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黃浩這個名字,除了大家知道是徐淑敏老公之外,還有是和曾志偉的娛樂新聞,以及常在本港報章的娛樂版見到其蹤影,至於其本人是一名商人實在很少提及,因此有關商業營商資訊的個人背景所知甚少。在維基找不到資料,但在香港網絡大典卻有較多篇幅。

不過相信隨著他收購都市日報的新聞曝光後,商業新聞資訊將會較多。今日新聞報導黃浩作價2億港元收購都市日報,這將表示原由瑞典的都市日報母公司離開本港報紙市場。

揾錢有好得過炒樓和股票市場嗎?醒目仔和有錢佬寧願投機也不會投資的意識下,願要有真金白銀的投資者在香港搞實業,仍然是有頗大的阻力。政府所說的支援仍然未能夠完全的專業,至少相比起新加坡和韓國都不及,在開發新興產業上,本港的所謂積極不干預是難以實現。即使以前香港是亞洲區船塢龍頭,太古和黃能夠拿這些地段搞實業,難道真正是自由市場嗎?當然是當年殖民港府有傾斜政策才會有這些香港繁榮工業的景象。因此所謂的積極不干預對當今製造業上並不是能夠應用,反之是一種阻力。

報導指出馬雲早知08年會出現金融海嘯,所以便提早上市集資,以備更多資金,危機前集資,都可謂食盡投資者血汗錢。而更抵死是他居然如此坦白說這番話,意即同大家講,當時上市,一早就為是為了食班股民真金白食作為他們的點心。今次又上市,同一道理。即係點,唔駛再畫出腸掛?

無線美其名是讓公司員工可以一展所長,將他們演戲以外的音樂造藝盡現於人前,使大家又可以用「夢想」來包裝一下來博得觀眾的掌聲。但實際上是基於成本考慮才真,無線所找的藝人是他們自己經理人公司旗下演員,他們所演出的成本都是在本身的薪酬計算當中,並沒有加插額外成本,從會計ABC看,這些沒有增加支出,是無成本的製作,那意味著這個不用額外付出成本便可以化為利潤了,也是降低成本的最佳例子。

(圖片可能引起不安,慎入)除非是市場價值的認同她的行為,否則用曲線來吸引是不可行。而市場有價值即代表有人認同其價值觀才是喜歡,那意味著她存在一定的普遍性,在神州大地居然是受到市場歡迎,實在是無比的諷刺。事實上在其微博所出的內容以及其他網民的內容,雖然很多人都是罵她,但的確是有不少認同她,甚至是喜歡她。真是傻的嗎?

埃及總統穆爾西(Mohammed Morsi)「被落台」,軍方同意重選新總統,埃及人民所號召的第二次革命在群眾壓力在一定程度上是成功,因為軍方都怕再面對龐大群眾壓力下,人民隨時向政府施以壓力外,最後還要軍方面對壓力時,那軍方唯有出手,得以保住自己在埃及的一方勢力。

巴拿馬運河有百多年歷史,是貫穿太平洋和大西洋的重要渠道,每日有四十艘船通過,是極為繁忙的運河,也是該國重要的經濟收入來源,早年這條運河由美國公司營運,可謂美國主宰了兩洋地區的經濟路線,及後到1999年營運主權易手,由和黃接手,也是和黃在南美港口的最重要里程碑,也是和黃逐步成為全球最大港口營運公司的重要一步。當時和黃接手,美國當然不高興,一來營運權落入外國人手中,而且還要是亞洲地區公司,使他們的影響力大大下降,另一方面就是和黃的背景,雖然和黃並非中資公司,但是最大股東李嘉誠卻是中共的寵兒,多年來與中共高層極為密切,相關政治連繫,是很自然的事。

馬英九的核突STYLE

馬口口聲聲說台灣民主,是華人地區民主之先,對人類自由文明與開放之路共同進退之時,但只是陳光誠來台,國民黨就向中共擦鞋。王金平不見陳實屬失望。因為陳沒有國際外交上的價值,甚至認為是負資產,因為既無國際舞台上如達賴般重量級,但可是有如達賴般在中共眼中的眼中釘,所以利用價值低時亦不想得失了中共,便「被低調」行事。

