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國安法下的香港電影

倘若國安法成為指引下,創作人又再多一重限制,這條紅線之無形壓力便走進創作人的腦海之中,無形刀壓在創作人頸上。香港沒有審批劇本制度,不同大陸,批左就可以開拍(當然亦有批左,拍左都不能上畫),而香港沒有審批,意味著創作人在創作時要估計和預計在什麼情形觸犯了國安法,這條紅線可謂無限伸延。

1979年中國推出一孩政策,至今四十二年,當年若果有人超胎,罰款又有、打胎亦有,影響深遠。早幾年又開始多生一胎,到今日甚至鼓勵三胎,實在有點諷刺。

當獅子闖進亞馬遜森林

亞馬遜要與Netflix、Apple和Google爭一百之長短,又要與有傳統網絡公司如Disney (Disney+)、華納(有AT&T後盾)、派拉蒙(母公司為ViacomCBS),便要加快步伐。而美高梅不想被淘汰下,所以獅子便闖進了亞馬遜森林。

除了三人家庭背景在暗示著一些政治符號外,其實這個三角戀也是一種暗示,盧慧敏周璇兩人之間,兩位男方常強調要求盧決定選擇其中一個,但盧知道兩人都是她的所愛,不能沒有任何一個,不可以失去其中一個,所以盧非常強調不願意選,不想選擇,她只想唯持現狀,其實盧就是香港,她一直想保持著「一國兩制」,不願意放棄任何一種制度,這才是香港女兒的生活方式。

葉劉請你遠離Mirror

政客向來都是嗜血的動物,見到一些市場上有價值的,便會撲過去拿著數,Mirror近期火紅,政客們也不忙關顧一下。有人提議姜B打針以鼓勵年青人打針便是例子,而花姐亦很懂技術推卻,可見她是一個高手。建制政客也不會執輸,葉劉淑儀建議Mirror同Error上大陸節目,打開新市場云云,並以推廣香港文化。

故事另一個賣點是如何對抗極權制度,故事暗示AI為一種極權制度,嘗試控制人類,而入面不少人對這種種極權其實是有人願意,甘心做其奴隸,例如只要有得上網便可以被AI控制,是一種諷刺。當然劇中的女主角Katie並不願意成為奴隸被操控,他們一家決定反抗強權,挑戰這些不公義。

故事發生係1962年,差不多60年,唔知蘇麗珍依家打科興定復必泰?還是佢個仔庸笙叫佢唔好打呢?

或者他眼中給「娛樂也是一種社會責任」,但就從他的最新節目是否符合到這些要求。從他入主要有兩大重頭節目是《開心大綜藝》、《聲夢傳奇》。前者居然是回到八十年代的《歡樂今宵》,還要比從前的橋段更難入目,當中「扮野」一環更是「尷尬癌」發作

劉的一番言論可謂非常之on9,她對新一屆選舉制度的觀點完全是錯判,如果她真的明白,就不會用「屈辱」來Spin這個新制度的問題。新制度有什麼問題,絕對可以大可討論,甚至是非常之多觀點可以指出,如直選的限制、篩選的問題,選委會的權力等等,都可以提出,但絕對不是用「屈辱」這個層次來討論。

阿布泰與白票

過去兩年,香港人經歷過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再不重覆。國安法出台,政府認為可以穩了人心,對香港未來發展有積極作用,而「完善選舉制度」更認為是有效施政。從政府角度看,相信是成功的。但是重民心所向,卻未必成功。

國家強調一點是九七以來,港人「人心未回歸」,這是國家最擔心和最不想看到

432方案是為了保本防非愛國人士參加立會,怕會左右香港政府運作,那麼想要一個更穩定的政治制度,倒不如由1500人來組成新一屆立會,而且「所謂更有認受性」

達叔走了,智叔也走了,有一種這一代離我們而去的感覺。但不想香港也離我們而去,所以正如電影《十年-本地蛋》的對白說「唔好慣」。

支持新疆棉花一批也不用多說,反而頗為膽心一些黃絲衝出來說支持一些不用新疆棉花的品牌如 Nike, Adidas, H&M等。因為生怕最後大家都跟車太貼會炒車,到頭來有品牌跪低,到時大家就難看啦。

港台換走《鏗鏘集》監制李賢哲以及《鏗鏘說》主持蘇玉華。而《鏗鏘說》主持則換來民建聯林琳。如果這個安排都不是因為政治成份理由,那是什麼?

拜登上場其實不足三個月,但從外交到內交都不見得有什麼成功個案,甚至連自己身體都搞唔掂。但從媒體輿論操控,這位史上最年長總統,短期內仍然民望不會大幅下滑,美國國運將陷入前所未見的末落,其情形不是將見,而是已見。

被圍堵的美國

經過一次武肺,全球正在進行二次大戰後最大變動的國際大洗牌時,各國失去機遇,但中國卻成功抓著,反客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