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俗語有云「一代名三代痴」,張學友這位歌手,不同的年齡層都有強大的觀眾,這次演唱會,當中觀眾層面都很廣,老中青三代都,當然主要仍然是以三十歲左右人士為主,因為張學友就是他們的那些年。香港華人的歌手和其他華人有點不同,就是演唱的語言是多樣化,當中會是演唱英語、廣東話和普通話。這種獨特的多樣性演唱,相信連其他世界地區也不多,或者印度、加拿大歌可能會有這種情形。這都是因為歷史環境所引領著。正因為這樣,香港歌手是有其優勢和獨特性,也是保存文化的一種使命,因為即使是流行歌也是需要文化傳承,不能忽視。

早兩日在Google trend上看到「舌尖上的中國」排在熱門搜尋當中,自然順勢找出是什麼來的。原來這是一個中央電視台近期在國內熱播的紀錄片,這片是講述中國大陸上有關食物與人民文化關係的紀錄片,其攝制水平頗高,觀賞價值不俗,值得一看。在品評這片是說「頗高」,而不是很高或者極高,是因為在拍紀錄片上,中國仍然是後起之秀。

正當我們眼望一班成年人在立法會如何無恥地撕裂本港公民社會應有的權利時,眼下近日的年青人更感到他們還持著一顆熱血的心。今次找來一班還在讀中學正在嘗試搞音樂會的學生。這個團體是叫FR3E JAMMING,他們最近首次搞了一個音樂會,找來一些獨立樂隊夾Band,當中組合來自不同地方、人和事,這三個學生的經歷,相信是他們人生的一次寶貴經驗。這次是一次訪談,找他們,除了是因為當中一個成員是我的外甥女外,更重要是他們只是中學生,他們只是十六、七歲,但卻有一個熱心搞Band Show。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個定位,有人喜歡音樂,所以會去夾Band,但同樣地有人喜歡音樂,並且喜歡與人分享的話,Band Show便是一個渠道,一個平台。事實上搞音樂也是需要一個平台才能讓觀眾感受到他們對音樂的熱誠。

平日示威人士遊行,警方如臨恐佈襲擊般介備,高度設防,什麼最先進型武器的軍備都盡出,警員嚴陣以待並以強大武力對待「無屎尿」「無棍棒」「無威嚇」的平民示威者。警方這次行動和過往對待平日示威人士是極度完全的相反,他們是「極度克制」,友善親和,警民合作。但是有刑毀汽車,執法人員被威脅。

為何還要聘用羅太?

期望這篇文章是最後一篇談羅太。老實說,現在面對新特首,這必然是一個事實,所以只能期望梁振英是認真對待管治香港的心態。但是從他聘請羅太的意圖,這對他在管治香港確實是有一點擔心。現在最怕是梁是沒有能力組班,而組班的人才卻是未能到位,甚至是未夠班可以協助他去管治政府,那就是一個極大的危機。現在理應是撇去梁的個人問題,而是需要探討梁有沒有這個能力找到適當人選組班。

這是一個極度諷刺的現實。陳光誠終於自由,他離開自己的祖國,到美國「留學」,我們當然慶幸他可以自獲自由,不再被人毒打、軟禁、抹煞言論自由,希望他能夠在美國重新生活,安穩地學習,最終期望他可以能夠回國,這會是我們中國人的願望。但是當陳光誠自由的時候,其實是代表著中國人失去了自由。

我們的「非常突然」

1998年時杜琪峰拍了一套電影叫「非常突然」,這戲並不賣座,但事實上卻是好戲,故事緊湊和意想不到。經過十四年,香港市民同樣上演了一幕「非常突然」,地點就是在我們的立法會。拉布一刻,劇目開始進入直路,拉布議員所提供的拉布手法以及與主席的君子辯論,是近年少見的議會文化,各方都帶著文明有禮角度議事,甚至到了通宵審議時,主席都保持著一種俠骨之情,受人尊重。故事尾段,當大家以為大團圓結局有望君子之協議時,這刻再來一次「非常突然」,主席終止辯論並決定投票議案。

五司十四局,加多每年七千二百萬的開支,以及對整個政府架構的結構發展以及執行力都是極為重要,中央政府也會對這個架構有其理解及知道,可見這並不是一件簡單如落街市買菜的事情,而是影響整個香港未來整體發展。這個重要的程度,是近年政府重組變動的最大重要轉變。這個重大轉變,市民、立會卻沒有什麼可以做,就只有批準?這是由我們最為國為民的羅范椒芬解答。

