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華為深知業務進取但也要有佈局,所以該公司積極在國際電訊架構上參與,因此成功把華為所研發的5G架構納入為國際無線標準化機構3GPP的標準之一。這可以說是該公司以及中國在近年來國際機構定立制式最漂亮的一仗。

港姐其實是大台最大的資產之一,每年產生的港姐至少十多個,是該台無型資產最重要一環,因為她們成為該台的演藝人,這便是可以為她們生金蛋。如果形象好,廣告商落廣告,帶來可觀收入。但是今天大台把這些港姐做到「低俗」、「低能」、「低水平」三低。作為廣告商,會願意付款買這些品質的服務嗎?

故事以兩位年輕人王爾(吳肇軒飾演)和羅子迅(繆浩昌飾演)開設了一間叫做「身後事務所」的公司,主要是為逝者處理逝者遺物,但卻因為而遇上亡魂,而他們倆人則為這些亡魂解除心結。

她的首本名曲《說散就散》在中國卻頗流行,近日她上了中國綜藝節目《中國好聲音》演出,成功在中國入屋,打響了名堂。在節目中,她唱的技巧並不是她以往原唱的方法,用了中國現時什麼好聲音的演繹手法,就是強勁力量型和力竭之聲去表現,雖然並不是那回事,但以唱功來說,無疑一樣成功,至少是她的演繹成功打入市場。她的演出並不是她的真正實力,賣韻味、幽怨和情感,這次是賣唱功實力。

綾瀨遙在此劇可謂由頭帶到尾,她的演什麼都有一種可觀性,還有一種吸引力,是做什麼似什麼,當中她眼神能夠有演戲的能力,在憂愁、悲情的演繹能帶動到觀眾,但同時間她有很強喜劇感,使大家笑中有淚、淚也有歡笑。而討好的外型、以及出眾的身型,無疑會有更俱畫面的可觀性。

最真真正正最貼地的一環是他如何對上海人對新天地的看法和處理的技巧。他說新天地有一個人工湖,起好後,居然有當地居民到這個人工湖洗腳,他便說新天地這個高檔地方,居然給人洗腳,對於他來說無疑是一個很大的影響,因為會直接影響這兒的地價升值潛力,所以他便想盡方法去解決問題,最後他是把這事情訴諸輿論,就是把民眾在人工湖洗腳事宜放到報章上,並且評論這事情是否文明,他心知上海人的性格是知廉恥,所以因為一刊登這文章後,便再沒有人再洗腳了。

街頭賣藝,自古以來都會有,而這些行徑也有一種不成文的規定,就是有沒有支持者,以及聚眾人流的自我安排,歸根究底就是「知定」。你會否到廟街唱歌劇呢?會否到榕樹頭唱AKB48的歌呢?品味是培養,老實說,即使是榕樹頭、廟街,那些街頭賣藝的,其實都會在一些定了一個區,一個位置,並不是在一個人多地方去表演,因為深知他們的表現未必是眾人所喜歡的。

她面對不只是她自己的前途這麼少,面對的是她所拍的電影的投資者所面對的風險。她拍的《西虹市首富》在中國爆紅,多達十五億人民幣票房,倘若有人投資她的製作,因為而招致損失,可見有多大。不是她一個人能夠承受到。反而要怪的,是為什麼會有這樣所謂「被愛國」的風氣。

利用人權做籌碼也不是新鮮事,當年魏京生被囚,美國方面要求釋放,多方面營救都不得要領,但是到了當年最惠國待遇的問題上,中方又釋放了魏京生,讓他到美國生活。這種手法,多年來一直是中方慣常技倆。

這不是無心之失,這不是突然的問題,她是有備而來,因為她說明自己有看過外交部的回應。所以她必然知道一定會有人問這些問題。如果說她突然才知而因為要有即時反應不過來,說些失禮說話,我當佢政治技巧不足,甚至是不懂大體,說了些不該的話才說。但是她是有備而來,而這個回應正正是她要向廣大市民,以及最重要是向國家中央的回應,她的一句話必然是深思熟慮才會說出。

唔好搞到自己,這種Not In My Backyard 一直是建制派用開的手法。唔搞到自己個場,唔影響自己,在此情況下,基本上可以做任何事情。世界盃足球外圍賽香港對中國時,這些建制身在何地?有沒有好像今天大鑼大鼓說支持港隊呢?這明顯是生怕自身的利益有害,是否真正對香港利益的出發,實屬次要。

近日有一首是歌頌大灣區的一首流行曲,叫做《共同家園》,作曲是鄧智偉,作詞是向雪懷。如果純粹以音樂創作上看,這首歌比起上年首特區成立二十周年主題曲《香港.我家》其實係好好多。無咁老土、有點節奏感,時代感多了一些,這是對這首歌以音樂角度上的評價。

黃霑這個名字,如果近年流行講什麼香港流行文化的話,他一定上榜,因為真的很地道,很香港。這次港台所拍的更加值得一看,這是因為當中有黃霑的親身訪問。這個系列有兩部份,一個是講中國,一個是講香港。如果論內容的深入,或者能夠多一點新觀點和新的內容,講中國的一部份是較為好看。

當一個演藝人以他的個人身份做一個節目,其實已經算是成功了,看看那個《返歸啦俄仔》便是為他度身訂造。當然世界盃在俄羅斯是其中一個理由,但是如果他不是一個好藝人,電視台也不會特意做他,所以說明他是有其能耐。而他亦很稱職,他能夠搞笑、反應又快,他是做主持的材料。

發展到今天,剪短鋼筋除了是對公眾安全,人命攸關,更重要是今天的社會制度的崩壞從這事看出來。

現在他連任成功,並廢除總理一職,總統權力進一步加強。相信在他的主政政,伊斯蘭文化及有關政策會越多。對於歐盟來說,可謂是既擔心又無能為力。因為一方面擔心該國成為真正伊斯蘭國家,對其基督教為主的歐盟深感壓力,但另一方面又不能沒有它,因為土耳其協助歐盟力頂中東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