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此機構是向政府提出意見,倘若採納,便隨時成為政府的既定政策和方針。那麼日後所資助的來源便變得異常敏感。要知道此時世,任何一件事件都可以引發不同類型的揣測,資助模式和結果便會有可能因為資金來源而受到影響。甚至這個民間組織會否成為一個金融私人俱樂部也可成疑問。

馬里曾經的風光

如果有看過BBC電視台節目的Human Planet《天下為家》的話,便會知道馬里這個地方,這國家其中一個地方叫傑內 Djenné,是世界文化遺產的城市,選其文化遺產,其中最重要是當地有一所全球最大泥造的清真寺,有超過八百年的歷史,而該建築物有一個奇特的保護維修,是由當地人以草與泥及水混合的泥漿來填保寺外的城牆,這種習俗多年都是這樣,因此這清真寺能保持長久。也成為當地最著名的景點。除了是有最大的泥造清真寺外,還有的是馬里出了一個世界首富,甚至是歷來最富有的人,比現在的Bill Gate還多數倍,實在時富可敵國sssss

蕭規曹隨的施政報告

其實這份報告是似理念多於施政,如果這份報告是在他當天上任說時,還可說是正常,因為上任你還沒有實體權力和資源時,說出理念是可以的。但半年後還寫這份報告,大量「研究、討論、檢討」等字眼,其實是有所不足。如果說曾蔭權是hea做特首的話,梁先生同樣是hea做,不見得有什麼全新觀點,連CEPA都是深化,而非開拓新領域。至於產業發展、經濟委員會之類,都是昔日前兩任所做的事情,都是蕭規曹隨而已。過往支持梁的粉絲都認為他是一個挺有新眼光的人去解決問題,但這次施政報告則是舊酒舊瓶。

南方周末所寫的新年獻詞其實很含蓄,只是文人對政府的期望和關懷。但換來的卻是文章被大幅改動,甚至原有的標題為「中國夢,憲政夢」變為「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接近夢想」。居然新年就出現唐伯虎的「面目全非腳」,一腳打碎了我們對新政府期待的美夢。

新德里更被諷刺為強暴之都,這些形象可說是對印度極大的摧毀,根據華爾街日報導報指出聯合國的數據指在印度每一千中罪案中,只有1.8察是涉及強姦罪,美國則有23宗,數字看好像很低,不過當地婦女團體卻反駁這些數據有很大的偏差,因為入罪很少以及很多都把事件隱瞞而沒有公開。但從另一根據官方數據顯示,印度去年紀錄二十五萬六千六百三十九宗犯罪案件,其中二十二萬八千六百五十宗是針對女性;但因許多女性並沒有報警,因此數字可能更高。而妓女亦很普遍,甚至有妓女村。

當要點名一個細路之時

當中國社會科學院昨公布《社會藍皮書——2013年中國社會形勢分析與預測》點名黃之鋒時,其實已經看到一個社會所面對的嚴峻有多大。在建制派點名批評黃之鋒時,已經厚此薄彼。看看在臉書上的反之鋒群組實在有點唏噓。一個學生走上街最後是要面對這種龐大壓力,今天還要被社科院點名,沒有評論如何,但背後意識請理解,不要以為這不是什麼大問題,如果因為評論沒有寫明針對,就可以理解中央不是對他有什麼意見的話,那還請這類朋友認真理解中共如何運作。

請不要把互聯網毀掉

但是事實上互聯網實在不需要什麼國際政府合作,這個平台全由民間為主導才是最有效的發展模式,所謂的國際合作其實就是一種規管,並且由政府主導。這不論政府是來自何種的政治體制,都不應該規管互聯網的結構、制度及管理模式。所謂的參予實際就是對互聯網上的規限與審查,因為當政府能夠掌握到互聯網上的服務「開關」關鍵結構下,這無疑是一種白色恐佈。

由超英趕美到回頭比美

面對釋法,人大又不斷地對本港治律體系進行修改,這並不是一個好慣例。釋法是美名,命令才是真實,透過不斷的「管理」最後被同化,這種優勢隨之而煙消雲散,的確暴風雨並不是來臨,而是早已降臨。或者有朝一日報導不是描述中國,而是描述香港,說香港的法治制度和昔日美國開國時,相對地「開明」了。到時可謂「超英過美」了。

香港原來不安全?!

