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這次電影的名稱是以該樂隊其中的一首著名歌曲《Bohemian Rhapsody》命名,這電影濃縮了Freddie Mercury的一生以及Queen樂隊的經歷,電影最精彩是當中Queen多首著名樂曲如何誕生,如Freddie Merucry 創作的《Bohemian Rhapsody》,Brian May的《We Will Rock You》等名曲。這些都是樂迷耳熟能詳,所以當看到如何把這歌曲誕的過程,你便會增加投入感和有趣。故事一開始是講述Queen隊如何成立以及Freddie Mercury的背景、家庭,其實這是一個頗適合的開端,因為這些記錄,其實是對Queen樂隊日後以及Freddie本人自己的人生,都有莫大的影響。

這次選舉對中共來說會有什麼的啟示呢?會否因為有人認為這次對特朗普的一次打擊而對中共的外交立場有所改變呢?如果從這次選舉的議題上,其實並不會見到美國會對中共有何轉變的立場,美國人這次選舉,其實關鍵是在於內政多於外交。

開電視近期推出了一個並不是以吃喝玩樂為賣點的旅遊節目,叫《明治憑甚麼》是由項明生做主持,找他其實也算是頗為配合主題,因為他也曾經是日本企業公司高層,對日本文化自然有其認識,那麼說服力便增加。該節目主要是講述日本明治時代的人和事,由歷史故蹟到歷史人物,當然是會走到旅遊景點,並加以詳細講述,這種節目,在香港很久不見了,回到《環宇風情》的感覺了,終於有一個是真正能夠提供到一些俱有內容的資訊予觀眾,而不只是純粹娛樂。

中國仍然想要有中國夢,那麼技術需求很大,海外留學生學成歸來,帶一些技術回國,但入面是否涉及到技術盜取則是兩國甚至其他先進國所關心的。中國深信科教興國,而且也是事實,國家要在短期內一躍成為大國,基礎底不足下,技術盜取成為正常的路線圖,甚至成為一種常態,否則自己成世都研發不到,或者不是短期內幾年就做到罷。人家幾十年先做到粒晶片,你想幾年內就可以做到還要事到對手,世上有沒有這麼容易的事情呢?

電影雖然是商品,但當中也有其藝術價值,在鄒文懷主政嘉禾的年代,亦有拍俱高水平的劇情電影,如《阮玲玉》更成就了張曼玉奪得柏林影后,也是首位華人女星獲此殊榮,還有《愛在別鄉的日子》、《何日君在來》、《胭脂扣》、《甜蜜蜜》等等。到了九十年代,還嘗試以電腦特技與先濤一起合作拍下《風雲雄胡天下》、《中華英雄》等等。

一說起楊過,很多人一定會想起劉德華,說起郭靖,你會想黃日華,梁家仁飾演的喬峰,一句「我係契丹人」深入民心。這些都是TVB上世紀最輝煌的年代。當中從主觀到客觀條件,都成就了這個環境,能否再現,難以估計

中日友好盡在中美貿易戰

中國是日本最大的經濟合作伙伴,當年改革開放,日本也是第一個先進國家進入中國,當時大量進口汽車,基本上都是日本車,回鄉坐的麵包車,不是豐田,就是日產。過去多年來,日本在中國投資了不少,但隨著經濟改革開放,原本中國需要日本,現在是倒轉過來。可是政治上兩國近年卻並不在同一軌道上。當中理由是地緣政治如釣魚台,還有是能源爭奪戰,包括東海油由主權問題。這些議題,都使中日關係在倒退。

這次習近平南巡,同樣俱有意味,無疑是學習前人鄧小平的南巡風格,鼓勵經濟,鼓勵開放云云。當然昔日經濟和今天的經濟格局和環境已有所不同,但是當中有一點,也是極俱特別的重點,就是香港的地位。在鄧小平時代,或者叫做英殖時代,香港是一個典型的經濟城市,只管經濟搵錢,其他事情基本上不問,或者至少叫做不會放上台,如香港是昔日英國特工亞洲總部向來都不會公開,表面是平和的經濟發展主導的城市。而中國則利用香港為窗口,是向海外買家的門戶,當中資金進出、融資、以及介紹,都是透過香港做。

