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
安德烈
畢業於中文大學哲學系,現為杜倫大學哲學系碩士生,進行基督教哲學研究,哲學、神學、文學創作、作曲、歷史、地理、政治、經濟皆略懂一二(至於精唔精通? ... 講依啲 lol );為聖公會會友(疑似有被逐出師門的危機),負責幫教會打掃,掃走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 個人facebook專頁

在飽讀詩書的香港「左膠」眼中,這群「不講理」的「右翼」根本就是民粹,是痴線,是「右膠」。這群「右膠」拒絕講理論,只會為著某件特定的社會議題「勇武」地衝。結果他們其實的確解決了部分實際的社會問題。

時間的虛空

一年復一年,四季不斷流變,但總是有春夏秋冬。一天總有白天和黑夜。「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傳道書3:1)上課就有下課,相聚就有散band。今年有新年,明年也有新年。甚至每一秒的「流逝」本身也是重覆的流逝。種種流變的形式不斷在重覆,內容卻不斷在流變,這才是更使人不安的地方。

落後不堪的紐卡素地鐵

紐卡素地鐵的正式名字是「泰恩 - 威爾地鐵」(Tyne & Wear Metro),連接著紐卡素市、基斯克(Gateshead)、申德蘭市(Sunderland),以及北鞘(North Shield)和南鞘(South Shield)。這地鐵只有兩條線:黃線(環狀線)和綠線。

這段經文有兩個弔詭的地方:第一,表面上,園主好像很不公平而且霸道,但實際上,園主完全跟隨合約規定行事;第二,一方面園主強調其對私有財產的絕對主權,另一方面園主卻甘願接受合約對其的限制。由此看來,第二個弔詭比第一個更重要,而這是陳傳道未有提及的;因為後者正正是強調基督宗教的上帝弔詭的本質–––自我限制。全能的上帝竟然與人立約–––特別是新約,上帝甚至以無限之靈入有限之驅,自我限制以受難,向世人展示如何超越限制以實踐普世愛。葡萄園比喻對於上帝本質的描述才是重點,羅馬法背景下的合約精神反而是其次。

後殖民的香港聖公會

聖公會作為主教制的教會,教省主教長的一言一行與其政治參與,對整個教會都有影響,其公開之言論及政治參與絕不能被當成「個人意見」看待。頭戴主教冠,手執牧仗的,這人就是繼承了使徒的位份,代表教會。他在公開場合發表的意見根本無法與教會的意見完全分開;就是香港聖公會總議會未有說他的聖誕文告內每一隻字作出票決表明支持還是反對,起碼他的言論得到了教會默許。但是,教會若是默許這人穿著主教冠,手執牧杖,卻為不義的當權者說話,不但沒有像曼德拉或杜圖為被逼迫者發聲,反而叫他們包容一下迫害他們的當權者;這樣,教會就難洗淪為政治工具之污名。

本土優先絕非資源多寡問題

文化身份、國籍、居民身份等,就像是登機證一樣,告訴你飛機上那一個座位分配給你。身份決定了你可以取得甚麼資源;你拿著經濟位的登機證絕不可能坐在商務位的。這就是所謂的身份政治學(identity politics)。在英國,你要有社會保障號碼給予你工作身份,才可以工作;但如果你是拿學生簽證的,因為你的身份限制,就只能每週工作最多二十小時。你的身份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

以惡法閹割人民這種現象在當今世上甚為普遍。大概有三個層次;第一,心理層次,連人民的性幻想也要壓抑(如北韓看AV就要殺頭,或中共對性資訊作出屏蔽)。第二,生理層次,禁止某些性接觸,例如肛交、同性性交,或是近年在歐洲甚極具爭議的最低合法性交年齡等。第三,經濟層面,限制甚至禁止與性需要相關的消費,例如瑞典的性工作刑事化。是次打壓性工作者宣傳平台的行為,顯然屬經濟層面的閹割。

堅持披戴基督可是甚為艱難的,因為在我們對將來的恐懼之下,往往出於個人的利益計算,我們會發現實踐愛德根本對自己不利,於是就放棄了,就在這黑夜跌倒。誰不知道愛人如己是應當的?但是,當你對一個受盡僱主剝削的農民工的關愛,或對一個被迫遷的老人的關愛,會為你帶來牢獄之災,甚至生命危險之時,你還會繼續去愛嗎?

