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全民造星》所謂發掘新人去造星,其實只是一個包裝,真正的只是一個真人show,然後消費參賽者,難道真心相信一個造星節目可以在數個月裡面就成功做到一個星?

究竟你想(理想)非建制想點先?非建制陣型無隊形一直是這個陣型發揮唔到作用,以及未能衝破心理關口和利益的問題一直無解決過,然後因為不同陣型和理念又係度互相鬥黃鬥落井下石,曾經去年以為有一絲希望,怎知不到一年,又回到老路。

你係咪真課金先?

採訪、報導、追查工作是需要成本,而且不菲,不可能下下如過去一年的大學媒體記者無償落場追新聞,這是不健康做法,所以課金、金主、廣告才可以真正維持一個新聞機構的運作。但是撇開財團金主、不要廣告主,只靠市民課金又是否真正可行卻成為疑問。

「伊朗核彈之父」法克里扎德محسن فخری‌زاده مهابادی‎ 在伊朗德黑蘭附近遇襲身亡。他是伊朗在發展核武站其靈魂人物,所以這次被殺必然牽動整個中東整局以及全球局勢往後發展。

對比起一個PC警員,這些國安處的官員仍然是高階級別,不過這種高階卻並不是在國際層面看得見,而且更重要的是這些級別其實屬於執行階級,落手落腳做「實事」,這意味著制裁的官員可以更為廣泛甚至是更為落地,即是可以更低階的官員都有可能隨時面對制裁行動。這便對於普通政府人員及職級較低的人員便響了警號。

當幾萬億市值公司和面子工程也可以叫停時,試想香港一個電台仔算老幾。

中國和俄羅斯入選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這是代表著中國在此會上可以有左右的能力,而且有趣的是能夠入選已下是值得討論。中俄兩國在人權問題上一直被外界認為有問題,而且情況沒有改善,甚至更為嚴重,如藏、疆、港三個地方的人權便是近年最常被國際輿論所關注。但是沒有因為這樣而不能入選人權理事會,當中聯合國會員的政治角力便是可圈可點。各國的利益如何互相交易,而獲得大家所需的,便是國際政治,近年中國在亞洲和非洲落了重藥,現在也開始有其回報,人權理事會便是之一。

不到兩年光景,國家對大灣區的玩法亦因為國際形勢而改變,香港的白手套角色隨時代轉變,國際功能漸變,只能做地區角色,亦因如此,大灣區的阿頭亦隨之而變更,由香港轉移到深圳去。亦是今次習近平南巡的重點。

抗疫醫護以及一班專家卻不在名單上,而今年藝人陳百祥獲得銅紫荊星章,更是不少人討論。

雖然伊朗是一個中東國家,但並不是阿拉伯世界的國家,其波斯文化與阿拉伯其他國家都頗大分別,即使大家都是信奉伊斯蘭教。特別與沙地阿拉伯,更是敵對狀態,當中宗教、地緣和經濟實力有莫大關係。近期中東再有其他國家與以色列建交之際,對於伊朗來說是異常被動和孤立。必需解決外交問題換取其經濟活動。而解除制裁一直是伊朗期望的交外政策。

此新聞一出,不論是藍絲群組還是黃絲群組,都對此新聞樂此不疲,藍絲見此新聞,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明白,必然強力追擊,一定打到唔停手。但係唔明所謂的黃絲群組,所謂的本土、城邦之類,都對此也樂此不疲,大家七嘴八舌,當家常話,當正他有如阿嬌藝人般看待。或者有人認為他真的是藝人,因為客串過拍戲。

近期最多人提及是美國商業軟件巨企甲骨文與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合資經營美國TikTok,以解決特朗普疑慮,倘若成事,這絕對是美方的敗筆之作,中國真正又贏了一仗。

《花木蘭》在亞洲上映,反而係其他地方如加拿大、澳洲、美國就以網上串串流技術Disney+上播放。而台灣、馬來西亞、泰國等地上映,都成為當地票房冠軍,可見這個亞洲題材的電影,仍然有其市場,即使有不少團體說抵制,但消費者仍然身體卻很誠實走入戲院,口裡所說的反抗,都只是講而已。

二十九年過去,「瀟灑」一角居然重現人間,就是警方製作的一個防騙案廣告,鍾鎮濤再次演繹「瀟灑」一角,其廣告在各地鐵站有海報,並且叫人慎防陌生人來電,「瀟灑」立即叫人收線。

如果做對比,《三十而已》有點像TVB從前拍過《女人唔易做》、《多功能老婆》的題材,就是女性做主導的劇目,故事是圍繞著三個踏入三十歲的女人的成長經歷。這些題材並不特別,又是那些發奮向上、互相鼓勵的女人膠劇,戲軌和劇情一定是預計之內,並不會有新意,但是膠還膠,卻可以認真地拍。

以酋還是未進

這些所謂的和平交易,過去都出現過,最經典莫過於1995年當時美國總統克林頓、以色列總理拉賓與巴解主席阿拉法特三人在美國白宮見面的經典一幕,他們在奧斯陸簽了和平協議,並確認巴勒斯坦立國,和以色列分享土地,及後拉賓和阿拉法特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大家都以為這真的會讓中東有和平的日子,但事實並不然,協議沒有真正落實,以巴在過去二十五年關係一直沒有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