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罷買萬寧真的可以嗎?

或者有一些參考,就是日本麥當勞的經歷。當年因為福喜事件拖累,日本人不再喜歡麥當勞,對其感觀以及服務給予堅決的說不,使日本麥當勞經歷過最嚴重的業務衰退,曾經大蝕347億日元,關掉160家門市,寫下進軍日本45年來最慘的業績。但到去年,該公司業績回勇,2017年可望創下歷來最高利潤。為什麼呢?該公司的新任加拿大藉社長Sarah_L._Casanova說了震驚七百萬香港人的故事,就是「加人工」。

我地市民俾左唔少機會高官,由當年梁先生僭建到陳財致司司長自己新界東北有地又當房,政府一眾以及其支持者一定會走出來話,佢地一時忘記或者無心之失,包容下,原諒下佢啦,如果下下都咁執得咁緊,無人做官呀,香港無前途呀。

GoPro在這幾年發展並不如意,當中產品沒有創新是當中嚴重缺失,起初推出的GoPro是以輕巧和防撞為賣點,但是技術上,不少廠家已經急起直追,甚至超越GoPro,一來一回便失去了市場競爭力。

《羞羞的鐵拳》在去年票房可謂勁爆,達到二十二億元人民幣,排大陸電影市場的票房前三甲,緊次於飛機電影《戰狼2》的五十六億和美國大片《The_Fate_of_the_Furious》的二十六億,絕對不是省油的燈。

好彩林鄭香港冇樓

新任律政政司司長鄭若驊上任不到二十四小時,便發現她的住宅有僭建物,甚至連她的配偶潘樂陶的住宅都同樣懷疑有僭建物。正常新官上任三把火,想不到她的火可以燒到自己身上,一上任就要同自己開File,都算是官場界一個經典。

《今日頭條》可謂大陸版的蘋果,因為閱讀者眾多,內容對比其他新聞網站多元化,不過對比起蘋果,他們其實是有所不同,因為《今日頭條》其實是一個集合器多於一個新聞機構。它們是使用其他新聞機構的來源,再透過不同的地區、用戶的喜好,再以AI分析來推送新聞。由於《今日頭條》的新聞來源多,而且他們的編輯整合上無疑是做得不錯,因此用戶黏貼度很高。坊間有說騰訊其實不怕阿里巴巴,怕《今日頭條》更甚,因為用家的黏貼度很高,在互聯網世界上,誰可以控制用家的忠誠度和黏貼度,你已經勝過任何對手。

由於公司大多否認這種事件,所以這種銷售手法有人質疑是否存在,但也有人認為真正存在,例如打印機的碳粉用完,但是只需要重設打印機的設定,原來碳粉根未不是用完,仍然可以繼續打印。這便是當中「計劃報廢」的確存在。

今天雖然網媒很多,但是其實大部份並不是真正的新聞網站,反而是評論網站或者轉載一些大媒體新聞內容居多,網媒自身真正做新聞是少之有少,因為成本高,新聞採訪即使是網媒,同樣是需要人,人就是成本時,以香港市場計,是難以生存。所以香港網媒多以一些大媒體所提供的新聞,作者便利用這些資訊再加上一些搜尋資料,並以自己的觀點再成為另一篇文章內容。這些其實已經是第二手資料並且並不是真正所謂的採訪新聞,只能是屬於一種評論性文章,有如報紙副刊。這樣網媒可以降低成本但亦可以繼續營運。

流量大是這些網站的價值,自然會有高估值。但香港又是否有這種另一個潛在的新經濟娛樂產物呢?其實有,ThisAV 或者是其中一個。

請楊岳橋不要偷換概念

英德是有一個共同的信仰才作出這樣的決定,現在公民黨黨魁和建制派是有共同的信仰和理念嗎?相信一國兩制?定你相信共產黨?還是知道大家日後好來好去有後路?

內容是王,在互聯網冒起的時候,不少企業領袖、商界、文化界大哥都這樣說,認為只要你的內容好,不愁沒有出路,因為互聯網是公開的,沒有限制,所以人家見有好東西,就會去看,從而獲得睛徠。無可否認或者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尾,二千年初句話或者可以說得對,因為當時互聯網的環境,大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沒有人真正明白、了解甚至知道真正的商業模式是怎樣時,大家起跑線其實都是一樣,所以內容為王可以講得通。

點解叫志森就會咁樣樣?

至於吳志森是泛民支持者和搖旗手,他努力爭取民主,他的呼聲在不少大氣電波聽到,眾所周知是堅實的泛民推手。今日立會的議事規則通過了,相信不少港人會覺得很氣憤,所以會有不少罵聲四起,當中吳志森其中罵的是說「立法會議事規則攻防戰 勇武本土派死晒去邊?」

大家看了這些關鍵詞,很自然地說香港人真的好奇怪,只對娛樂有興趣,身邊的事一點都不關心,社會時事居然通通不入流。如果從這些關鍵詞看港人對生活的取向,無可否認香港人是有點冷感,去到極致,每人都抱著「係咩,碰」心態。不過這也不是單單香港人是這樣,其實留意其他國家也是這樣。比如世界Backoffice的印度,當中十大關鍵字,全是電影、劇集和體育有關,即使英國雖然會有其他社會關鍵字,但同樣地也有關於娛樂影藝的關鍵字,就是Netflix網劇《13 reasons why》,而看看我們鄰國台灣情況也差不多。

立會議員被DQ一役,可謂讓整個非建制全軍盡墨,在多方面大家都看到非建制在品格上、技巧上、戰略上以至心智上,都不能符合到大家對他們的期望。城邦派日日怨婦上身,國師日日講「我都話架啦,因為我做唔到議員」,喂喂,你咁有心智,鄭松泰係入面架,什麼一比六十九呀,理應助他成為大業,不要計較喎。在到獨派已經唔知去左邊,走佬的走,咁就一世,出得來做,真的要預左條命,政治不是講玩笑,唔通孫中山革命時會唔知會死架咩,日日都想佢死大有人在。

日本二線城市消費低迷

這次到日本一些二三線城市旅遊時,風光無疑很美,環境舒適,但是同樣地看到一些當地經濟活力低迷的問題,特別是在商場內。到日本遊總會到一些百貨公司,這些百貨公司大多在火車站附近,因為交通方便,人流亦較高,但是這次到過高松、岡山、米子等二線城市,他們都有一些百貨店,但是人流是相當冷清,售貨員比客人還多。

到日本玩是不少港人每年的指定旅遊點,以往大家都會去東京,但311後港人少去轉戰到大阪,但近年開始不只是這兩個地方,還開發了其他日本其他地區。事實上日本雖然不及中國地大,但是仍然有一些文化歷史可以值得一看,當中山陰山陽地區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