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G20後特首跑馬仔開始

林鄭開局原本很好,因為國家為她開路,未上任之前就幫你DQ所有非建制議員,一路DQ到建制派成為主導立會,再比你係一地兩檢過埋,正直中美在貿易戰,中國重新發現香港的窗口的利用價值,便力推大灣區,把香港成為大灣區龍頭,林鄭就順利成章做大灣區領軍人物,這種種的客觀環境,都讓林鄭在事業上如日中天,可謂呼風喚雨。

伊朗領袖資產,當然不關香港事,但是美國這個舉動,意味著美國是有這手牌出擊去對付自己的對手,不論是任何國家,那麼我們祖國、香港政府,又會否會有這個難題會面對?

那種心態,是很自我中心,你可以說是很自私,但也很現實,一個人到了很絕境的谷底,需要尋找生存空間,便會想到不同模式的解決方法,各有各撐便是各修行的自我境界。沒有對與錯,只有能否達到目的。

預備中共的反擊

還記得2016年「旺角事件」嗎?事件發生,差不多過了一個月,中央才正正式式發表意見,並且是進行大反擊,包括文宣武功。至於武功,當然要是打擊最大敵人梁天琦,及後等待一個機會完全DQ當時的本土派,直到「宣誓」一句話,就借此DQ議員,從此非建制可謂一敗塗地。

這次「反送中運動」又出現了一個新型態,也間接給予了「反送中運動」一個很大的助力,就是社交媒體的實時播放。

你要用陰謀論的話,可謂多的是,你只需要站在某一個利益方的角度看便看到。但是如果全局望,卻又難以推敲到誰是真正得益者。或者可以說是幕後操盤人,但操盤人是誰,誰也說不準,只能是「吹水」居多。到時又是「國師又中」式的迷惑人心。

    過去這兩個星期我們香港人經歷了近代香港史最俱震撼性的場面,一百萬人上街、無數市民街 […]

港人唔好咁快打完飛機

現在問題是如何轉化這200萬的民氣成為實力的政治力量。都係果句,現在勢雖然在民,但權力始終在政府,政府雖話暫緩,但並不等於撤回,這是兩碼子事,是需要搞清楚,甚至要清楚地解釋比你周圍一些所謂「見好就收,比人落下台階」心理的朋友去知道。撤回後再捲土從來,都唔同暫緩,至少在公義程序上,一定有極大的分別。

唔好以為建制變風向

由國教、佔中到今天,這些套路,建制都是一直利用這種方法去消耗人民的意志力。始終人民是需要搵食,不能夠長期同你磨爛蓆,當年七十九日雨革,可謂百年難得一見,連國際社會都可以是少有。看看星期三就知,過一晚,大家都要散,這並不是義士問題,而是天時地利不容許僥幸有多次佔領行動。因為對手的裝備之強,難以招架。

6月9日的決定

這照片是亞美尼亞首都葉里溫的歌劇院,去年四月亞美尼亞發生了示威,發生的地方就是這劇院對出的法國廣場,事緣是人民不滿該國的總統繼續想做第三次總理,這總統多年來專制政權以及嚴重貪腐,可謂民不聊生,人民在法國廣場示威後,之後觸發了全國多處示威,最後這總統下台。今天該國國民開始感受到一點希望,其中一個希望是導遊跟我說以往如果警察抄牌只需要比錢警察就不用罰,但現在一樣要罰款,卻不是比警察,而是罰款予政府,但導遊卻說不介意。他相信政府開始在改變。

以上種種條件,必然造就六月九日遊行人士創近年新高,至於會否如當年0371的五十萬人,相信不復再。但是卻可以肯定這次人數必然會是自雨革後人數最多的一次。

看看港人的雙重標準,時常拍戲飾演飛虎隊教頭演員王敏德,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在港拍戲,當年《神奇兩女俠》入面做男主角,那時他剛剛從美國來港闖天下,到今天他來港生活也有差不多三十多年,但他每次演戲,他仍然半咸半淡的廣東話演繹,有時候還完全是英語演出。不是要說來香港一段時間,要學好廣東話嗎?外國人說半咸半淡廣東話,就覺得好可愛,好叻叻,但一個藝人不能說出一段完整英美口音的英文就被恥笑呢?

作為一個處於香港國際大都會東西文化交流融會中心兼時代分水嶺及最好與最壞時代的九龍居民。當然是劇透死全家重要啦,喂,你劇透,我就當等於被睇左,等於無得同人講話第一身走入戲院點點點喎,我無得係FB威喎。我無得係IG講個感受喎,我無得咩咩咩喎….梗係大件事啦。

咪道德撚上身

「安心偷食」成為華人圈熱話,不只是香港,大陸微博早成搜尋熱門字,新加坡海峽時報在頭版上,也一小段報導,連昨日的Bloomberg Terminal,也有報導,可見這新聞已經成為一單全球華人社會報導的新聞,由軟性花邊變成硬性新聞。

三木谷浩史旗下的樂天近期相當活躍,最大的動作就是競投了日本5G網絡,使日本電訊業界打破了長期三國鼎立局面,以往日本無線電訊業只有NTTDocomo、KDDI和軟庫,現在引入新競爭者樂天,相信是日本政府想利用競爭環境下,加快市場推進,從而有更多、更快和更新的5G服務,讓日本成為區內甚至全球無線電通訊的領軍之一。

戲中的父親蘇大強是一個典型在文革時代長大的父親,其負面的典型性格,頗能夠影射到當世華人特別在中國大陸的長輩性格。貪小便宜、對子女的荷索,認為子女長大後必需孝敬父母,認為父母輩俱有無窮大的管治權力而且是絕對的正確,深信所有事情都以自我認為是對,不能被挑戰,是典型華人父權性格。但故事入面的父親卻又不是一個成功人物,卻是戲中所說的窩囊廢,可謂經典的「廢老」,自私、貪心、貪色、膽小、無知、自以為是、搬弄是非、推卸責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