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斯庭
宋斯庭
宋斯庭
乜鬼都講。作者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ongszetingting

和理非的前世今生

若取消了「勇武」,則如無牙老虎自閹,只有姿態,不足以畏懼;如取消了「和理非」則有勇無謀,無光環眷顧,受千夫所指破壞社會。「和理非-勇武」就如美國解放黑奴運動,馬丁路德金與Malcome X的抗爭手法,不篤灰不割席、各自努力之下,邁向勝利。

香港人也好相信一套假說:幾十萬人的遊行能戰勝一切。量是一切成功的挈機。假說配合華麗抗爭,再加上03年偶然的勝仗,就堅信和平遊行的威力,是無容置疑的。香港人的華麗貴族式抗爭模式,於是永遠不變。

以上圖為例,最大的長方形是整個鏡頭畫面本身,中長放形是辦公室的空間,小長方形是右邊牆身。長方形的構圖表示著Neo所謂的正常生活是充滿著限制和規範,正如被困於盒子之中。整套電影就是如何突破長方形盒子,衝破限制。

《廿》面世二十年,歷久彌新。在面對人工智能 (Artificial Intelligence)、量子電腦 (Quantum Computer)、虛擬現實 (Virtual Reality)、機械自動化 (Mechanical Automation) 之類的科技發展之始,電影《廿》似乎要重新搬出來討論。《廿》在未來背景之下,會為現代文明帶來什麼啟示?

與國師談中文之興衰

氣氛不似學舍,似家。望起來好有親切感,也很舒適。上前問問職員,得知國師未到,唯有先準備訪問材料,呆等數十分鐘。不久,陳雲拖喼走了進來,他先張羅一會,再與筆者寒喧數句。他外表望起來平平無奇,純粹穿著藍格仔衫,襯了條穿舊了的牛仔褲,是典型的學者氣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