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在斯大林時代約為1937年強制將這批高麗人流配到中亞地區,當中哈薩克和烏茲別克為最多高麗人流配地,在流配其間,很多人因為難以適應中亞地方的乾旱天氣,以往高麗人的勃長是耕種,但是中亞地區能夠耕種的地方其實並不多,因此難以適應當地的生活環境,期間造成40000人死亡。

中興一子錯的後為症

中國夢走出去,大家認為成功在望,但一個「中興案」,將真實的面貌呈現了給大家看,原來我們所謂的大國崛起,科技的進步,其實也只是創新應用上的成功,在真真正正自主創新科技上,依然是落後於人。

烏茲別克之鹹海生態

鹹海Orol dengizi 是內陸湖,位於烏茲別克與哈薩克之中,曾經是世界四大湖泊,每年可產二百萬魚罐頭,是昔日重要國家糧食天然資源地。在上世紀六十年代蘇聯為了增加糧食供應以及經濟效益,將阿姆河和錫爾河截流,並引水到農田作灌溉,這種人工截流曾經使烏茲別克成為中亞糧倉,棉花世界第二產量國,又可種水稻,成了蘇聯重大的資源國,可惜這種違反自然定律的舉措造成嚴重天然災害,鹹海乾涸,鹽度大增,漁獲急劇下降,昔日漁民早已無所獲

早日警察新春季度招募,參加人數創第二高,考督察更是創新高呀。你問下仲有冇人搞港獨呀。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呀。雖然你話可能考警察果班人心同口係兩回事,但係事實就係依然會有人投考警察,而不是想像中大家的所謂「黑警」是如此討厭。

中美的貿易長期出現逆差,美方其實好自然要減這些差距,正常會說這是大家經濟交易來往,沒有什麼好討論。但是美方作為自由易貿最大國,基本上所有商品都沒有任何限制,但是中方自己又有沒有守著加入WTO時的承諾呢?如果以前中國還是經濟小國,生怕自身國民不能夠面對國際超級巨企進軍,那是明白。但是今天中國經濟實力已進身全球第二,石油進口更是全球第一,以這個經濟體規模,還可以有什麼借口不給予真正自由貿易呢?

中美貿易戰愛鬥大

美國對外國的貿易戰多年來可謂駕輕就熟,由政治理由到經濟理由時有發生,政治上如制裁古巴、北韓、伊朗便是明顯例子,再到經濟上如上世紀對日本的貿易戰更使日本跪地投降。所以美國在貿易戰上是常客。美國內需龐大,而全球對美金需求極高,因此外貿逆差巨大都仍然足以維持其國家的正常運作,但是自2008年金融海嘯後,美國的國力無疑是受到挑戰,再加上科技資訊再不是以往的不對稱,資訊流通極快,美國在政經主導權是正在下降,但要強調下降不等於無力,這是需要留意。

故事雖然並不新鮮,都是反抗專制與抗衡商業霸權的老故事,但是這戲成功之處是讓觀眾的感覺有親身的體會,但另一方面感觀是在於未來,在兩者之間遊走而不落俗套,這是導演對故事的融會貫通和看得透切世情才能夠描寫到出來。史導依然是說故事的高手。

毛記葵涌發展一直改變了媒體文化與生態,出雜誌的內容與主流娛樂公司不同卻是最成功捕捉時下年輕人的市場需要,到毛記電視推出改變了傳統媒體在社交媒體的經營手法,及後的網上廣告也打破了媒體公司如何在社交媒體生存及收入的方法,這種種發展是摸著石頭過河,現在各公司紛紛彷效。這公司定位明顯不是主流,如是主流就面向中國大陸市場,但是這公司卻沒有,甚至被封殺,國家媒體點名批鬥。

最大受惠者還是社團,浩南哥、山雞等人可以增加收入,林鄭和波叔深知近年社團生意難撈,翻版比BT打殘,年輕一輩又食少左煙,連私煙都難撈,走水貨iPhone又無肉食,這次四千蚊真係對社團來說是是久旱逢甘露

白鴿黨收三萬蚊過夜

你要查鄭若驊僭建,但你會請佢去飲,正常一個朋友關係,相信也不會掛,你同人鬧翻,反晒台咁但你仲會請人飲你餐喜酒嗎?講到唔派錢就反對財政司司長的預算案,但你又搵佢來。這是所謂的大和解嗎?但似乎是民主黨提出和解多過人家找你上門。如果說是私人晚宴,那就更加有問題,政府官員是用什麼身份出現呢?真的帶著兩頂帽是沒有問題嗎?

俄羅斯普京再次連任俄羅斯總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再次連任,並且修改憲法可以無限任。中俄兩國的領袖的權力再次獲得空前的鞏固,而經濟實力也越加強大,反觀西方陣型近年在經濟以及政治上面對數十年來最嚴峻的境地。從政濟博弈上,是1989年東歐變天後,雙方陣型彷彿見到冷戰的對立面,但比起昔日的對立,其關係更型複雜。

兩件事情都看到什麼叫做光速割蓆,就是這種手法。凡是覺得讓國家臉上無光的,通通被遺棄,即使你之前做過什麼事情,為過國家、效力過國家,最後也是要被放棄,只是一張用完即棄的廁紙而已。

中國女記者翻白眼

正當人家的財務省大佬都要面對國民時,我們兩會的一個記者會就見到一種落後的文化制度。早前兩會有個記者會,兩位女記者一幕反白眼加上作狀的官腔提問,引發了全球焦點所在,紐約時報、BBC都報導。當中更加有趣不是這一幕的反白眼,而是及後反白眼那位記者的名字「梁相宜」卻成為敏感詞。

老實講,今天泛民去到要踩容樂其,國師要推倒佢,有時係容樂其地位高,定係泛民、城邦已經沒有籌碼再去做野所以要攻對手,真係望唔透。

華人從來都是「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不理他人,最緊要自己,所以演化今天「係咩?碰!」的局面,罷工?你阻住我返工、放工呀。你罷工咪罷工, 點解影響我呀,『阻住大家就係不對』,也是今天萬能key。基於這個推論,所以任何反抗都不會成功,因為你阻到其中一方,就一定會話『阻住大家就係不對』,就係代表與民為敵,而敵永遠是市民自己,即係市民VS市民,咁點會成功到。

老實講,如果容樂其真的是這樣,便真正實踐國師的焦土政策,沒有什麼問題,甚至身體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