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科技越加發達,互聯網連線速度和穩定性越高,再加上近年雲端技術日漸成熟,市場也開始有變化。當中消費者的心態亦有所改變。如以往大家喜載下聽音樂、看電影,現在轉為訂閱服務,以雲端聽歌、看電影。這個模式改變了不少企業生態,也出現如Apple music、Spotify、Netflix 等服務商。

身邊有很多朋友從事教育工作,外間認為薪高糧準,但倘若見他們日常的工作量和工作時間,其實也是同被剝削的勞工。首先工時長,早上七點半就已經要在學校,返中環工都未必個個咁早啦。仲要放學不會是四點,而是晚上八九點,返足一個對,星期六日隨時要帶學生去課外活動。所謂假期也不是昔日這麼多,暑假也不是想像中有成個月,散學禮後一星期和開學前一星期,一樣要上班,因為要湊新學年度的同學仔。計落也只是兩個星期左右上班。仲有射波也不可能常常出現,因為你要趕進度。

華為除5G外還有海底電纜

當大家以為華為主打在無線電通技術上,原來另一邊廂,華為也同樣俱有實力挑戰西方國家的通訊領導地位。就是海底電纜。海底電纜可謂電訊網絡之基礎,因為沒有海底電纜,單靠衛星通訊,根本是不足以應付現今龐大的息訊流量。全球約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數據傳輸,都是透過海底電纜傳送,當中包括話音、數據、影像等。試想沒有海底電纜傳送數據,基本上連講電話也不能,何況今天你要用Netflix看電影的超高需求的數據流量。

世上最後一間Blockbuster

Blockbuster其實也曾經認為改變了電影行業的生態。傳統電影觀眾,是會買一張電影戲票,走到電影院內,在特定的時間和地方,眾人一起望著一個大螢幕看電影。自從錄影機的出現,情況也開始改變。而衍生的行業也隨之而出現,Blockbuster便是在這個時候誕生,時為1985年。消費者再不一定要去電影院看戲,而是到Blockbuster租錄影帶看電影,時間、地點、人數,全由消費者去決定,更方便,成本也更便宜。Blockbuster的出現,當時電影人生怕會影響電影票房,因為消費者可能會等到出帶時才去看。但時代一直再轉,Blockbuster 也成為媒體巨頭之一,電影商亦合作,讓一些以往不去戲院的消費者,也會租帶看電影。上世紀八十至九十年代末,Blockbuster是傳統媒體上的市場顛覆者。

香港當年回歸所說的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等,都很少提及。在回歸之前或者回歸初期,中國時常強調香港是擁有一個高度自治的行政地區,只是在外交和軍事上,是會由中央政府負責,其他事宜都可以由香港政府自行決定云云,這些訊息,不只是對香港人說,還會時常向外國社會提及,因為香港地位在中國當時是無人能夠取代,從政治上,香港是首個從殖民地政府轉回到中共政府下的地方,所以特別注重香港作為一個示範地區,向澳門及台灣作一個範例。也是當時中共政府所期望成功的例子。

特朗普和金正恩在河內會談,報導指出兩人沒有因為在全球眼光下的壓迫,會事事單單講出合作,最終沒有達成任何協議。對於兩國和全球各國,其實都大跌眼鏡,誰是最終贏家,到現在這一刻,誰也說不定。

不要忽視印巴衝突

從歷史上看印巴兩國,可謂同一個文化圈,但兩國自從因英國撤出印度支那半島後,各自獨立,從此便出現了對立狀態。多年來可謂沒有和好過。巴國以軍事強國自居,印國則以經濟發展自豪,雙方都俱有核武能力,在國際政治平台上,大家也可以Show hand,正因為雙方俱核武,在政治博弈上便暫時大家會不會進一步迫緊對方,也可以說是因為雙方俱實力而沒有互佔雙方勢力範圍,似和平,實屬無聲對立。

今天Netflix 出品的《羅馬》獲獎,但諷刺的是該公司曾被一些影展和電影人排擠,如大導史提芬史匹堡認為Netflix的作品不能登堂,因為他們的作品不是真正為電影而設,只是給電視而設,而Netflix 曾經參展的作品,也只放映於幾間電影院上,不是真正入主流戲院,認為不是俱資格云云。

土耳其一直希望成立一個泛突厥聯盟,並以自己為首,帶領這些國家建立一個伊斯蘭宗教、泛突厥文化的體系,有如當年鄂圖曼帝國一樣,能夠領導伊斯蘭世界。

近年大陸電影基本上已經打穩了陣腳,看今年中國票房可以看到了一個多元的中國電影市場,但香港製作人沒有份在內。今年賀歲片頭三位全都是中國自家製作電影,甚至是很本土,首位是科幻製作《流浪地球》,其次是《瘋狂的外星人》和《飛馳人生》。《流浪地球》雖然在不少對白上強調中國如何威風,民粹上身,但是從製作和大橋上算是很創意,甚至會基於一些實質的理據上去創作,疑幻疑真的科幻故事才是吸引,至少會認真的找套著名小說來拍,原作和監製是劉欣慈,「三體」作者。

  一直很想去貝加爾湖,因為看到這個湖的資料背景,發覺世上還有這麼獨特的地質面貌和風光,怎樣也要去一 […]

中國發展「一帶一路」目標其實很明確,就是想重建昔日中華朝代在世界的影響力,近年中方與西方國家陣型雖然有明顯分歧,會有阻礙推展一帶一路,但事實上並不是所有地方都面對阻礙。如俄羅斯在經濟合作上,其實是很緊密,從這次到貝加爾湖旅遊看到當中的一些景況。

以往西伯利亞並不是主要旅遊地方,甚至是當年一些囚犯被流放的地區,時移勢易,經濟掛帥的年代,海參威也搞賭場時,伊市也要配合社會發展,伊市鄰近全球最深和水容量最大的淡水湖「貝加爾湖」,所以近年便成為一個旅遊城市,而當地的主要遊客是韓國人和中國人,其中以中國人為主要遊客對象,在街上一些賣紀念品商店標榜可以用支付寶

這公司近日發出盈喜,對於近期市道不景的市況,有發盈喜的公司並不多見,該公司表示2018年度盈利按年上升50%至60%。捷榮解釋,有關增長主要由於中國內地餐飲策劃服務部分銷售增加及因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較少上市開支而令行政開支減少。倘若撇除這個因素,盈利按年增長僅約10%至15%。 現時捷榮市值十億港元,並不是一間大公司,相對於今天的巨無霸如騰訊,可能這公司一日的收入隨時已這公司的市值。不過這些中小企,家族式生意,勝在財務穩健,少揹街數。

5G看中國的國力與未來

5G可能是中國未來的分水嶺,是龍是蟲也是看這一次,如果中國搞5G成功,把應用上做得好,商業上大躍進的話,這無疑是一次大茶飯,其他國家必定會找中國,這比一帶一路更有吸引力。5G也是國力的表現,因為當中是涉及到技術、商業能力以及國家政策三方面,是展示中國執行力的表現。但如果5G不如預期般成功,對於中國來說,也是一次敗仗

喂,話明建制,唔通你會認為會反對咩,佢地會同政府反台咩,你鬧佢其實係侮辱緊自己,唔通對建制派存有期望咩,唔好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