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閱文稿》
《參閱文稿》
《參閱文稿》
學術非為一己之私,各家見解雖有不同,但經過辯論,必能激蕩出完美的政策方向。中國的改革開放,創造了30多年時間經濟持續高速增長的偉大奇跡,同時帶來資源緊張,貧富分化,信仰危機,腐敗犯罪,香港政治動盪,台海局勢緊張。充滿矛盾的歷史關頭,向當代政治家、學者的勇氣和智慧,提出無法迴避的正面挑戰。《歷史沒有句號》,《科技屬於人民》。 世界向何處去,中國向何處去,香港向何處去,迫切需要理論聯繫實際、與時俱進的研究。(完整簡介請參看大風網站

當生前與死後的利益都不容異動,那麼新的「利益」便是唯一的利益。換句話說,唯政治榮譽、政治安全、政治地位、政治權力構成市場流動性,勢必被公眾趨之若鶩。天下熙熙,皆為政治來;天下攘攘,皆為政治往。「文革」的熙熙和攘攘有何難以理解?

曾幾何時,煌煌大清「天朝上國」有著占全球GDP三分之一左右份額的驕傲,竟然敗北於「蕞爾島夷」,這個中滋味,很值得我們認真咀嚼。1939年,毛澤東同志指出:「日本帝國主義利用其和中國接近的關系,時刻都在迫害著中國各民族的生存。」(《毛澤東選集》第二卷,第622頁。)新中國成立後,從本質上說,我國的東海從來就沒有明澄平靜過。近幾年,在個別霸權主義國家的唆使慫恿下,日本當局正在企圖向軍國主義道路上加速滑進。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的態度,恰如習近平同志所說,不惹事,但也決不怕事。在我國東海似乎又重現波譎雲詭之際,回顧、反思120年前中華民族史上那場令人心酸、心碎的戰爭,追憶甲午,總結歷史的經驗教訓,珍視歷史的啟迪,極富現實意義。

論語的要旨、孔子學說的核心和精髓是在義理上,不在章句文辭上,只是借助文字表述和示意而已。譬如孔子的「吾道一以貫之」,如果在文字上死盯死解這個「一」,就不可能有結果,甚至越解越遠。所以,解經須尊「不離文字,不執文字,而為道用」的古訓,對於經典義理的把握是要這樣入手的。不能用訓詁一般古文古籍的方法來注解《論語》、《大學》和《中庸》這樣的經典。正因為如此,南懷瑾講述《論語》時,才把重心放在對義理的闡釋上,以還原《論語》真正的內涵和孔子的原意。

2014年我們看到了一連串進展迅速的事件,從俄羅斯吞並克裡米亞,到中國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聲索主權,再到伊拉克政府管治崩潰。威權勢力正在活動。從這一點來說,美國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Obama)2014年5月在西點軍校(WestPoint) 發表的外交政策演講是錯誤的。他列出了動用武力的種種抽像標准(軍事行動必須「適度、有效和正義」;在美國利益不受直接威脅的情況下,「必須提高動武的門檻」)。這些標准讓人很難提出異議。但接下來他聲稱,我們面對的唯一直接威脅是恐怖主義。對於世界秩序面臨的另外兩大挑戰—俄羅斯和中國,他幾乎只字不提長期應對策略。奧巴馬在首個任期宣布最重要的政策舉措之一,美國重返亞洲時,曾大肆渲染了一番,但這一次他在演講中根本沒提到「重返」這個詞。

革命的前因後果

革不革命,不取決於你希不希望,而取決於社會分化到什麼地步。我承認,人是希望社會分化的,希望自己出人頭地,掙得比別人多、混得比別人好,這的確是人性。但不希望比別人掙得少,不希望比別人混的差,這也是人性,是同一人性硬幣的另一面。20世紀80年代大家都覺得自己很有可能在社會分化中勝出,於是人性的這一面通行無阻。但90年代尤其是2000年以後社會分化得幾家歡樂幾家愁,分化得後面追上前面、下面替換上面的社會流動渠道越來越不暢通,階級和利益關系出現了壟斷即固定化、封建化的趨勢。

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世界經濟持續深度調整。當前,世界經濟正逐步走出危機陰影,溫和復蘇態勢日益明顯。發達經濟體中,美國經濟率先實現復蘇,美聯儲逐步退出量化寬松,顯示出其對實體經濟復蘇的信心;歐元區經濟出現曙光,GDP增速由負變正,開始擺脫持續衰退的泥沼;新興經濟體雖然增速有所下降,但整體增速依舊快於發達經濟體。