香港的後殖民地恐懼

我們跟新加坡不同。舊權威成功地平息了第一個「過渡階段」。第二個所謂的「過渡階段」,就是1984中英談判到1997香港淪陷之間,卻沒有出現一般殖民地所經歷的混亂。只是在這過程中,一個新權威忽然出現了––「中國」(其實就是中共描繪出來的「中國」,即中共政權本身;「國家」與「政權」是否真的存在區分,是一個複雜的哲學問題),而且這新權威極力將自己與過去那種代表「混亂」(文革、六七暴動等)的刻板印象畫清界線。誠然,六四大屠殺使這新權威名譽掃地。但由六四產生對中共的恐懼,卻不足以推動香港人去建立「英國」與「中國」以外的權威,甚至這種恐懼竟然無力推動港人對產生反抗,反而使港人某程度上向中共屈服。

英國的消費水平並非不合理,而是非常極之超級不合理。即使在杜倫這種鄉下地方,出外午餐起碼要三鎊半到四鎊(約48港元),晚餐最少6鎊(約72港元)。然而,真的是所有英國的東西都是香港物價的兩三倍嗎?其實不一定。本文將列出少數英國與香港之物價水平相約甚至較低的消費品。

英國的種族主義者

有些英國白人的眼中只有白人。目前我在英國所經歷的種族歧視行為,主要有三種:一、直接的、莫名其妙的嘲笑或謾罵;二、嚴種的差別對待;三、虛偽的小圈子,拒絕外人加入對話。但我認為第三才是最可惡的,因為後者正正反映著部分英國白人在「禮尚往來」背後虛偽的本質。

「鬼」存在嗎?「鬼」存在嗎這種問題比「上帝」存在嗎更麻煩。上帝是「超自然的力量」,助我們行善,是「愛的力量的本源」#,仍可透過個人的宗教經驗體證。但「鬼」呢?鬼這概念是否超自然的呢?起碼牠當是超物理的。但牠不可能是完全「超自然」,要不然就應稱之為一個惡神。在基督宗教的全能上帝的前提下,基督宗教最多只能說鬼是「半超自然」的惡的力量,是「誘人為惡」的。但我個人不會說鬼就是惡的本源,因為這種說法會將人的責任完全推在鬼的身上。惡的本源本身就內在於人放縱情慾之行為當中。

真理要義:罪論與神論

《真理要義》是小弟嘗試以淺白的語言,以哲學的方法將基督宗教的信仰要義,邏輯地、系統地與演繹地重申展述一次。一為在這福音派和基要派不停為耶穌倒米的世代中顯明真理,向世人解釋真正的基督信仰;二為幫助信徒理性地反思其信仰內容,去除迷信、謬論和謊言;三為在漢語哲學界中建構出一套屬於基督宗教哲學的辯證系統,作為建構漢語基督教哲學的理論基礙。

剛過去的週三是教會節期中的大齋首日聖灰星期三(Ash Wednesday)。聖公會信徒都會到聖堂,由牧師為其在額上塗灰,以提醒我們:「你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創世紀3:19)灰也是哀傷和悔罪的印記;在未來的四十天(不計主日)內,我們將禁食、禱告和行善。東正教與天主教對於禁食的規矩甚多:那天只可吃白肉,那天只可吃魚類,那天只可吃素,那天完全禁食之類。聖公會和信義宗則沒有統一的規定。可是,對於上帝來說,真正的「禁食」和「刻苦己心」,應為「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及「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

二月十一日,天主教教宗本篤十六世突然宣佈辭職。這是六百年來首次有教宗在位期間宣佈辭職。過去大部分教宗在離世之前,他們的屁股都總是霸佔著聖座;就像中國的皇帝,除非死掉,否則就不退位。今日本篤十六世自行退位,可謂開創先河。對於自由派的普世聖公宗信徒來說,這更是好消息;一個恐同的教宗終於下台了。可是,下一個上台的是誰,是另一個問題。

癸巳年初二,我國新界士紳劉皇叔卜於沙田車公,得九十五,下籤也。籤詩云:「駟馬高車出遠途,今朝赤腳返回盧,莫非不第人還井,亦似經營乏本歸。」卜人釋之:「審時度世,回應市民訴求,才能做到政通人和。」言之無物之萬能key 也,獨內膠外閉之人所信,故曰:調理農務!

頁 3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