沙特一直以來都是石油為他們的重心經濟,但是近年石油產量有下降之嫌,以及能源的多元下,油價低水,使該國近年經濟轉差,此外該國皇室鬥爭不斷,現任的皇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成為近年沙特的焦點人物,因為他成為皇儲後,作風勇悍,一方面大力改革沙特經濟,包括計劃把國家石油公司上市,成為全球最大的上市公司,另一方面亦對付自己的對手,包括有中東畢菲特之稱的阿爾瓦利德親王,是皇儲的阿叔,指其涉貪,及後釋放但要求轉售大量資產予國家作為和解金。其作風勇武,使皇室成員恐而惶之,深怕自己成為下一個阿爾瓦利德親王,亦因為這位皇儲作風,異見記者Jamal Khashoggi在其專欄作出批評,也伏下這次失蹤的因由。

新冷戰其實早在奧巴馬任期後半段開始形成。自從911後,美國佈局主要集中到中東問題上,反恐是國家最主要國策,這段時間,中美是有良好關係,因為大家都面對共同的敵人,就是恐佈主義。因為這期間屬於和平共處時代。到了金融海嘯,美國可謂大傷元氣,加上中東問題,基本上無暇管治亞太地區。在這十多年,中國崛起的確是事實,當中WTO的配合、世界工廠的形成,加上中國的政策主導市讓經濟大爆發,能夠短期內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無疑是嚇了西方國家。因為西方國家在過去十多年,困在恐佈主義和經濟大衰退當中,可謂是迷失了十年。

國家要你什麼下場,人民是沒有選擇。

這次立會補選,陳凱欣一早已有計劃參選,看看早兩個月前,傳統建制派九龍社團聯會找陳凱欣做健康大使。以陳的知名度,為何突然會找她做這個宣傳大使呢?而且不是一個簡單的宣傳,甚至是花費不菲,地鐵可以見到她的廣告,紅磡有大廈掛上大大張戶外海報。這些目的何在呢?但從這些舉動,她一早有部署,而非「突然感動」。

我們有預防,是因為有制度,但我們的領導卻沒有突發情況的應變能力以及領導的決心。天災過後,道路的損毀,基本上全港特別是新界地區是面臨癱瘓狀態,而且港人最重要的集體交通運輸港鐵原來是有嚴重的損毀,這些資訊政府當局是掌握得到。這個情況是突發事情,是關鍵決定的時刻,如何判斷一個領導人是不是真正俱有領導的能力和決心,便是在這一刻。

從范冰冰被失蹤學國情

范冰冰為何會被打壓得體無完膚?連中國社科院都要參她一本,指在《中國影視明星社會責任研究報告》評分中,她被評為零分最低的分數。

5G打開陽關道與獨木橋

在國家層面上看,5G比4G更俱戰略值和經濟價值。5G起初投資必定不菲,一如當年投3G、4G一樣大,但是技術總會進步,往後成本便會快速降低時,回報相信會是極大。正因如此,各國如何捷足先登便是關鍵。現在中美必然是兩大電訊市場、資訊科技市場,美國不會讓中國奪去市場份額,所以先下手為強是合理套路,禁對手進其市場發展,一來對其國家安全上合理,二來也可以拖慢對手的發展路向。不過中國今天的電訊發展再不是3G或者世紀初時,倘若在中國大陸生活,便會發覺當地大城市的電訊服務傳送速度絕對不差,甚至是頗佳。因為當地的手機服務之多及其需求,促使電訊網絡供應商會提供更好的服務,這種良性循環,也造就了今天中國大陸的無線互聯網發展。

老實講,兩套劇其實都有一定共通點,就係「鬥」一個字。如何「鬥」得好睇,《延》劇是宮廷鬥爭,《再》是商業鬥爭,雖然是不同種類,但說到尾其故事都是「鬥」人。老實會說大陸人寫內鬥最耍家,原於歷史文化,喜歡鬥,但這並不等於《再》的鬥就一定要比下去,根本問題是《再》劇的劇情早巳經脫離了時代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