一些人在談論「與國際接軌」和「轉軌」的時候,他們追求的目標實際上是資本主義。中國的百年救亡歷史顯示,許多後發展國家的發展歷程顯示,資本主義道路是走不通的。有時候,「摸石頭過河」是需要的,但是,不應迷失過河的目標。作者引述了鄧小平同志的話:「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

李師傅見證了2000~2010年煤炭行業「黃金十年」的歷程—全國煤炭工業總產值由1513.28億元增加到了22109.27億元,增幅達14倍;2011年12月,煤炭開采和洗煤行業的銷售總收入達到3.62萬億元,總利潤4342億元,達到了歷史最高記錄。可是,在好景的情況下,李師傅的生活並沒有得到任何的好處。現在工資雖然還沒有下降,物價卻瘋狂地上漲,生活水平下降,走著下坡路。

30多年過去,2012年我們人均消費2.8噸標准煤。多少年了,世界新增的能源消費80%多是中國和印度。我們現在能源消費世界第一。鄧英淘提出這個問題時,石油出口還是中國換彙的主力,現在石油進口依存度60%,不言而喻,國際戰略格局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

聊起昆明案,王小強先生提到《「文明」衝突的背後 — 解讀伊斯蘭原教旨主義復興》,這是他十年前的力作。此書我本有,當時粗讀過。十年後的今天,重新再讀,對照十年來的國際歷史與現實,發現此書仍舊有其不可磨滅的重要價值。而且對理解昆明恐襲、烏克蘭政變、馬航事件的背後歷史淵源,也有了高屋建瓴的視角。 此書的因緣,是 9.11 事件以後,作者希望朋友們寫一本有關形勢的分析報告,最後沒辦法,只好自己動手。單從書中包羅的大量資料 (包括引文與註釋),便可看出他下了怎樣的 苦功,付出了怎樣的心血,令人無法不敬佩!時下眾多輕率議論時局的知識分子,實在難以望其項背。苦功的背後,是他對人類前途的深 切關懷與憂慮,「其操心也危,其慮患也深」。

從2007年以來,我們「關注新生代農民工計劃」就開始關注四千萬建築工人的勞動狀況,尤其是拖欠工資、工傷拒賠、維權無門等問題,而這些問題無不與勞動合同沒有落實緊密相關。建築行業,可以說是最需要勞動合同來保障工人權益的地方,最殘酷的欠薪、最頻繁的追討、最暴力的勞資糾紛,如此嚴峻用工形勢,卻往往缺失一紙勞動合同。2011年,我們聯合清華大學、北京大學、香港理工大學等高校師生力量對北京、重慶、上海、深圳四大城市的建築工人生存狀況進行了專題調研(回收有效問卷1064份,屬於有科學推論意義的大樣本),結果發現75.6%的建築工人沒有簽訂勞動合同,而在簽訂過勞動合同的工人中,65.6%的工人自己手上沒有勞動合同,簽過的勞動合同形同虛設。2013年,我們再一次對全國建築行業用工狀況進行調研與深度訪談,遍及北京、成都、武漢、鄭州和沈陽等城市。本次調研共發放問卷1600份,有效回收問卷1445份,有效回收率為90.3%;除此之外,我們還走進工地、宿舍區,對工人進行了深度訪談。

國朝知識人熟悉這樣一個美國獨立建國的神話:一群在舊大陸受到 迫害、走投無路的清教徒,坐著船到新大陸上尋找他們的樂土。他們在北美建立了殖民地並推行「孤立主義」的路線,不想干涉他人,只希望他人「leave me alone」(別理我)。然而宗主國英國仍然步步緊逼,征收重稅卻不給政治代表權。最終,他們在迫於無奈之下揭竿而起,宣 布獨立,並戰勝了宗主國的軍隊,獲得自由,並通過協商建構了一個優良秩序。這個「官逼民反」的故事中每一句話都有虛構的成分。有兩本書將有助於我們認識這些虛構,一本是美國新保守派的代表人物羅伯特‧卡根(Robert Kagan)所作的《危險的國家》,另一本是大英帝國主義的辯護者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所作的《帝國》。

我們的唐詩宋詞裡頭,很多像這樣的心境描寫,同現在諸位的心境是一樣的,可是古人的教育呢?從小學中國字,辦公下來退到自己的書房,所有的牢騷都在詩文上發揮,而這些詩文後來則流傳千古,非常了不起

每種文化,都有自己的優點,也都有自己的缺點。文化的交流,可以實現取長補短。陳麗霞的話,來自於她對游牧文化、農耕文化和商業 文化的直覺感受。她和雷蒙校長的話,都為我們帶來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