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糖雪(☆しゅがぁ雪♡)
砂糖雪(☆しゅがぁ雪♡)
砂糖雪(☆しゅがぁ雪♡)
汀瀅冰中結,砂糖雪裏埋。單純愛美愛腐愛幻想,自知殘存在凡塵俗世,沉溺虛構神話裏、迷途弱蟲迷宮中,困於弱水三千內顛倒夢想 - 神無月的凝視下,葬下零落的白色花瓣、綻放璀璨的戀色花火 - 明知是夢想,依然惜夢。FB :佐藤 栞

作品做得好不好還是次要,畢竟都是文學的習作者矣,不夠好是可以改進的,只是,這種狂妄的恩主心態,真的要不得。就算人家只讀日版吃生肉,究竟還是看不過眼:這種視文字如草芥的舉動,使敬虔破滅,簡直病態。

校園欺凌這種事,也許砂糖也是曾經遭遇的。說是「也許」,不過是人家從不當那是一回事,是有是無也不甚清楚,I don’t really care。不過,要是從一般人的眼裡看來,應該是有的吧:從背後風言風語說三道四,談不上尊重而只論斷你的身材和樣貌及行為之流,彷彿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是罪惡,從出生以來就污染了人世,根本不當是人等事,怕且砂糖亦是有所經歷的。也罷,人家從不在乎,也沒上過心,沉默終究是最崇高的鄙視,路遙自知馬力日久便見人心何苦爭朝夕之長短逞一時三刻之快,乎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這是何等的科學,就待那些人猢猻散鬧個四分五裂,始終潔淨不沾污淖的人家一如既往地不問世事自有一片寧靜。

舊校當年亦禁戀愛,時稱有家長拍照見學生在外行為親暱,又說從學生之網誌裏,見到有的照片不甚檢點,與異性過從甚密。何故知曉校方偷窺網誌?還得說中三那年,某次考試,見是早放,遂和三 數友人走去Mega Box溜冰看戲。翌日,訓導老師便在早會宣佈,考試早放是希望學生回家溫習,而不是去逛街看地溜冰。

砂糖有生以來,家父已持戒茹素,自小耳聞目睹,知道出街食飯該如何是好。家父亦常說,無需特意遷就,自有食素的方法。例說,和世叔伯食飯,如常上餐館,舉例,點了西蘭花炒斑球,便食西蘭花;瑤柱扒豆苗,就食豆苗;菠蘿咕嚕肉,食菠蘿還有燈籠椒;就算是要落地獄的枝竹羊腩煲,也很容易:有枝竹又有生菜,不怕。就連,去永合隆食飯,也有方法:恆例的菜乾白菜豬肺湯,要多湯渣;人家在時,便如常地點一碟燒肉飯,燒肉豬肺盡歸我,然後湯渣配白飯,亦是一流。和家父也可以食M記?豬柳蛋漢堡,豬柳歸我,就成了蛋芝士漢堡。出街食飯怕不夠飽?還有豉油皇炒麵和乾燒伊麵,走韭菜韭黃這兩個選項:這些菜,絕大多數中餐餐館都有得點的吧。

你在blog回我一句,人家已樂翻半日;你的blog偶有空隙能給人家對號入座,誤信你想我或擔心我,那便是希望的泉源;幸運地在街上碰上你,怦然心動得差點昏厥。不過是這麼簡單的,人家已是你的。儘管,意識到你絕不會回眸;也很清楚,要是你還不起那些年來的過去,定會走數,卻仍然無法死心,依然甘願當你的騎士:反正騎士與兵,一體兩面,不是嗎?

〇五年,野水伊織曾參與日劇「電車男」的演出,飾演鏡萌一角,年末,推出了自己的首張專輯「Alice of…」;〇六年,也曾參與過日劇「アキハバラ@DEEP」。這兩年間,他一直也在侍女咖啡店打工。〇七年秋,回復自由身的他,開始作曲作詞寫小說,直到 〇九年成為声優,事業才開始穩定下來。砂糖認識野水的日子,大概是在〇八年中旬。看到先前的他遇上波折重重,而他既一直努力也有實力,漸漸地喜歡上了他。

