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國家要你什麼下場,人民是沒有選擇。

這次立會補選,陳凱欣一早已有計劃參選,看看早兩個月前,傳統建制派九龍社團聯會找陳凱欣做健康大使。以陳的知名度,為何突然會找她做這個宣傳大使呢?而且不是一個簡單的宣傳,甚至是花費不菲,地鐵可以見到她的廣告,紅磡有大廈掛上大大張戶外海報。這些目的何在呢?但從這些舉動,她一早有部署,而非「突然感動」。

我們有預防,是因為有制度,但我們的領導卻沒有突發情況的應變能力以及領導的決心。天災過後,道路的損毀,基本上全港特別是新界地區是面臨癱瘓狀態,而且港人最重要的集體交通運輸港鐵原來是有嚴重的損毀,這些資訊政府當局是掌握得到。這個情況是突發事情,是關鍵決定的時刻,如何判斷一個領導人是不是真正俱有領導的能力和決心,便是在這一刻。

從范冰冰被失蹤學國情

范冰冰為何會被打壓得體無完膚?連中國社科院都要參她一本,指在《中國影視明星社會責任研究報告》評分中,她被評為零分最低的分數。

5G打開陽關道與獨木橋

在國家層面上看,5G比4G更俱戰略值和經濟價值。5G起初投資必定不菲,一如當年投3G、4G一樣大,但是技術總會進步,往後成本便會快速降低時,回報相信會是極大。正因如此,各國如何捷足先登便是關鍵。現在中美必然是兩大電訊市場、資訊科技市場,美國不會讓中國奪去市場份額,所以先下手為強是合理套路,禁對手進其市場發展,一來對其國家安全上合理,二來也可以拖慢對手的發展路向。不過中國今天的電訊發展再不是3G或者世紀初時,倘若在中國大陸生活,便會發覺當地大城市的電訊服務傳送速度絕對不差,甚至是頗佳。因為當地的手機服務之多及其需求,促使電訊網絡供應商會提供更好的服務,這種良性循環,也造就了今天中國大陸的無線互聯網發展。

老實講,兩套劇其實都有一定共通點,就係「鬥」一個字。如何「鬥」得好睇,《延》劇是宮廷鬥爭,《再》是商業鬥爭,雖然是不同種類,但說到尾其故事都是「鬥」人。老實會說大陸人寫內鬥最耍家,原於歷史文化,喜歡鬥,但這並不等於《再》的鬥就一定要比下去,根本問題是《再》劇的劇情早巳經脫離了時代感。

華為深知業務進取但也要有佈局,所以該公司積極在國際電訊架構上參與,因此成功把華為所研發的5G架構納入為國際無線標準化機構3GPP的標準之一。這可以說是該公司以及中國在近年來國際機構定立制式最漂亮的一仗。

港姐其實是大台最大的資產之一,每年產生的港姐至少十多個,是該台無型資產最重要一環,因為她們成為該台的演藝人,這便是可以為她們生金蛋。如果形象好,廣告商落廣告,帶來可觀收入。但是今天大台把這些港姐做到「低俗」、「低能」、「低水平」三低。作為廣告商,會願意付款買這些品質的服務嗎?

故事以兩位年輕人王爾(吳肇軒飾演)和羅子迅(繆浩昌飾演)開設了一間叫做「身後事務所」的公司,主要是為逝者處理逝者遺物,但卻因為而遇上亡魂,而他們倆人則為這些亡魂解除心結。

她的首本名曲《說散就散》在中國卻頗流行,近日她上了中國綜藝節目《中國好聲音》演出,成功在中國入屋,打響了名堂。在節目中,她唱的技巧並不是她以往原唱的方法,用了中國現時什麼好聲音的演繹手法,就是強勁力量型和力竭之聲去表現,雖然並不是那回事,但以唱功來說,無疑一樣成功,至少是她的演繹成功打入市場。她的演出並不是她的真正實力,賣韻味、幽怨和情感,這次是賣唱功實力。

綾瀨遙在此劇可謂由頭帶到尾,她的演什麼都有一種可觀性,還有一種吸引力,是做什麼似什麼,當中她眼神能夠有演戲的能力,在憂愁、悲情的演繹能帶動到觀眾,但同時間她有很強喜劇感,使大家笑中有淚、淚也有歡笑。而討好的外型、以及出眾的身型,無疑會有更俱畫面的可觀性。

最真真正正最貼地的一環是他如何對上海人對新天地的看法和處理的技巧。他說新天地有一個人工湖,起好後,居然有當地居民到這個人工湖洗腳,他便說新天地這個高檔地方,居然給人洗腳,對於他來說無疑是一個很大的影響,因為會直接影響這兒的地價升值潛力,所以他便想盡方法去解決問題,最後他是把這事情訴諸輿論,就是把民眾在人工湖洗腳事宜放到報章上,並且評論這事情是否文明,他心知上海人的性格是知廉恥,所以因為一刊登這文章後,便再沒有人再洗腳了。

街頭賣藝,自古以來都會有,而這些行徑也有一種不成文的規定,就是有沒有支持者,以及聚眾人流的自我安排,歸根究底就是「知定」。你會否到廟街唱歌劇呢?會否到榕樹頭唱AKB48的歌呢?品味是培養,老實說,即使是榕樹頭、廟街,那些街頭賣藝的,其實都會在一些定了一個區,一個位置,並不是在一個人多地方去表演,因為深知他們的表現未必是眾人所喜歡的。

她面對不只是她自己的前途這麼少,面對的是她所拍的電影的投資者所面對的風險。她拍的《西虹市首富》在中國爆紅,多達十五億人民幣票房,倘若有人投資她的製作,因為而招致損失,可見有多大。不是她一個人能夠承受到。反而要怪的,是為什麼會有這樣所謂「被愛國」的風氣。

利用人權做籌碼也不是新鮮事,當年魏京生被囚,美國方面要求釋放,多方面營救都不得要領,但是到了當年最惠國待遇的問題上,中方又釋放了魏京生,讓他到美國生活。這種手法,多年來一直是中方慣常技倆。

這不是無心之失,這不是突然的問題,她是有備而來,因為她說明自己有看過外交部的回應。所以她必然知道一定會有人問這些問題。如果說她突然才知而因為要有即時反應不過來,說些失禮說話,我當佢政治技巧不足,甚至是不懂大體,說了些不該的話才說。但是她是有備而來,而這個回應正正是她要向廣大市民,以及最重要是向國家中央的回應,她的一句話必然是深思熟慮才會說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