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我們在恥笑TVB,只係恥笑佢比以前無咁大影響而唔係無影響,因為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在此是需要認清一些事實,而不要避免跌入同溫層。

香港娛樂產業一如早前提及是需要投資,不能短視,長線投放資源,才能培養一代藝人

雖然中國強調數碼人民幣不是取代現行的電子支付,因為支付寶是個銀包,但數碼人民幣卻是真真正正的金錢,不過事實上在互聯網的環境下,倘若真的實行數碼人民幣而國民受落,卻是可以真正取代其電子銀包。因為直接使用,便少了一重服務關卡,其成本便可以再降,對人民在消費上便是方便和便宜。

《男排女將》這次成功造就了兩個演員,顧定軒和IAN,入面飾演King和魚仔,兩人的演繹可謂是出眾,自然不做作,當中重要是演回應有的年齡層,而唔係三十幾歲人仲扮後生的TVB劇,這是很難有說服力。

《全民造星》所謂發掘新人去造星,其實只是一個包裝,真正的只是一個真人show,然後消費參賽者,難道真心相信一個造星節目可以在數個月裡面就成功做到一個星?

究竟你想(理想)非建制想點先?非建制陣型無隊形一直是這個陣型發揮唔到作用,以及未能衝破心理關口和利益的問題一直無解決過,然後因為不同陣型和理念又係度互相鬥黃鬥落井下石,曾經去年以為有一絲希望,怎知不到一年,又回到老路。

你係咪真課金先?

採訪、報導、追查工作是需要成本,而且不菲,不可能下下如過去一年的大學媒體記者無償落場追新聞,這是不健康做法,所以課金、金主、廣告才可以真正維持一個新聞機構的運作。但是撇開財團金主、不要廣告主,只靠市民課金又是否真正可行卻成為疑問。

「伊朗核彈之父」法克里扎德محسن فخری‌زاده مهابادی‎ 在伊朗德黑蘭附近遇襲身亡。他是伊朗在發展核武站其靈魂人物,所以這次被殺必然牽動整個中東整局以及全球局勢往後發展。

對比起一個PC警員,這些國安處的官員仍然是高階級別,不過這種高階卻並不是在國際層面看得見,而且更重要的是這些級別其實屬於執行階級,落手落腳做「實事」,這意味著制裁的官員可以更為廣泛甚至是更為落地,即是可以更低階的官員都有可能隨時面對制裁行動。這便對於普通政府人員及職級較低的人員便響了警號。

當幾萬億市值公司和面子工程也可以叫停時,試想香港一個電台仔算老幾。

中國和俄羅斯入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這是代表著中國在此會上可以有左右的能力,而且有趣的是能夠入選已下是值得討論。中俄兩國在人權問題上一直被外界認為有問題,而且情況沒有改善,甚至更為嚴重,如藏、疆、港三個地方的人權便是近年最常被國際輿論所關注。但是沒有因為這樣而不能入選人權理事會,當中聯合國會員的政治角力便是可圈可點。各國的利益如何互相交易,而獲得大家所需的,便是國際政治,近年中國在亞洲和非洲落了重藥,現在也開始有其回報,人權理事會便是之一。

不到兩年光景,國家對大灣區的玩法亦因為國際形勢而改變,香港的白手套角色隨時代轉變,國際功能漸變,只能做地區角色,亦因如此,大灣區的阿頭亦隨之而變更,由香港轉移到深圳去。亦是今次習近平南巡的重點。

抗疫醫護以及一班專家卻不在名單上,而今年藝人陳百祥獲得銅紫荊星章,更是不少人討論。

雖然伊朗是一個中東國家,但並不是阿拉伯世界的國家,其波斯文化與阿拉伯其他國家都頗大分別,即使大家都是信奉伊斯蘭教。特別與沙地阿拉伯,更是敵對狀態,當中宗教、地緣和經濟實力有莫大關係。近期中東再有其他國家與以色列建交之際,對於伊朗來說是異常被動和孤立。必需解決外交問題換取其經濟活動。而解除制裁一直是伊朗期望的交外政策。

此新聞一出,不論是藍絲群組還是黃絲群組,都對此新聞樂此不疲,藍絲見此新聞,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明白,必然強力追擊,一定打到唔停手。但係唔明所謂的黃絲群組,所謂的本土、城邦之類,都對此也樂此不疲,大家七嘴八舌,當家常話,當正他有如阿嬌藝人般看待。或者有人認為他真的是藝人,因為客串過拍戲。

近期最多人提及是美國商業軟件巨企甲骨文與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合資經營美國TikTok,以解決特朗普疑慮,倘若成事,這絕對是美方的敗筆之作,中國真正又贏了一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