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hine
Sunshine
Sunshine
無限的宇宙裡,人和物質的山,水,遠村,雲樹,又如何比得起?然而人的思想可以超越到太空裡去,它們卻永遠只在地面上。《山中雜感》--冰心 FB PAGE: 陽光燦爛的 Sunshine

仆街不會刻在額頭上,而仆街大概可以給你一個理由去罵他們,但假如對方行為是個正正常常的人,平時相處也很正常,你大抵不會知道對方是怎麼樣的為人,而假如大難臨頭各自飛,你也不會怪得到對方,他們不算是仆街,但你會覺得,比遇上仆街更難受。

「屌~條女又發姣喇!」

我總覺得那些自以為自己很有正義感的女生,一邊指責你,但她自己行為或者她身邊的朋友都和你一兩樣,講話大聲,常與男同學玩,什至互相拍打,又如何,在那些女生眼中,她或者她的朋友是「男仔頭」,你就是莫須有的發姣,就算你舉手只是回答老師問題,都只會覺得你煩厭至極。終歸發姣是什麼?發姣就是,只要對方看你不順,就算你做得再好,她亦可以找個機會說你:「屌,條女又發姣喇!」

寫作為咩?

當你發現,某些文種讀者人數較高,也有較多人喜歡,你會問自己是不是要照大眾口味寫一些你未必擅長但他們喜歡的類型,但當你寫了,你又發現效果不太好,那到底要何去何從呢?難道要放棄寫文嗎?不,我常對自己說,寫文是我終身的興趣。

女孩,你要如何存在?

你曾經拍過性感照給男友嗎?不,應該是說,拍了一些裸露身體的照片傳給男友,你,拍了嗎?傻女孩,你以為只是一種情趣嗎?但事實告訴你,要是我男友拍了自己身材的相片給我看,我會怎樣?1,看完就算,2,分享給好姊妹看;你呢?你覺得你男朋友要如何處理你的「惹火照片」?還是你覺得他會乖乖刪除?最好是。可是你知道嗎?現在一部智能手機,就算你刪了一幅,還不是會自動上傳,你確定,你的性感照不會曝光?或者他朝,他不小心弄掉了手機,那我只能說聲恭喜。

“R.I.P.”

老掉牙的家校合作,到底老師是不是不察覺有校園欺凌呢?到底鄰居是不是不發現家庭糾紛呢?我相信不是,活動分組總會看到一些蛛絲馬跡為什麼只有那位同學沒有一組吧?為什麼鄰居總是大吵大鬧?為什麼那位太太臉紅腫像被打過一樣了?

被偷走的童年

這盒朱古力,盒面上印有一個男孩,早前看到一張相,原來他的年頭都過了三十多個吧?仔細想想,這個男孩陪我走過很多歲月:小時候愛食糖果的我,中學不買糖果食的我,自修室溫書的我,上了大專上lecture的我,當兼職的我。原來有些東西總是形形式式的出現在我生活中,可是,最近一次買這朱古力的時候,我發現,它變了。

「我儲夠錢就走架喇~」

不少人打算離開這個地方,有的甚至坐言起行,有些很想走,只是他們未儲夠錢。剩下的還有一些人,有些人他們認為這個病毒是好的,能令城鎮的人變乖,變得聽教,他們都是較年長的,另外有一些年青的小孩,他們本應是城鎮的下一代,他們自小便接觸著這些病毒,他們是有了抗體嗎?不知道。還是因為他們自小便染上這個病毒,所以他們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健康?

你會說這都是很虛無縹緲,不過這一個小小的動作能夠省卻不少解釋,如果你認真想要與對方建立關係,一個公開的Facebook Relationship Status,並不影響你太多。曾經認識了一個男生,當時和他接近無時無刻都whatsapp的程度,就很奇怪對方沒有要交換Facebook的念頭,不過最後還是交換了,但在交換以後就看見他的關係狀況是穩定交往中,也就停止了那個無間段的對話。

我在屯門中心呼喚愛

你笑說,以為屯門還是有牛有田,牠們會四處走動的,所以很意外屯門有一個名為V-City的地方,裡面充滿了內地人走走往往,就像是沙田這些新市鎮一樣。的確,屯門就像是一個很想曝光的少女模特兒,只是就算她胸溝盡露,好像都得不到媒體的青睞。可是,我還是很想帶你去看看,我成長的地方。