借用林忌先生的圖片,用意非在針對或評論任何人事物,只因已有多人讀到,再次引用,應該不會為被截圖者,帶來額外的傷害,僅此而已,希望林忌先生別介意。是說,截圖歸截圖,就算事關公益,是何等的公眾人物,砂糖依然以為隱私設定是理當值得尊重的:唯獨Friends of Friends的post,方可截圖在個人ac貼出;而只得公開的內容,可以截圖及以任何方式發佈。

那個他,喜歡黃_達的熱血本土,憎惡何_仁的這種大中華膠;那個他,討厭黃_民的空談,喜歡范_威的務實;那個他,鄙視毛_靜的偽本土主義,欣賞吳_儀的風骨;那個他,鍾愛曾_成的才華橫溢,厭惡陳_洛的書生論政……但這都不是我愛或不愛的重點,我愛的是你:不管你有何政見抑或無有立場,我愛的人,非你不可。

雞先還是蛋先,實在好難深究;如今收八千月薪或四十時薪的,也確實給著相應質素的服務。可憐劣幣驅逐良幣,生活無可奈何地下流了,連基本也變得奢侈。夾硬做平做賤不過自我作踐,始終會丟失應有的尊重與尊嚴,是轉型或沒落,言人人殊。人家只知道,這是個無了斷的惡性循環:給合理工資,又會覺得不值;不給合理工資,又沒基本服務。到最後,一齊下流,人工倒是合理了,卻連質素也丟失了,得不償失卻又合理之至。

頭盔戴在前,砂糖自身是討厭侍女(通稱「女僕」)遭濫用的。在砂糖曾看的動漫作品中,舉凡侍女皆只侍奉一家人,如「乃木坂春香の秘密」(臺:「乃木坂春香の秘密」)的桜坂葉月、「ハヤテのごとく!」(臺:「旋風管家」)的マリア、「まりあ†ほりっく」(臺:「瑪莉亞†狂熱」)的汐王寺茉莉花,都是例子。

六個月前,砂糖身穿Lolita,有和ロリ也有クラシック系,參觀香港動漫電玩節,幾日下來,被問得最多的問題是可否合照。伊初,人家以非coser為由婉拒;後來,也就算了懶得解釋,給人拍好了算了。有日,去完了自拍一張,謂「人家真的不是coser」,並隨即補充道「首要問題:我在cos哪character?」。是故,砂糖所知的範疇中的Cosplay,都得有角色作藍本。

話說錯了,得企定。前文對公眾地方與私人地方所提及的論據,幸得網民提醒,始察失誤。然而,翻查法律條文與字典,及詢問專業人士之後,砂糖以為自己的結論依然無錯,儘管理由得換別個。說在前頭,永遠十七歲的砂糖十七年來只陪人去過一次CW和一次城大秋祭,並不熟悉同人界的事情。然而,正因砂糖不懂本身圍內的定義,才更可以用公眾的立場去說話。

翻查過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的網頁,砂糖認為,此部門基本上並非執法機關,能做的唯有向淫褻物品審裁署提交物品要求評級。也就是說,任得此部門的人如何巡視,也看不出甚麼門路,除非轉介警方調查及跟進。

時逢一月十五日,是為小正月,遂買糯米餅(もち)與紅豆,加上日本產的越光米(コシヒカリ),煮一鍋小豆粥(小豆がゆ)應節。月十五稱「望」。故亦名「望粥」。聞說,此風俗源於華夏,求避過惡鬼、除去疾病。原為冬至之食,「荊楚歲時記」記曰:「冬至日,作赤豆粥,以禳疫。」

從空大和萌愛分手的一瞬開始,砂糖已不如當初喜歡水瀬藍和《なみだうさぎ~制服の片想い~》了。

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今年も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日前聽日本的友人說,每年的大除夕,他們都會食蕎麥麵,這餐蕎麥麵,叫「年越しそば」,寓意「切斷今年整年積聚的災厄」。十分冒昧地,砂糖求了食譜,問了每年除夕定例相會的幾個友人,食蕎麥麵好不好。友人都說無問題,而食譜也到手了,於是,除夕的晚飯便定下來了。後來想著想著,見多加丁點金錢就能吃得豐富不少,便弄了最是簡單的「豚の角煮」,配上白飯與雞蛋,又是美味的一餐。這篇文章純粹是記錄這兩道菜的食譜,粗淺地介紹一些簡單而美味的日本料理。至於傳統與否,砂糖認識不深,無法評價。

頁 3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