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想不到只是十年,香港倒退到這個地步。嚴格的政治操守都不可以渡過,只能以其他的借口來解決問題。這位林奮強在行政局會議成員說明不會買賣樓宇,新聞早已明確地說過,並沒有給他吃死貓,但現在他卻開眼說假話。更幽默的是林在行政會議最重要的功用,是為特首及政府提供一個有深度的房屋政策顧問角色,現在他居然可以說是「剛剛回港先知」,老實說,你才是「賣樓先知」,能夠預測到政府會推出這項辣招,然後會如此神通廣大賣樓,持貨十年,又要在此刻賣樓,他的投資眼光,的確是神級境界,「絕非池中物」。

寧波菜的巧手並不是無端端出現的,因為這個地區是中華歷史名城,其環境一帶都是漁米之鄉,是人傑地靈之地,自然會有較優秀的菜色,因為只有提供良好的地理和生態環境才會有條件發展優質的菜餚。要是你是個寧波人,又知道突然有這樣的大型化工廠出現,又不知其污染程度,其所帶來的後果更是以「無知」來形容自己的話,很正常有大迴響,實屬正常。

讓人難明的龍尾灘

梁在施政亦曾說過他們面對很多上屆政府的「屎」要執,ok,我當明白,那麼屎是可以抹走罷,不一定要你自己食掛。其中一些很明顯和容易做到的是一些梁特首常常說的小事。以龍尾灘為例,以一個合理的政客,又面對近期如此低水的民望的政府,其實擱置龍尾灘去發展人工海灘,其實並不是難事,絕對是一個順水人情,何解還要繼續下去。特首更可以振振有詞說「撥亂反正」啦。

網上媒體營商困惑

近年本地出現了不少全新的網上媒體,如輔仁、陽光時務、主場新聞等。他們都各有社群取向和支持者,其中主場新聞有較大的知名度。這些網上媒體剛剛上架,他們走的是全新的媒體路線,和現時傳統的傳媒有著很大的分野,由讀者群、讀者模式到需求都不同,如何定位和找營運模式,現階段仍未見有突出的成功路向,仍在尋找中。

對中共的一些建議

香港曾經是鄧小平心目中的範例,認為可以引以為例子最後統一兩岸,這種天真被自己的黨所欺騙,執政鞏固永遠是黨的方針,這種先天問題不能夠成為一種範例,也是鄧的自作聰明。現在走到這個地步,香港最多只能夠做到保持原狀已經是偷笑,更難說所謂的範例,不再惡化已是萬幸,可是現在卻惡化下去,否則籌碼都不會再有,更會越走越遠。

你收聲啦!

有人說這是否真偽?但黃楚標卻沒有否認,而且只說明關鍵在於鄭經翰上,這又是另一種轉移視線,人家問你是否真偽你卻答另一樣?實在九唔搭八。到證明屬實,又會說中聯辦也有其自由的言論,不應過份解讀。如果言論是無關痛癢,為何黃楚標會收到這個order然後會有後著呢?然後又會說這種干預是正常,「你也不會想聽不合自己的說話罷」。但為何要人家收口,這又是否禁止人家的自由呢?我們要知道一個機關的定位和功能,以及其要說什麼樣的話。如果他是沒權沒勢,相信黃楚標都理你都傻,但是現在是權勢財都在一方,是壓倒性的,還要咄咄逼人?

電視是一個城市品牌

看一個地方的文化,最簡易,又最快捷的,不一定是走到街上看看途人的行徑,而是看當地的電視正在做什麼。意大利電視台的節目主持人很年長,連女性主角都屬於中女型,可見當地社會走入老年化。這便是一種文化品牌,其實電視台可以說一個城市,一個國家的小縮影,或者是代表象徵。

是誰在閉關鎖港?

今日梁特首在發表演說(不能說是答問大會,因為沒有答和問)指出香港不應該「閉關鎖港」,需要和國際及國家接軌。他的意思,我極為同意,因為香港根本從頭到現在都是這樣,但可是絕對沒有他所指出的「閉關鎖國」的情況。如果是閉關,過往十多年來自由行就不會來港,新移民不會來港定居,每年國家到香港上市的企業從來沒有停止下來,而且越來越多。何來有這種情況呢?現在港人對國內人的不滿,當中是政策而非歧視,自由行來港的壓力,到現在已經影響到日常的生活面貌。這和自由行來與不來不是對等,而是量化的問題,一百萬和一千萬難道沒有不同嗎?本港旅遊發展設施是否有這樣的容納量呢?請特首搞清楚事實的真相。

聯想搶佔夕陽工業第一位

聯想走出去路其實大方向沒有太過錯誤,但問題是國內技術創新和企業文化都社限制,這是一種文化上的限制。這是需要真正的體制改革下,方有走出新的觀點和面貌,留意全球的創新企業,都是一些發達國家和體制自由方有較大的生存生空。聯想得到夕陽工業下冠軍寶座,是福或者是禍,相信走多兩三年,便看到是否需要做撥備或者出售予其他再下一線的企業。

