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hine
Sunshine
Sunshine
無限的宇宙裡,人和物質的山,水,遠村,雲樹,又如何比得起?然而人的思想可以超越到太空裡去,它們卻永遠只在地面上。《山中雜感》--冰心 FB PAGE: 陽光燦爛的 Sunshine

上年就至少有兩位朋友有作者證,一是有份撰寫關於理財的書籍,一是有份出寫真集。對,就是寫真集。或者男和女都一樣,要得到一張作者證不難。你不需像那上《決戰一分鐘》的參賽者一樣胸懷大志,要有十多萬以支旅費賺經歷出相集賺同感,你只需練得一身好肌肉,或胸懷有一條深長的事業線,樣子俊朗甜美,就可以出一本寫真集,在書展之中取一張作者證。怕被人說只有「材」華,沒有才華嗎?只需要將寫真相片加上濾鏡效果,說一些感性文字,自然會有一堆粉絲們跑去Facebook跟你說你人靚又有才華。

可能我只是個偽毒女,有人說我外表不俗,應該有不少裙下次臣。兵?我沒有,既不懂收兵更不懂保持形象,但我身邊有一個偽毒男的朋友,跟他說高登他不太明白,雖然他看動漫,但他儘其量只是一個宅男,因為他外表英俊,鼻子高,個子更高,女性朋友更是駱驛不絕,其實毒拎一個更開心,他又領略到幾多?

愛情浪漫與現實派之衝擊

真的,去煮一頓給女朋友,去做一個diy,去做一些平常不會做的事,真的會很窩心的。可是我覺得,居於香港,能夠為自己帶來一點變化,一點衝動,一點荒唐也是不錯。至少我覺得如果男生到老的時間說起自己怎樣追女生,是一件不錯的事。當然,如果仍然有「港女」嫌棄男友送不起名牌包又另作別論。港女啊,應該要知足在一個這樣的社會裡仍然有這樣的港男為你花心思。

我過了一個只有自己的聖誕節,很幸運,我有左手和右手相伴,我們一行三人,三為一體的在街下閒逛,喝了一杯咖啡,看了一本書,叫《蘇菲的世界》。我沒怎樣看Facebook,也沒怎樣提醒自己,今天就是聖誕節,很輕鬆地過了一個黃昏。雖然我一直更新狀況,可是,我沒有去看那些閃光彈,因為街裡愛人一對對,身邊的閃光彈足夠讓我去照亮任何一個地方。但原來,有時候將靈魂抽離出來的感覺,很自在。這樣說很抽象,但如果,我們彷彿都未曾認識聖誕,在一個沒有節日的角度裡看這個世界,會是什麼的感覺?

老師給了我們一個問題去代入情境,先思考再討論,其問題是:「如果你是國家領導人,你會以什麼作為治國的首要方針?」「社會和諧穩定、思想自由開放、加強經濟發展」

單身不能過太久

其實這三年,我過得很充實,既要忙學校活動,又要忙高考,忙兼職,又再忙學校事務。另外,我還真的要感謝港共政府推行洗腦教育,割地賣港,不然我的日子會有一段空白。哈,真諷刺。生活似是流水,你總希望水中的流動起變化,但又害怕那起伏太大,你負荷不來。乍暖還寒的時節,日天時總是充滿激情、熱鬧,可是到夜晚就忍不住有了一份寒意,難怪人們是秋天是戀愛天,大抵我們都會在冷雨夜中想起愛。

這幾天秋風起了,讓我想到新界東北那一大片農地,那一大座山,那些搖曳的貓尾草,蝴蝶紛紛的起舞,陽光閃爍,微風輕輕的吹過,帶著一種動物糞便的味道,混雜著青澀的泥土味,蚊子總是釘過不完。對!這就是新界東北!這種地方可能你不常去,也許你去了也沒有什麼好回憶,但是這就是香港的一部份,這就是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或許你以為,沒有這些地方對你是不痛不癢,但住在新界東北的香港人呢?那些年,也許他們與我們一樣的生活著啊!將來,我們的孩子漸漸不再認識新界東北,這些你都可以接受嗎?也許今天他們所失去的,明日正是我們被奪去的。曾經,我們以為這一切存在都是理所必然,以為香港就是香港,內地就是內地,但正如你暗戀對象一樣,未到最後一刻,你都不會知道對方的選擇。

那一秒,我哭了。

時值晚上11時,我並不是留守政總的當事人。可是當我看著電視機,看著無線播放,當我靜靜的處之於外,我忍不住哭了出來。你會嗎?你會為何芝君老師因而絕食入院,你會因為政府完全無視我們訴求,你會因為警方再次欺騙大眾而哭嗎?你會因為這班為我們努力,但現在處於痛苦之中的抗議人士而哭嗎?你會看到一群黑色人海而感動嗎?不要問人數,不要問多餘的,反正我哭了。如果要打比方,我會說政府是一個負心的男人,你哭崩了,那男人還是不會回來。你自殘了,身體傷了,愛情沒了但是他都不會回頭看。但我要相信這個政府真的差到這樣的地步嗎?我真的要接受這個政府真的絕情絕義嗎?我要相信香港要變成這樣子了嗎?

洗什麼腦?

情感要打分數?這情況有如女朋友問男朋友:「你愛我有幾多分?」我敢說大多男性都會說:「100分!!」而有看葉念琛的愛情電影都知道,我的最愛可以有很多......所以愛國情感要打分數?可笑。嗯,我知道這些是眾所周知,但發這篇文章的背後原因是:各位同學,不要以為那些有關中國沉冗的資料不用讀,不要以為可以為反而反從而不用上課,認識國家要需要的,關鍵是如何認識以及如何培養一個愛國的情操,暑假就完了,是時候收拾心情,迎接新學年,也應該向自己所讀的學校嚴正聲明!不!要!洗!腦!

教我如何講環保

「藍廢紙、黃鋁罐、啡膠樽」,在2002年曾經被民協指出只有近四成受訪者懂得分辨各種顏色 ,到如今2012年,這九個字的口號你未必瑯瑯上口,但那三隻色的回收箱,亦理應熟口熟面。不過我要強調的是,民協那個調查經已是十年前!而真正推行三色回收桶早已是1998年!十年來我們的推行,教育到發展,至今所謂的發展連街上也不會輕易見到一個回收箱,三年之後又三年,三年之後又三年!十年都過了!梁朝偉都做完臥底了,好嗎?

失落中的舊香港

粉嶺馬屎埔中有一大塊田,是屬於黎先生的,十年來,即使商家收購土地,不再居於田旁,他仍風雨不改的回到自己的田去耕種,但這片田地在今年先被商家欄網,後被政府指其地為官地,7月26日,地政指來到該地視察,後來或有商談的機會,而其實,他們只是希望多一個短期合約,讓黎生多點時間去耕作去養妻活兒,不過意味著這些農田最後仍被剷走的機會。看到這裡的你,你可能會話:咁都冇計架!都要有地用架!遲下要起居屋就要有地啦!SORRY,如果你有心可以去看看馬屎埔附近的一個個空地,那裡有很多不太高,很像鬼屋的空屋,放左係度三年,原封不動安置原處,但建的不是高樓大廈,咁矮用黎俾咩人住,大家心照is ok! 將來黎生的田如果收購成功,會變成什麼?是大家如願的居屋,公屋?商場?還是什麼?

頁 4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