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當一個人民的自由,居然需要找外人幫手,問心這個執政權,是否覺得自形慚愧嗎?陳光誠離開了美國大使館,到了朝陽醫院就醫,從他能夠離開美國大使這一刻,中美就這次問題上開始嘗試去解決問題,否則陳光誠也不會離開使館。美國也知道陳日後的去向,也是美國和中國關係的去向,與此同時也是我們的未來。

德國之聲新聞指出,美國情報機構指現在阿爾蓋達再沒有能力再次進行如911的恐佈襲擊,其能力大大減低。過往阿拉伯國家都存在宗教合一主義下的政治制度,但是阿拉伯之春卻有所改變,當然這次茉莉花革命並不是對宗教進行清洗,而是針對極端及專制政權瓦解,這樣一來一些原教旨主義人士便再沒有理由或者誘惑去蒙騙去打擊對手,因為當在一個自由主義社會下,人民便有自身的選擇時,其實都是傾向和平而活,並不可能是以好戰為本,這是人之常情和大部份人的心境。

作為五毛,提供一個最簡單去描述和直接地抹黑陳光誠「貪生怕死」。呢句仲唔夠毒?假如你不是人的話,以上這四字是可以拿去用,歡迎轉載,二次元創作任用。陳光誠多年來的維權活動,由一個自學法律的維權者,為失明人士爭取權益,在一個專制社會上的堅持,深知這條路難行,但繼續走,明知在這種制度下必被打壓兼有性命危險,但仍然去做。他只是為人民爭取應得的權利,卻換來軟禁、牢囚、精神和肉體上的虐待,這是什麼的社會?什麼的國家?

「山寨」,在國內發展,可能還可以,但是長期發展,卻並不長久。騰訊近期的確有走出去的概念以及實際行動。其中一款手機app名為WeChat相信會是該公司的一個試驗能否以自身技術打破過往中國公司走出去都未能全功的咒語,在硬件上成功的有華為,但軟件和服務上暫時未見有成功的個案,至少在國際市場上屬響亮名字,騰訊是否成為第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