這三件事看,其實都其共通點,就是我們面對著一種扭曲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模式,還是要無奈地面對著,我們如何去反抗這種模式生活,是需要一起站出來,才可以對抗。若只見利忘義,短視目光去取自私利益,看看就是今天的惡果。這種惡果不再能吃下去。

羅范椒芬的性格其實很貫切始終,沒有改變。而且她真的很為教育界「仆心仆命」,近日書商發難,向羅太舉報,羅太二話不說便向教局「詢問」。《明報》刊登有關國內維權人士黃琦雖然身患重疾,面對又再隨時牢囚之苦,他仍然為國為民,眼見豆腐渣工程的不公而走訪討回公道。羅太和黃琦最大的反差,是前者擁有無形勢力的氣魄而干預事務,使人心驚壓而被打壓受驚之。後者一個無權無勢,無力兼有重疾,但卻面對最大的權力來源並反對之。

香港是個獨特城市,雖然不是人人都有禮,但是講到守法規,相信不會有人異議。很可惜,我們的警務處長曾偉雄卻帶我們退到六十年代,警權蓋過天,警監會的調查得出結果,那個黑影已露了餡,明知是錯誤,但可是這位最高負責人卻視而不見。還會說一句「不設實際」的謬論。「坐要認,打要企定」是句古惑用語。

對國民的強硬態度,從不畏首畏尾,話打就打,話禁就禁,絕無妥協。維權人士的遭遇,到百姓的無奈,都見到中共對國民的「關顧」。另一方面國民眼見國家外交如此無力,自然引起氣憤,因此對國外人士也有出現反彈,這種形成其實政府是需要負上責任,假如外交有力,國民何需走上街?難道走上街真是無事可做?難道真的個個每位都是憤青上身?

普京現代沙皇

現在俄羅斯自蘇聯解體後,曾經不振,直到普京出現的強勢領導,國民在經歷了一次經濟大躍進,使這個國家從新走上新路,由於普京的正確定位,以石油為俄的保本基礎再發展其他產業,並且以過往蘇聯的知識基礎,成就了今天的俄羅斯,成為金磚四國。普京功勞當之無愧。但權力的確讓人充亂了頭腦,退了做總理,但再次奪回權力成為總統。要指為現代沙皇,實不為過。

全球最大的社群網站facebook準備上市,預期市值將達到一千億美元。社群網站所發揮的影響力關鍵並不是在於行動有否真實地進行,例如在facebook 的吹雞大會遊行大會等,真實出席者並不一定和網站上同意出席的數量同等的,很多時真實數量都是較少。因為網上是天下無敵真實就無能為力是網上傳統文化和智慧,但是這種attend 或者你like 我like 不要以為是無關痛癢而不真實,這種潛而默化其實是種下了因,等待日後的果。所以百元的價值如何發揮到最大,那就是看看網民自身的創意,茉莉花革命在facebook 的引証下成為歷史時刻,百元人均創造政權下台就是這意思。今天是「五四運動」九十三周年,德先生和賽先生未能完全在我國落地生根,facebook也不能在我國紮實落根,網民只能跳出牆去玩開心農場來種下因,要等待一天規模效應下的臨界點變了另一新天獲取真正果實。

中國版的復仇者聯盟

高耀潔、譚作人、趙連海、胡佳、許志永、艾未未、陳光誠拍套中國版復仇者聯盟,其中艾未未飾演Hulk是形神俱似!!不過我細想後,生怕這套戲未必能夠完全配合到市場的需要,我發覺這樣拍出來是不會好看,其中是因為中國並不只有他們如此的英雄氣慨。單是南京英文女教師何培蓉(網名珍珠)營救陳光誠這種勇敢無懼,深感佩服。你要數得出來的維權人士、民運人士對中國社會良心的人士,真是多的是。

當一個人民的自由,居然需要找外人幫手,問心這個執政權,是否覺得自形慚愧嗎?陳光誠離開了美國大使館,到了朝陽醫院就醫,從他能夠離開美國大使這一刻,中美就這次問題上開始嘗試去解決問題,否則陳光誠也不會離開使館。美國也知道陳日後的去向,也是美國和中國關係的去向,與此同時也是我們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