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故事雖然並不新鮮,都是反抗專制與抗衡商業霸權的老故事,但是這戲成功之處是讓觀眾的感覺有親身的體會,但另一方面感觀是在於未來,在兩者之間遊走而不落俗套,這是導演對故事的融會貫通和看得透切世情才能夠描寫到出來。史導依然是說故事的高手。

毛記葵涌發展一直改變了媒體文化與生態,出雜誌的內容與主流娛樂公司不同卻是最成功捕捉時下年輕人的市場需要,到毛記電視推出改變了傳統媒體在社交媒體的經營手法,及後的網上廣告也打破了媒體公司如何在社交媒體生存及收入的方法,這種種發展是摸著石頭過河,現在各公司紛紛彷效。這公司定位明顯不是主流,如是主流就面向中國大陸市場,但是這公司卻沒有,甚至被封殺,國家媒體點名批鬥。

最大受惠者還是社團,浩南哥、山雞等人可以增加收入,林鄭和波叔深知近年社團生意難撈,翻版比BT打殘,年輕一輩又食少左煙,連私煙都難撈,走水貨iPhone又無肉食,這次四千蚊真係對社團來說是是久旱逢甘露

白鴿黨收三萬蚊過夜

你要查鄭若驊僭建,但你會請佢去飲,正常一個朋友關係,相信也不會掛,你同人鬧翻,反晒台咁但你仲會請人飲你餐喜酒嗎?講到唔派錢就反對財政司司長的預算案,但你又搵佢來。這是所謂的大和解嗎?但似乎是民主黨提出和解多過人家找你上門。如果說是私人晚宴,那就更加有問題,政府官員是用什麼身份出現呢?真的帶著兩頂帽是沒有問題嗎?

俄羅斯普京再次連任俄羅斯總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再次連任,並且修改憲法可以無限任。中俄兩國的領袖的權力再次獲得空前的鞏固,而經濟實力也越加強大,反觀西方陣型近年在經濟以及政治上面對數十年來最嚴峻的境地。從政濟博弈上,是1989年東歐變天後,雙方陣型彷彿見到冷戰的對立面,但比起昔日的對立,其關係更型複雜。

兩件事情都看到什麼叫做光速割蓆,就是這種手法。凡是覺得讓國家臉上無光的,通通被遺棄,即使你之前做過什麼事情,為過國家、效力過國家,最後也是要被放棄,只是一張用完即棄的廁紙而已。

中國女記者翻白眼

正當人家的財務省大佬都要面對國民時,我們兩會的一個記者會就見到一種落後的文化制度。早前兩會有個記者會,兩位女記者一幕反白眼加上作狀的官腔提問,引發了全球焦點所在,紐約時報、BBC都報導。當中更加有趣不是這一幕的反白眼,而是及後反白眼那位記者的名字「梁相宜」卻成為敏感詞。

老實講,今天泛民去到要踩容樂其,國師要推倒佢,有時係容樂其地位高,定係泛民、城邦已經沒有籌碼再去做野所以要攻對手,真係望唔透。

華人從來都是「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不理他人,最緊要自己,所以演化今天「係咩?碰!」的局面,罷工?你阻住我返工、放工呀。你罷工咪罷工, 點解影響我呀,『阻住大家就係不對』,也是今天萬能key。基於這個推論,所以任何反抗都不會成功,因為你阻到其中一方,就一定會話『阻住大家就係不對』,就係代表與民為敵,而敵永遠是市民自己,即係市民VS市民,咁點會成功到。

老實講,如果容樂其真的是這樣,便真正實踐國師的焦土政策,沒有什麼問題,甚至身體力行。

網上不少論壇就說李佳芯不智,為何跟一個這樣的男人。如果李不選這位男友,而是選了一位城中才俊,到時又說貪慕虛榮,再難聽些就是「係雞係公廁」,即係搵個普通人拍拖又鬧,選個有財的又鬧,其實有咩唔鬧。這就不是典型的憎人富貴厭人窮嗎?

愛奇藝上市是唯一出路

中國大陸網上影視媒體愛奇藝到美國上市,估值達170億美元,中國影視網絡發展極為發達,市民甚至寧願上網看劇集也不願透過電視台看劇,甚至電視台也都會透過網上播放,因此市場增長空間大。中國互聯網市場以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鼎足而立,多方面的都由這三間公司支配,影視網絡市場也是一樣,阿里巴巴有優酷,騰訊有騰訊視頻,而百度則有愛奇藝,當中以愛奇藝佔較大市場份額,達四億多月活用戶。

而這事件最大問題是那位女士,其實她是否報假案呢?拍打紙牌同偷東西是兩件不同事,但這位女士老屈還要大聲夾惡,即使有人向她對質依然故我,人家對質是否學生偷東西卻知吾以對。其實這女士之所以這麼囂張,無他的,她反法輪功喎!當然是最佳擋箭牌啦。你看看街上,那些關青團體,日日在街上播放反法輪功,但不會有人說阻街,但如果有其他泛民之類或者非建制,一陣就有警察來問候了。

囤地波第一份財政預算案將出爐,以老蕭的明燈,大家不會有錢派,只會限一些特定人士,當中以低下階層為主,以及一些N無人士,從道德高地上,這種協助是很政治正確,因為幫助弱勢社群,非常之合理,輿論上很難會有人反對,否則被指為法西斯、階級歧視。

習近平上場時,大家見他肥肥地,用小熊維尼來形容他,某程度上是認為他殺傷力不大,實在給他外表騙了,過去六年,他的政治技巧可謂遠超過去兩任領導人,其嚴厲對付政敵以及利用打黑打貪的形象,演化出近二三十年來中共形像最鮮明的領導人,相信是不少政治評論員及對對手都有點意外。

特朗普近期面對內外夾擊,特別是通俄門問題,當中是涉及到國家安全層面,這也使他疲於奔命難以招架,可見俄羅斯在這次美國選舉上,真的是押中注。倘若特朗普不願和普京合作,但俄這一搞美國,美國內政也拖累社會發展。如果特真的與普京成兄弟,更加使俄進一步操控國際政治格局,俄可謂通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