由香港註冊的「中國城市競爭力研完會」所推出的每年全國十大競爭力城市,香港仍然是最佳的競爭力城市,其次是上海,報告指兩個城市的競爭力日益收窄,而香港保持其競爭力,但上海也開始急起直追。是否同意此報告,實屬見仁見智。不過個人對其安全城市香港不能入十大,而深圳又卻成為第二最安全的城市確實有點奇怪。

不要以為西班牙只有加泰羅尼亞這個地區有意獨立,其實西班牙還有另一個地區都有著長久的獨立運動,那就是巴斯克自治區。上在世紀時,我們總會聽過在歐洲,除了有愛爾蘭共和軍的恐佈組織外,還會聽過巴斯克分離主義這個恐佈組織。該織組曾經進行過不少恐佈襲擊,最常聽見就是汽車炸彈。

亞視是怎樣成魔?

的確曾有一個時期,亞視的新聞節目是較無線為佳,其中亞視新聞六君子更成為一時佳話,當中故事詳盡和專業報導都是電視新聞的學習對像。但隨著九七回歸後,政治氣候變化,多次股權易手,英國麗的到邱德根、林伯欣時代、吳征時代、陳永琪時代到今天的王征時代,看其資金背景發展都可以略知一二。

早日BBC新聞報導世界上最窮的總統,是來自烏拉圭的José Mujica。他並不是因為國家給予他低薪酬才變成個窮總統,他月薪都有7千多英鎊,基本上是生活不愁。但何來最窮?而是他把百分之九十的薪酬捐出去作為慈善用途。他只是拿十分一的薪水,換著港幣,他餘下約為七千多元為他餘下的生活費。報導指他有兩輛舊的甲蟲車,一間破舊房屋,和有幾隻狗。相片所影的真的很屋是很殘舊,老實說你怎樣也不能相信他是一國之君,頂多只是一個普通老伯。José Mujica曾經因為政治迫害而被迫坐十多年政治牢,後來放監並從事政治生涯,最後他於2009年成為該國總統。

亞視那個節目《關注香港未來》說台灣的電視業值得我們香港人「前車可鑑」,相信他的形容詞是有所錯誤,不是前車可鑑,而是值得借鑑。台灣未必是全球最好的電視產業地方,但絕對好過香港這潭死水的電視業,請認清事實。我們還記得林伯嗎?他說當年在台灣被控告時,要留在台灣了一段時間,他看了很多台灣電視,發覺台灣的電視行業很自由和蓬勃,最後回到香港便嘗試改革了不同的亞視節目,及後便推出了「今日睇真D」,成功威脅無線令其變陣。這就是台灣值得我們借鑑和學習。

亞視管理層要員工走出來其實真的很無陰功,而且也不合邏輯,電視台多了,工作崗位也會多,人才需求自然有所提升,作為打工仔,當然是希望有更多的工種可選擇,薪酬會因而提升,是自然不過。現在卻迫人要去政總,亞視的節理層的無恥之行為,實在感到為亞視員工難過,這就是在沒有選擇下和沒有競爭下才讓打工仔硬吃一棍,實在悲涼。

蛇咬都唔認的官場文化

近日官場文化法有一種很常見的現像,就是死口唔認自己過錯,即使是蛇咬都唔認,老蟹都話冇做過。由僭建話無心之失死咬否認,到了劏房波又一而再再兩而三說自已的樓宇不知情,是別人搞的,然後再推給太太,再到飲酒駕車又可以說自己沒有超標等等,一一否認。其共通點是在怎樣的情形總之是一概否認,自然可以雨過天青(以為)。直到讓大家不了了之,又可以過骨繼續政治生涯。這種的官場文化能夠在香港滋生,實在是香港的不幸,更是香港的倒退以及腐敗的開端。

當年迪士尼曾經是失去增長引擎,樂園收入減少,業務不能多元,但近年扭轉劣勢,可見其領導人在檢視商業運作上的高度洞察能力,這也是美國商業的優點,能夠造出創新、高增值以及前膽性的遠景策略,都是其他外國企業都是只能望其背項。更加不用說我們本港的所謂最大的電視台的媒體產業不斷向後退的低增值發展。本港有什麼福祿壽的胡鬧或者是爆足一周的舊瓶舊酒,但人家已經前膽性去發展資訊科技娛樂,真的無話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