當土共口口聲聲說什麼香港要自由,但從來都沒有協人家,但被嘲笑的一群,卻暗地裡協人逃出險境。我想起當年黃雀行動,這種默默低調協六四事件涉及人士逃離中國魔掌,當時亦有港英政府配合。這次當然港府亦有提供協助,否則是不會順利離港。但土共之流只說不做,他們就是這種人,蛇齋餅粽來籠絡人心,要真正為民請命卻龜縮一角。堆填區事件開頭又說一致反對,好不齊心,現在又說考慮考慮,加了密封垃圾車原來就是解決了問題,真係多撚謝晒。

倘若是有選委會預先篩選的話,情形就好像伊朗一樣,因為伊朗都係會有個委員會預先選好,其選委會當中有法學專家和神學家,因此是以法教兩樣的平衡作妥協,然後先比國民選,我們未來的選舉模式,隨時會好似伊朗一樣。2017年仲有四年,到時都未知點,倒不如看看人家的真正選舉,看看伊朗的選舉模式。

鄰國近年發生內戰,大量難民進入土耳其,影響到當地居民。此外總理Recep Tayyip Erdoğan的鐵碗手段亦成為人民對其不滿,無可否認他在位對國家的確有頗大的貢獻,因為他的改革以及堅持政教分離模式,世俗政治,使土耳土成為中東地區發展最快及經濟增長最高的國家,也成為世界十八大經濟體系,但是政治和經濟發展同樣要取得一種同步上的平衡,他的急速發展也開始使人民感到硬發展並不是唯一的道理,政治改革也是需要面對,他打壓異己亦成為人民對他的不滿,因此引發近期的示威潮。

本港戲院結業的多面觀

昔日華懋戲院所在的尖東地區是一個港人假日及晚上消費的地方,附近夜總會林立,尖東日間可以是一家大細到噴水池到海濱公園拍照的好地方,華懋戲院便可以提供合家歡消費服務,但到了晚上卻又是另一番風味便是夜場娛樂地方,那這把人士除了可以卡拉OK外,又有跳舞等,夜總會等都有,那同時間戲院提供的深夜場服務也是另一個選擇。如果在七八年前,附近還有一些年輕聚集的DISCO時,該戲院的深夜場和午夜場也有捧場客的。

由於土共人才已經缺乏,再加上梁的背景底子更不是土共的主流,也不是財閥要找的代理人,這形成梁要找出色人物便有極大的困難。的確梁是中共少數的精英,這是不容否認,但奇怪是他卻沒有班底,有班底卻是相對能力較差的一群,比起董建華時代確實是天與地之比。

中國過往視朝鮮為緩衝區,但時移勢易,這功能也喪失甚至不需要,因為經濟大於一切時,與南韓友好更是利益所在,正因如此朝鮮便要用打亂子手法和搞局對付國際關係,也使中美兩國視這個小國有點難駕馭。當中最明顯不過是飯島上周通過在日朝鮮人總連合會的斡旋秘密訪朝,這一舉動是對中美都來了一下警鐘,意想不到各自的契弟都有點想反自己,先是日本居然秘密訪朝鮮,安倍明顯是不想被動以及作為棋子及亞太區傀儡或者代言人,要有主導權於六國談判。另一邊廂是朝鮮,以兩頭蛇來獲取國際政治空間的利益,以及避免過於依賴中國的援助。

今天我們卻又來多一件駭人聽聞的事件,就是一個小孩因為父母上訪,他卻被扣留起來,一扣便四年,導致語言失調、肢體殘疾。當我看見這段新聞短片時,真的哭起來,實在傷心難抵,怎可以有一個國家的政府如此對待自己的人民而且還是一個小孩,維穩到要這個地步?這種維穩真的是可以保持社會的安定嗎?真的是可以讓社會發展嗎?真的讓我們成為強國嗎?這讓真的讓我們無私進步成就我們的中國夢嗎?如果真的是一一可以,寧願不要。

這次討論並不是他們的選情,而是我們看看中共對這次選情有怎樣的解讀。就是不要有選舉,一次也不可以,只有獨裁專政可出現在中國大陸,否則執政者是不被尊重、不被擁護甚至會有被轟下台的可能。現在大馬沒有變天,但不等如執政者安安定定,在中共眼中,反之是永無寧日,有礙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