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公
太公
太公
太公原來唔係男人。

特首選戰的確不斷揭露候選人不同的過失,無論是「感情缺失」這類私事,還是僭建大宅、涉嫌評審不公等關乎公眾利益的事,但最終,香港人還是無渠道將民意量化為選票數字。作為媒體有帶領民眾思考的責任,而非盲目地去追八卦醜聞;把時事政局八卦化,本已不太應該;而且,你們有沒有想過,這些八卦吸引了讀者眼球時,往往使他們忽略了背後更重要的問題呢?與其去大幅報導私生子導民向愚,何不多用篇幅深入探討小圈子選舉的前世今生開啟民智?

製造在香港

王榮記以陳皮梅系的涼果聞名,小時候經常吃陳皮梅都沒有留意包裝上的名字,如今看起來感覺相若,也許就是王榮記出品。陳皮梅在十五歲前吃得太多太多,不想再吃,於是買了一盒精美包裝的陳皮檸檬。買的時候倒沒留意,坐上了電車後方仔細研究包裝 – 哈,這一盒是完全保留舊式包裝特式啊。"Made in Hong Kong" 的中文不譯作「香港製造」,而是「製造在香港」,那肯定是老式的直譯。

識食.惜食

陳曉蕾的《剩食》,是近年難得令我想看完一遍又一遍的書。每一次看,都不禁會想 – 是的,我們每天浪費的食物,真的遠超我們能想像 ;現在,很多人外出吃飯都懂得適可而止,或者打包,避免浪費;但我們日常生活中,仍是不經不覺間也不斷地浪費食物。這兒一點,那兒一點,加起來,一點也不少。

賺盡

業主和租客,某程度上也是這種大仙與新人的關係。有些業主,可能不久以前,也是一個捱貴租的租客;當時叫苦連天,但今天有了自己物業,放租,當然有咁盡賺咁盡;管你租客苦?

給曾蔭權

曾蔭權,你可知甚麼叫樣衰?你是繼董建華後,再一次向國際社會證明了:英國人做得到的,中國人做不到。你管治下的香港和董伯伯的一樣,都是一塌糊塗…不,其實比他更糟。董伯伯管治下的香港,傷得表面,縱是難看也是一陣子;但香港被你管治七年後,都是內傷。

我和我的唐生(節錄)

無疑,唐生真是傻的。如果說,十年前,那個買入約道七號、積極參加課外活動、開會扮睇文件但其實係睇波爾多紅酒目錄的三碌零傻仔,還沒有意識到,唐太已打算把一個可圈可點的地下行宮造給了他,那麼,今天,當我再次見到唐生,並又一次嘲笑他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和我的唐生已經無法分開了。

光憑理想,可以拯救世界嗎?

在一些非牟利團體或一些志同道合類的組織或宗教組織,成立之際,主事人總是懷著一腔熱誠和理想,要幹一番大事業,拯救世界。出發點,永遠是好的;但不少這類的組織,最後都是失敗收場(大多數是不了了之只剩空殼,和收檔沒分別),有些更是鬧得很不愉快,含恨而終。雖然,這些組織歸究死因,很多時會說,受打壓、財政來源不足、沒有心人接手,云云;然而,據我於早年,以及近期在這類群體的觀察中,「忽視人性的陰暗」,才是最大的死因。

頁 4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