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hine
Sunshine
Sunshine
無限的宇宙裡,人和物質的山,水,遠村,雲樹,又如何比得起?然而人的思想可以超越到太空裡去,它們卻永遠只在地面上。《山中雜感》--冰心 FB PAGE: 陽光燦爛的 Sunshine

得罪講句,Sex work 唔係work

一個人要幾冇得揀,先至要去做呢一份工?而竟然用幫助嫖客婚姻,幫助毒撚,做老師都係出賣情感去類比?

香港本地運動發展係一年好長遠嘅事,或者由今日起,我哋更應該走出多一步,去留意更多唔同嘅本地運動比賽,而其實,香港愈嚟愈多運動比賽,例如維港泳,一早就吸引好多世界各地嘅朋友參加。奧運熱就過去了,我哋或者早就忘記運動員本身嘅堅持,可能冇人提都未必知,但原來嚟緊10月16日就係,由鯉魚門三家村公眾碼頭作起點,橫越維多利亞港到香港鰂魚涌公園公眾碼頭,會唔會有一日,都可以成為香港人全城佳話?

香港人對於「無限商機」一詞唔會陌生,但當我哋對住必然嘅商業發展,聽見呢四個字一定十分反感,然而去到澳門氹仔,「商機處處」呢四個大字卻一直浮在腦海中。

港姐你發現她表裡不一,你討厭她的話大可以轉台,你大可以負評她甚至爆料到各雜誌,不過選立法會,選錯就對足幾年,而這個錯的人他只會不停代表著我們,去做一些違背香港人的事,而偏偏香港人,揀人入立法會,就是用選港姐的心態去選。

從他們口中,我才知道他們對於甜品鋪的熱情不只於飲食上,還在這個新地方上。這個鋪位以我所知,至少轉了三手,三手都是做甜品,到他們手上,才主力做班戟cafe。上手鋪主也給過他們不少意見,也試過有客人像我一樣和他們吹水吹到凌晨,可以食到有中環高級餐廳質素的甜品,而售價差不多平一半,附近小丸子每天都長做長有人龍,而他們,最希望的是開拓更多客源,做好自己。

問阿日想要一起嗎?想,要是表白的話,阿青會接受嗎?很大機會。但為什麼不表白?阿日答,那不是懦弱,而是一種堅持和保護,只要永遠都不一起,就不用怕有機會分手,只要一直做好朋友,大家對於彼此的關係才不會貪婪。阿日說,我很喜歡很青,超級喜歡,所以她喜歡誰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還可以喜歡她,而不是被她分手了。

遇上《點五步》嘅四位演員,林耀聲、胡子彤、岑加其以及談善言,佢地話我知一樣野,鐘意做幕前同想紅,有著差之毫釐謬之千里嘅分別。

雖然警察人工較高,但形象負面而且多壓力,反而消防員時間多人工高,可以常常陪她。如她所願,兩三年前認識了阿俊,一個消防員。

你有冇諗過,假如人地努力咁畫出黎既一個作品,就係因為你挨兩挨,摸兩摸爛左而賣唔出,咁你根本就係倒佢米,你唔係覺得你俾果50蚊入場,買佢一兩本畫集就係大金主,要JOAN倒過來多謝你嗎?如果係,咁其實真係不用分那麼細,大家都是中國人。

發燒?做埋條數先啦~

今個星期病左,係等緊醫生嘅時候見到一個阿媽,講野帶住少少鄉音,同個大概十歲到,著住保X局小學校服額頭貼住退熱貼嘅小妹妹講左句:「返到去你要計埋啲數先可以抖呀!」果陣,我覺得,原來呢個世界早就唔同左,唔同到一個地方係,原來小朋友,連休息嘅機會都冇。

從優獸市到選老頂

當賓尼兔茱迪話佢要令世界變得更美好嘅時候,當佢話肉食獸係有機會回復獸性再次襲擊同伴嘅時候,你再睇返《選老頂》,你會明,無論去到邊個地方,所謂嘅民主都不過係假嘅,所謂嘅傳媒都不過係引導大家思考嘅一樣工具,所謂嘅選民同選票,你投佢嘅,咪送句多謝支持俾你囉,你唔投佢嘅,其實根本冇人在乎,冇人想知,《選老頂》話俾我哋知,陪跑嘅唔洗太出色,最緊要保得住正選果個坐到正。

「先生,你知唔知搭車唔可以食野架?」阿明心想,我當然知道,我又何曾不想坐定定享受一個豐富早餐?眼見這位正義阿太的指摘,阿明立即收起他的豬柳包,趕快下車等下一班西鐵,只是他想不到,這位阿太一早就把他影低,放上了一個「愛乜愛乜谷」,而Facebook更討論他不應該食早餐,呀,嚴格來說,是在西鐵食一個包。

在這網路化年代,要做個YouTuber,好易,而大家亦好清楚,只要你能夠好似阿Ben一樣,膠膠哋,幾好笑,要多人講你更加不難,問題大家為什麼當初會上網做YouTuber,做網上作家,做網上畫家,是因為網路自由度大,大家不用怕才華被老屎忽埋沒,而是靠真正的LIKE數而定奪。

張潤衡先生,這不都是你經歷過的嗎?為何當年沒有人想要放大你的傷痛,現在你卻把別人的傷痛放大來造就自己的成功?你說你明白他們,但我說你不懂,因為任誰也沒法真正體會到別人面對的痛苦,就連同樣的身於火吻之中的傷者,每一個都會有自己的苦惱,何況是你這個身於幸福家庭的你?你距離傷痛太遠了,許多年前的八仙山火成為你的致勝之道,或許你更要感恩,要是沒有那場火,你成不了傑出青年。

請拜金港女看警訊

她起初只是將聯絡方法留給對方,但由於當時有一位窮L男朋友,所以不以為然,後來分了手,就開始接觸這位富二代,而當富二代約她出街,開了一架車,請了她食一餐自助餐,後來連家也不回,直接和富二代過夜了。

有名嘴明明自己所屬黨派的其餘同工正為海怡一事而籌謀之時,自己就跑到屯門V-CITY附近開藥房,V-CITY是什麼?就是一個會安排每日有500班來往深圳至屯門V-CITY的大商戶商場,這位名嘴除了很懂做生意,我不知道他為市民做過什麼,還是他覺得,既然自由行都進佔屯門,他又何樂而不為的參一半進去?

頁 2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