刪除與離開群組……

你可以有很多個Whatsapp Group,但內面的人可以差不多,只是少了誰,多了誰。因為,有些事情你不想被某個他知道,有些事你覺得可以讓其他人知道,你或許以為你入了某個圈子的Whatsapp Group,但意想不對的是對方會開另一個Whatsapp Group,而偶爾的對話內容是跟你有關,可能笑你的衣著不怎麼樣,可能說你工作能力低,但你可能從不察覺。你以為這個Whatsapp Group會是你交心朋友的一個Group嗎?Sorry,可能對方有著比這圈子更親密的Group。但無論如何,你能夠入Group,又或者你存在於某個Whatsapp Group,證明你是於某個圈子的其中一員,你不一定活躍,你不一定發聲,但你會知道他們的內容。

狠狠的幹我一頓吧~

「我們這些賣東西的,站在店子裡都只是希望有人會買自己的東西賺個零頭,管你是來自阿努阿圖還是內地客?」這就是我的同事對我說的想法,所以我們香港真的很抗拒蝗虫客嗎?不,先別論我們有沒有抵抗力去對抗大陸客,但我們的態度根本是那些嫁給年紀老邁就快死掉的有錢人的女人一樣,來吧,痛快的在我身上完事吧!最好狠狠的幹我一頓,來一次快的,不要拖拖拉拉!對!就是這個樣子,快點買東西,不要跟我講價!明明這麼有錢!買就買啊!

屬於我們香港人的歌聲

雖然這個展覽以劉培基為名而開,但梅姐的一生與他有著不解的關係。胭脂扣的素服,蔓珠紗華的性感;每看一件服裝,每看一個身影,腦中的一個播放器便會自動播放著每首對應的歌。我想,作為一個時裝設計師,最成功的不只是要人看到他的作品能想起設計師本人,更要令人引象深刻的想起,誰穿起過這件服裝,誰最合適這帶有童話味道的公主服,誰最穿得起這帶有野性的露背裝。啊,一看到這婚紗,就是梅姐的,是白雪仙的,是汪明荃的,是楊紫瓊的……

不想你別去

1993年,他意外離開了世界。從此,Beyond 只剩下三子在台上,從前,他們反諷社會,他們熱愛世界,他們訴說情愛,他們自由自我,可是抵不上時間,漸漸的,香港「娛樂圈」出現愈來愈多新人,年輕的一代要認識Beyond,要不是透過口傳,要不是他們的歌曲值得傳頌,大抵Beyond 果真要成為上一輩的音樂。

港女育成攻略

我最近,面對著分手一詞就沒什麼抵抗力,一聽就哭,結果我遇上一些比較現實的女性朋友,她教我這樣看男人:她問我這個男生是同學還是大過我的?出來工作了嗎?工作什麼?而當我一一告訴了她時,當她得悉這男生所讀的是高級文憑,她真心真意的勸我放棄他吧。

大國堀起

大國之下成長的國內子民呢?他們從字裡,從生活,從行為也可透露出一種「大國終於擠身到世界也要看我們面色的地位」的那一種感覺(當然不可以一竹杆打一船人),從早前的反日熱潮,他們翻車、爆日資公司的玻璃,什至輪姦日系cosplay少女,到他們於香港購物,買要買最好,食要食最好,連看套電影也要最合自己口味的時候,大國堀起的思想,是危險的。

從賈選凝透視內地焦慮

「大陸人來港炒樓、買名牌、進戲院看三級片,香港只能滿足他們膚淺的、物質的、消費的需求,但本土文化的輸出上卻很蒼白。大陸人想看港片,當然不是因為珍重其人文價值,因為如今港片能引以為傲的,只剩下戲院分級、粵語粗口、和享受「低俗」的自由。」你明白嗎?從賈小姐口中可看見,大陸人能在香港證明自己「高檔」了的舉動只剩下如此了。可想而知他們為何不能體會到香港真正的人文價值,因為他們的焦慮比我們香港人還要著急,除了港樓、名牌、來港消費,他們根本找不到一個可以在香港的立足點,找不到一個令香港人信服的價值,看一場香港的三級片,令你認為被羞辱,我為你不是香港人感到婉惜。

頁 3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