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舌男
毒舌男
聽聞係某編輯分身,專用來出啲與編輯身份不符又得罪人嘅毒舌文

區議會有別於立法會,係以單議席單票制方式喺選區選出一位代表;只要得票率係50%+1或以上就係贏,勝者全取。任何陣營出多過一個人,又假設支持某一陣營選民係偏向原則投票而唔係策略投票的話,「𠝹票效應」出現嘅成數就會高咗。

香港兩大陣營,就採取唔同嘅方法去避免上述問題發生。而好諷刺嘅係,親北京陣營嘅處理方式好「暴力」,不過亦都係最成熟。

各位前綫手足,如果你嚟緊都DSE,又或者已經被社會大學捱緊割房麵包,仲為咗呢班咁嘅人衝甚至送頭,值得咩?你打贏場仗,佢哋都係人生勝利組,個果實都係佢哋呢啲「青年才俊」拎晒嫁。呢班人今日可能會喺 ig講WTF,聽日繼續做IG女神吊厹,他日勝仗輸仗,佢哋都仍然會係管理階職,繼承老豆老母嘅社會資本,同你嘅付出,係冇關係嫁

更怕「老屎忽」

今年兩場立法會九龍西補選,民主派兩戰皆北,喪失歷來在單議席單票制選舉的優勢。傳統智慧失效,兩次選舉投票率下跌的重災區正是18至39歲年輕選民。民主派領袖只顧自身利益,年輕人有票也只能不投,他們因找不到代言人而不再關心政治。這種冷漠,民主派領袖們當然憂心,飯碗不保,當香港的民主派領袖只剩下「入錢、入錢和入錢」求存主義,這個陣營只會沉淪,不會進步。

給長者選民的信

你知道在此刻,你們怎樣解釋民主派並非「無做嘢」、李卓人點好,我也不會有耐心聽。其實最重要的信息只有一個:早在補選前,年輕人已經不想投票,建制贏又與我何干?我們或許不喜歡陳凱欣,但你們代表的價值和態度去說自己代表香港,令我更為嘔心。你們到選舉後說「陳凱欣不代表我」,跟媚共的人說「李卓人不代表我」,於我無別。

東涌人 你值得擁有

時間再去到2011年,周轉香呀嬸已經喺東涌南各個屋邨屋苑插穩晒旗代表晒你。公民黨就派咗個區內互委會會長撼周呀嬸。果個時間,就係港珠澳大橋司法覆核被上訴庭決可以繼續興建之時。果次嘅區議會選舉,就正正係東涌人可以就港珠澳大橋表態。結果?東涌人埋怨朱綺華婆婆同公民黨破壞民生嘛,繼續俾周轉香大嬸做多一屆; 至於東涌其他新區,都係由「建設派」拎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