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在一個人人都認為這個地方是安全和得到應有的安全保障以及自由發表聲音的地方,可是怎麼會變成到這個地步?有說這是因為反對派的族群撕裂,但請看清楚,今天是如何被撕裂者是由誰的始作俑者?請問問自己的良心何在?社會要走到這個地步,真的是很讓人沮喪。 要阻礙一班學生?要打壓一班沒有財力的網站?現在也不應該說是由誰搞出來,因為說了也是枉然,因為總有十萬個理由去解釋和借口推推搪。 但作為有良心的市民,也不應該忍心看著這個社會腐敗到如此的田地。因為你的子女、你的子孫明天還是會在這兒紮根生活,你不去保護你的家園,不守護你應有的權利,那麼有日子孫望著你,你會怎想?

中國十三億人民的焦點所在,劉翔每一步,就有十三億人民的負磅,今天他一跑,把欄推倒,今屆緣盡於此。當他一得到這個結果,我想著他將會成為眾矢之的。所以不到一刻,在臉書上,有微博上,已經有大量說他的不是。在此,實在需要看看一些人的嘴臉。首先是國內憤青。說他是無恥,然後說他做戲。再見有說他不要跑倫奧,參加殘奧罷。然後說大量陰謀論說是特意推欄,因為不想輸。

特首遲交功課

讀書時候遲交功課,是很平常的事情,即使在大學,也試過遲交,不過都只是半日左右。因為遲太多,是沒有分數的。但真的沒有試過第一日上學,就遲交功課,因為從心態上,真的很難過到自己那關,新學年就這麼快遲交,幾時到學期尾。但我們的特首卻今次做到了。新任特首梁振英示範了一次第一份施政報喜遲交的案例。

都是港女惹的禍?

三次鑊,都係由女人造成,簡直是罪惡之源,港嬸不能逃。但我也佩服港女的義氣,在此大鑊和危機,老婆沒有離棄過男人,還肯啃個黑鑊,你話港女唔掂?真係大錯特錯了。反之男港這些事情上真係肉酸到暈。每每都要搵個女人仔背鑊,還要扮到唔知情,但又唔知自己不是梁朝偉,毫無方法演技可言,可謂演技差劣。當然編劇技巧亦差,有如TVB編劇,成日都抄襲,搵少少創意好唔好?唐唐用了一次,梁又再用,陳重繼續用呢條橋,真係醜唔醜架?反而阿上任發展局局長麥齊光一人架頂喎,力頂到搵埋佢個同事一齊頂,呢下真係問你服未!!!

今年遊行特別多

自己遊行不多,甚至是很少,過去多年來,自從03年和04年,七一遊行都不會去,直到今年才再次上路。在每年七一遊行,都會看著和想著為何要走到街上,為什麼要有這個行徑,會反覆思量,被避人去我又去,因為遊行是個人自由,你不去不是有問題,去也是個人決定,而不是硬性的規定。不過今年遊行特別多。還要是大型的遊行!

細細個阿媽成日都會有一句鬧:「好野唔學,衰野就學到足。」現在我發覺近期同樣有呢種情形發生在我們的社會當中。「人家歷史都冇講黑人被迫害啦,做咩要講李旺陽先?」「人家夠有槍擊案啦,做咩下下要講六四先?」

長江水患沒有解決,得來只是金錢利益,現在的三峽工程成為當年國家領導人要求執行的面子工程,苦的只有是人民。上星期的北京水災,是聲稱「六十一年」來災害,這即是建國以來最嚴重罷。從嚴重程度以為北京是一個第三世界三級城市的村郊地方一樣。周圍都是被水圍困。北京的規劃沒有好好造,只能是粗放型經濟發展,作為一個國家的首都是嚴重錯誤,才會有了今次的嚴重水患。奧運就到,想起08年的北京奧運,其輝煌建造讓外國人眼界大開,但同樣地今天北京水患之嚴重,同樣地讓人眼界大開。怎會走到這個地步。

其實建制派根本不需要擔心,以現行的形勢,建制派應該大正旗號說「反對國民教育」來拿選票。因為口號是可以隨口說,過往建制派不是沒有做過,先跟選民說會做,後來又反口,所以套用這次國民教育,同樣可以利用這種手段來騙市民,首先說「反對國民教育」,讓大家落答,到期時市民選了他們都過海是神仙,最後再跟緊中央方針也不遲,到時亦可以說這是看到社會上的「共識」(中共意識)來得到最後決定。這種先決定,後檢討,都是近朝最新的營運方針,非常到位。

