參與者都背棄了「公民抗命」中和平的理念,而大力批判他們。

如果說支聯會嘅燭光晚會係為咗對中共示威,那為什麼不是「對準政權」在天安門舉行?他們都被發還回鄉證了不是嗎?如果支聯會嘅燭光晚會能威脅到中共,那什麼他們叫咗28年「平反六四」、「建設民主中国」,但中共殺人政權仍然不倒如山,對香港嘅侵略殖民有增無減?

是不是只要呢個世界性觀念夠開放了,只要呢個世界人人都可以放膽談性了,那就連強姦都唔算犯法喇?黃子華話齋,邊有被動的強姦架啫?所以,只要你唔好咁在意自己同邊個發生咗性行為,只要呢個社會不在意你的性生活,只要你對性行為習以為常你就唔會覺得被強姦被性侵是什麼一回事了,這樣就可以終結房思琪的悲劇了,就不會有第二個林奕含了?是不是呢個意思?

阿東被確診患有躁鬱症,但他一直問的只有這個問題:到底我有什麼不正常?到底有病的是誰?的確,不說那個在枕頭下放鎚仔防着親生兒子的父親,電影中不正常的人也實在太多。

點解唔可以屌新假期?

報紙同已經有好多網友都指出,吊手岩山路崎嶇不平,好多碎石,斜度高易跣腳,需要行山裝備前往——而呢啲資料係畀新假期一句輕描淡寫為「難度較高」。點為之難度較高?呢個地方同佢喺同一段推介的「可以輕鬆路線」的馬鞍山昂平相比,難度差幾遠?

你話肥係咪有問題?係無問題㗎。三高嘅話係佢自己受㗎之嘛。
體質導致佢瘦唔到,減肥減到好辛苦所以唔撚想減喇,有無問題?無問題㗎,咁你咪做一個愉快嘅肥婆囉,好似肥姐咁做「香港人的開心果」囉。

韓國爭取民主歷史

一直到1987年,由於當時的總統發表聲明拒絕修憲並企圖延長任期,激發了全國規模的「六月抗爭」。而在全國主要城市的街頭長達一個月的武力示威活動,一度使國際奧會有意取消漢城1988年的夏季奧運會主辦權。終於當時政黨提名的大統領候選人盧泰愚向民意投降,發表「6.29民主化宣言」——包括釋放所有政治異見人士,並舉行公民投票修改憲法,恢復總統和國會的直接選舉,確立了沿用至今的公民直接選舉總統制。

毋忘六四的本土意義

「本土」應否和六四事件切割?我是認為情感上來說是不應該的——而事實上在香港仍被中共統治的情況下亦都唔應該切割。但請攪清楚,我這兒講的是不應該和『六四事件』切割,而不是『應該出席支聯會的六四晚會』,閱讀障礙是有藥醫的,OK?

現實是,本港的勞動人口持續減少,而人口老化問題持續增長。目前香港65歲以上人口共約85萬人,按每人每月可得3000元計算,即每個月的養老金支出近26億元,一年便要310億元。而這筆錢,根據計劃書,是政府首五年付出500億的種子基金,其他的由僱主僱員及利得稅中獲得。然而當勞動人口按年減少而老年人口按年增加的時候,年輕人的負擔只會愈來愈重。到勞動人口不足以支付老年人口的支出時,就只能動用儲備去維持。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