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遊走高加索之格魯吉亞

高加索三國之中,只有格魯吉亞是屬於東歐國家,同樣有古老文化,更是紅酒的發源地,有八千年的紅酒歷史。第比利斯是格魯吉亞首都也是世界文化遺產,其山勢起伏,因此不論晚上或者日照時,其景色也相當迷人。格魯吉亞的哥里更是蘇聯時代獨裁者史太林的出生地,看其博物館更看到他的一生,當然在博物館也不會見到一個全面的史太林。格魯吉亞另一世界文化遺產城市是姆茨赫塔(Mtskheta),是格魯吉亞第一個國都,這城已有二千五百年,現在已成為一個典型的高度商業旅遊城市,但也不失保留古風面貌。

遊走高加索之阿塞拜疆

高加索有分南北或者外內,這次到的是南高加索(外高加索),包括阿塞拜疆、格魯吉亞和亞美尼亞。首站是盛產石油的阿塞拜疆,首都巴庫舊城區是世界文化遺產,地方不大但俱有古色情懷。三國之中以阿最為富有,在巴庫會看到很多新式建築或者大興土木,是一個正在發展的城市,其天然氣和石油蘊藏豐富,也使這國家一直以來都是不同歷史時空帝國想納為領土的地方。

今天社會道義已經很敗壞,昨晚油塘的一批長者,他們從事什麼行業,大家都心知肚明,下班雖然是一個普通市民,但是他們的行為,俱有挑釁性,這是一種什麼的道義呢?特區政府不去解決問題,而是繼續讓問題發酵並將之惡化,這種暴力制度,是不該,是無恥行徑,手法卑劣。

「你對佔中有咩意見」
「你覺得政府有咩問題」
「有冇參加遊行」
「林鄭、CY評語」
真係多不勝數,一定會以當年的政治議題,問下一班同學仔,美其名是看看現今學生對社會的認識外,但實際上就是要向一班年輕人開刀。

如果有留意國內一些民間抗議的事件,如反對起俱有污染性的工廠、處理核廢料地方,又或者因為一些事情是讓當地市民感到不合理,在當地的社會便會出現一些反抗,人數也不少時,亦會出現一些俱有武力的反抗場面,有時候會成功迫政府讓步,但亦會有嚴重打壓等情況。前者是因為地方政府對群眾的龐大數量所有生怕感覺,亦更加大問題是怕中央怪責下來,所以作出讓步。但一些被中央定性的話,地方政府便毫不留情,明顯便是新疆,打壓市民包括拘捕反抗人士。但對外一定會堅稱事情解決,並且沒有什麼問題,全部都可以由政府解決得到完滿結果,但事實當然不是啦。

由上水的水貨客嚴重,土瓜灣的遊客影響,大媽在公園的淫賤行為,這些普羅生活議題,其實政府是可以很簡單去處理,但是政府卻對這些問題視而不見,甚至有意無意之中特別去保護。可是這種民生問題卻嚴重影響普羅大眾,公園大媽淫賤舞有違傷風化,對於不少家庭是一個極度關注的議題,一方面生怕對小朋友影響,同時會影響一些家庭如夫妻關係,這種貼身問題,政府不理,自然有人願意出頭的話,便會得到很大的支持,那麼民意便可以成立。

這劇成功之處是利用日常事去明喻或者暗喻一個時代,而且更高技巧是當中的故事一樣是貼近生活。戲中外表的主題是講述香港現今的教育制度問題,但是真正所表達的主旨卻是香港現今的政治體制。要將兩者連貫起來而不會覺得「梗硬來」是不容易,但此劇可以做到,這也是香港電視劇近年少見出現。可能是因為近年香港電視劇題材局限性,甚至編劇也不敢作出大膽的嘗試,反而在ViuTV的環境下,卻可以造就出這種非傳統香港人口味的故事。

我們不要做勝利球迷,昨晚是否失敗,於我來說並不是重點,重點是今後的事,因為昨晚的事已經過左,沒有回頭路,想要打這場仗,就要重新整合再出發,612當天不是有義士衝,今天7月2日條例已經過左。我們不是電影《未來戰士》入面可以回到過去改變事情發生,世事線性,沒有take two,只有向前望。

G20後特首跑馬仔開始

林鄭開局原本很好,因為國家為她開路,未上任之前就幫你DQ所有非建制議員,一路DQ到建制派成為主導立會,再比你係一地兩檢過埋,正直中美在貿易戰,中國重新發現香港的窗口的利用價值,便力推大灣區,把香港成為大灣區龍頭,林鄭就順利成章做大灣區領軍人物,這種種的客觀環境,都讓林鄭在事業上如日中天,可謂呼風喚雨。

伊朗領袖資產,當然不關香港事,但是美國這個舉動,意味著美國是有這手牌出擊去對付自己的對手,不論是任何國家,那麼我們祖國、香港政府,又會否會有這個難題會面對?

那種心態,是很自我中心,你可以說是很自私,但也很現實,一個人到了很絕境的谷底,需要尋找生存空間,便會想到不同模式的解決方法,各有各撐便是各修行的自我境界。沒有對與錯,只有能否達到目的。

預備中共的反擊

還記得2016年「旺角事件」嗎?事件發生,差不多過了一個月,中央才正正式式發表意見,並且是進行大反擊,包括文宣武功。至於武功,當然要是打擊最大敵人梁天琦,及後等待一個機會完全DQ當時的本土派,直到「宣誓」一句話,就借此DQ議員,從此非建制可謂一敗塗地。

這次「反送中運動」又出現了一個新型態,也間接給予了「反送中運動」一個很大的助力,就是社交媒體的實時播放。

你要用陰謀論的話,可謂多的是,你只需要站在某一個利益方的角度看便看到。但是如果全局望,卻又難以推敲到誰是真正得益者。或者可以說是幕後操盤人,但操盤人是誰,誰也說不準,只能是「吹水」居多。到時又是「國師又中」式的迷惑人心。

    過去這兩個星期我們香港人經歷了近代香港史最俱震撼性的場面,一百萬人上街、無數市民街 […]

港人唔好咁快打完飛機

現在問題是如何轉化這200萬的民氣成為實力的政治力量。都係果句,現在勢雖然在民,但權力始終在政府,政府雖話暫緩,但並不等於撤回,這是兩碼子事,是需要搞清楚,甚至要清楚地解釋比你周圍一些所謂「見好就收,比人落下台階」心理的朋友去知道。撤回後再捲土從來,都唔同暫緩,至少在公義程序上,一定有極大的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