這個星期五將是四年一度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將於英國首都倫敦舉行,去屆中國國家隊大放異彩,地利人和,成為奪金牌之冠。這是時常有人說這是一種國民愛國教育的一種手段。從這個解釋下,這即時奧運得到獎牌時,得獎者站到台上,國民興奮不已,這種訊息情形有如向國民提供愛國教育的「浴鹽」一樣,突然會給予大量多巴胺一樣,使這「一刻」異常亢奮。感到以自身國家人民而自豪。

一些人已開始對這些學生進行攻擊,又說人家父母、又說人家被操控等等。更要將黃之鋒這個icon打造負面形象。在親子王國見到這些討論,真的只能說句「就是這種家長了」。學民思潮成為異軍突起之際,也應該想想為何有了他們如此可以成為其中一股新力量,這力量得來不易,因為他們現在是成長期,他們有日會面對不同的挑戰,單是中學文憑會考已是他們一大壓力。所以我們不能「期望」他們有什麼作為,也不應該有過份的期望,而是支持或者鼓勵他們,甚至是參與的一份子

我的童軍年代

我很記得當時宣誓的誓詞「我願以信譽為誓,竭盡所能;對神明,對本土,盡責任;對別人,要幫助;對規律,必遵行。」大家都會說童軍「日行一善」這個口號,當然是否做到,是見仁見智,但是對每個童軍經歷過的人都會總有這些誓詞記憶在你腦海當中。這是一種潛而默化的教導,長大後,你會有一種善待別人的心,你會有教養做人導理,以及知道什麼是規距和團結。大概而言,學習做童軍是讓你導人向善。但是從來都不是存有什麼國家主義觀念的學習態度。

薛凱琪是一位八十後的歌手,但八十後也不一定是廿來歲,她今年都有三十歲了,但是她卻含有八十後的特性,從她的演唱會當中,盡顯一種八十後的特質。她雖然不是最頂級的演員和歌手,但是作為一位八十後的藝人,她也有一定的條件,因此她辦演唱會,也會有市場價值。薛是最早一批的八十後,但同時也是帶領著他們的年代。

最近並發表報告書,該報告強調這次是日本政府、核安全監管機構和東京電力公司實際上踐踏了日本免於遭受核事故影響的權利。並且說明這是日本製造的災難。從這個報告看到這絕對是政府、核安全機構以及東京電能的監管不力導政出現這個人為事故,以未及防止,是不可推卻的責任。那這代表著國家是對不起國民,要負起責任。當我們看到別國政府有這樣的勇氣時,的確感到一絲無奈望著我們的國家政府,同樣是大地震,我們汶川大地震同樣是帶來極大的傷害,國民失了家、失了愛,但是我們政府卻沒有吸取教訓,仍然是繼續對不起國民,地震四年以過,當天汶川死去的兒童至今仍然是枉死,因為學校的豆腐渣工程出問題,可是政府卻隻字不提

湖南救人自身卻失救而被救者卻說「關我屁事」。人們變得冷漠無知,只能著重眼前利益而忽略了社會傳統價值觀的公義,儒家的仁義,無知卻可以成為一種藉口,只因說政治是污穢而不宜沾上身,免得招惹麻煩,總會有別人去理和管,自身不應理會,明哲保身才是上策。李旺陽之死亦只會說這是別人的事,實在不需要干預,看著大方向才是最好的方法。社會變得冷血,只顧自身利益,他人關顧、愛心無存,只為自己著想,沒有人性價值觀,貪婪、自私與無情無義充斥著社會,反觀若帶了一點道義卻被指為搞事甚至是脫離群眾(還是中央價值),價值觀可以被嚴重扭曲。

最近更有一個現像,就是每到星期三,Google Trend總有間食店名在十大排名內。這是因為無線J2台播放《飲食男女》這個飲食節目,這個飲食節目並不是如平日蘇民峰或者熾哥那些「好味道」、「有口感」既庸俗只賣值入式廣告飲食節目,也不是如阿蘇或者MAY姐教人煮飯節目,而是以人物觀點去拍攝一間食店的故事,外表包裝是以食物為主體,但核心則是以人物描寫。

胡主席強調要確保中央維持的管治權力,亦同時要有香港的高度自治。這句話是有主客與輕重之分,也是向來中共理解講話的含意解讀。先是中央,後是本港。可是這只是中央的眼光,事實已經是另一回事,香港的而且確成為中國城市當中最有價值的良知城市,因為這是香港其政治架構上的特殊地位。因為我們可以看到在七一遊行上的結構。七一遊行的結構是多元,也是最寶貴的項產,並不是單一議題,但最終的大方向是以一種社會公義和良知為依歸社會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