莫言得獎的趣話

莫言得獎其實挺幽默。過往諾貝爾獎項得獎者凡和中共過不去的,都會被指為政治動機、西方陰謀之類的說話,然後更有人走出來說諾獎並非什麼了不起的獎,不要也罷,當中范太說起劉曉波得獎的經典說話便是一例。還有高行健獲獎,中共又大加嘲諷並認為不應獲此獎等等的詆毀語,無所不用其極來壓低別人。今次莫言獲獎,中央電視台第一時間便報導。各大喉舌報又說什麼實至名歸之類。有時候也替中共感到為難,他們是否有精神分裂呢?一時說衰過地底泥,一時就歌功頌德。作為跟風者,其實很辛苦。

請保護孩子

這是一名巴基斯坦的女孩子,她的名字叫Malala Yousafzai,這次寫她並不是因為和黃之鋒一樣年紀,他倆都是十四歲,而是她被槍擊,現在在深切治療,情況雖穩,但生死未仆。老實說,一個孩子的確在他們的成長路上,應該是需要快樂地成長,應該讓他們可以無拘無束地上學學習、放學去玩,閒時想想整蠱老師之類的無聊事。可是現在的社會居然卻轉過頭來,要他們負起責任。

媒體存在的價值

近日國內有新聞是福建一官員手戴金錶,腰纏名貴皮帶,其外表原被雲南的都市日報刊登,但是臨上架時卻被下令停止出街,十多萬份的報紙被報廢,更重要是這新聞不能公布。但可是現今的媒體已經不斷轉變,而國內一些媒體人士亦勇於打擦邊球,把這段消息放於微博上公開,因此事件被曝光,可是相關官員仍然沒有任何回應,輿論開始發酵,事情由網上引回到傳媒身上,不能不提。這是傳統媒體被消音時,互聯網成為關鍵者,更甚是勇者願於站出來。否則這新聞只可石沉大海。

不斷重複的商貿政治戰

將商業貿易戰轉化成為政治戰,其實也是種美國國策之一。要使大眾對中國產品產生不必要的心理不安,從而使大眾有機會放棄使用,改變商貿上的決定。但經濟動物的人類,大部份時候都是理性時,那麼面對便宜而品質倘算合理的話而能夠接受時,那華為、中興仍然有其市場的需求。除非真真正正找到實體証據,否則這止攔老虎,雖有阻滯,但不會成為真正的阻力,反而是該公司的產品自身是否真正不再靠抄和便宜為賣點,轉化為具有創新專業獨家技術,才是該公司未來是否可以立足電訊市場的關鍵。美國大選將至,總要有人做下戲,交差的。

伊朗當地貨幣里亞爾大幅貶值,使該國經濟陷入困境,也讓其政府面臨近年最大的壓力,近年茉莉花革命直捲整個阿拉伯國家,當中伊朗也是一員。年輕一輩要求更大的自由和民主,這是衝擊了當地神權政治體制,但是基於宗教信仰仍佔大多數時,和堅實基礎,因此要改變也不是一夕可變,所以未見和其他阿拉伯國家不同。不過近日所出現的變化則加劇了變數,因為經濟重創便使人民有思變之心,也是基於私利而要求改變。貨弊貶值使該國進口貨物更為昂貴,也使他們經濟被西方社會制裁下更難舉步,這些舉動都明顯是來自美國的佈局成功處。

中國遊客:歧視與反省

當我們要對這事件作出反對之時,我們亦應該對自己反省。為何他們是主要針對中國人而沒有其他國家人士。凡事必有因果,斷不會有人對你不喜歡,難道真的是樣衰乎?但明顯是不會。中國人遊客在全球是最為有需求,因為他們消費豪爽,揮金如土,在法國、意大利的名店地方,必然眼見中國遊客一袋二大袋遊走於街上。他們的消費和量是確實驚人,有如昔日的日本人般。但過往卻很少聽到外國對日本人作出這種不受歡迎的行為,那是不是反問自己民族在什麼時候會有這樣的形象?

從海難看社會危機

社會其實已經出現了兩極化的行為,並且把自我認為合理的想法變成一種原教旨。對方是絕對的錯誤,而無視看出事件的理性,只會發之於情緒上行為,於事無補。有人認為這是歸究於媒體,那麼橫看本港媒體,也只見一個媒體是與政府抗衡,如果便認為他的成功,就是太過看得起這媒體的功力了。而且近一年來與政府立場不一致,所發起的運動,其實大都是透過網上的動力,才是最大的,那些看事件又看不清的人,應該要好好上一課。現今社會運動其實已再不是由媒體所發動,反之是傳統媒體跟著走才是,社會根本正在變。今個星期日已經有網民發起到添馬公園舉行燭光晚會去悼念死難者,這些都已經是過往媒體不能夠即時做到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