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總的蕉很腫
焦總的蕉很腫

A 女揸住九十九朵玫瑰,拖住一個西裝友行梗,突然之間佢行得勁快,衝前去拍B 女仔既膊頭

糖爸爸

係我個腦太污穢,可能人地家庭嘅溝通方法特別啲姐。

一講到牛同拖羅呢,我都幾高要求,好多時第一眼就睇得出好唔好食。

我地搬出黎住所以決定要有個儀式慶祝

其實仲有好多野可以做架,但而家枱面上既人物係到做梗乜呀?我見到佢地係不同既地方辣火頭,動輒口誅筆伐,以得罪自己人為樂喎

「屌,間間都要落訂先肯訂,麻鬼煩,我見你計得平我先番黎咋,唔係我都唔撚幫襯你呀,依到一百蚊,你訂左番黎先啦!」

當黑人從遠方向你BIG近個陣,你只係得兩條路:一,立刻浸落水,藏拙!二,立刻企起身,正面迎戰進擊的黑人!嗰一晚,所有在場既男人都浸晒自己全身落水,留番對眼係水面,成班鱷魚以靜制動

講明先呀,筆者向來都以物化男性為樂,今次都唔例外…

阿女呀,我知你乜野事啦,你成三十歲人架啦

警告:依篇係史上最道德淪喪既一篇文,道德高地者千萬勿閱!!

自我閹割式的犬儒

到早兩日,我又見到同志形象糾察嘅出現,彷彿佢地自己個人嘅主觀價值,就代表左整個主流社會既價值,佢地好似清楚知道晒社會各階層對一件事嘅睇法,知道乜野叫做社會公眾各人眼中嘅好同唔好。

啲基佬咁淫,唔怪之得個個都有愛滋啦。又有人寫:好心你地唔好影衰晒啲基佬啦,如果唔摸佢咪唔會俾人影囉,自己攞黎架。

限你一星期內搵到我,否則後果自負。

原本佢都以為可以從此得到幸福架,鍾意左PE呀Sir,但點知佢係有婦之夫姐。

我印象最深刻嘅一次係後樓梯

我地唯一可以做既,就係做好自己,我每一日都會提醒自己:唔好變成自己當初討厭既人!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