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Yun
Terence Yun
Terence Yun

睇開幕禮有不少華人球迷,當中還有一些著名華人藝人,陳奕迅是其中之一。今日報導指陳奕迅被人認出,有人偷拍,從片段是有人想阻止,而Eason則舉起中指回應。從片段看,Eason是頗不滿的樣子。這新聞在蘋果日報報導,而該報有討論區,當中大量網民認為Eason不該以中指回應,是沒有品的表現。

這次去到第二輯,心想以為都是這樣,沒有什麼驚喜,想不到水準依然,甚至比上一輯從技巧上更進一步,當中題材、故事、演員都很好,是出乎意料之外。個人喜歡林憶蓮的《情是永遠像花朵是有朝枯竭》以及關淑怡的《驚天愛再沒遺憾》。

說到有魅力,又好像有點誇張,因為杜並不是靚仔,演技也欠奉,正如他自己所說,他的演技一直都只是演回自己,並不是演什麼像什麼的演員,他有自己的個人風格。同樣地這次《走佬去臺灣》也有他自己的個人風格。包括說話的抵死、口臭臭、幽默,但當中也不失會有一點內容給觀眾看。

其實湯的意思,到這刻仍然不大明白,但估計有兩個可能,一是利用CG技術方法,做後製的鈔票,即演員可能是拿著一張張綠色紙當鈔票,然後是後製利用電腦圖像技術key上鈔票上去。如利用這種技術,以今天香港以及華語電影市場上,相信會來得很假下。

港人悶燒鍋

因為大家知道是面對強權,龐大的利益,港人感到所謂的「認命」,「知天命」喎。鬥不過,所以便以這些借口不提不問,慢慢消失在大家的視線當中。

美制裁伊朗中國最開心

中俄兩國向來都與伊朗有兩句,當中政治上是因為大家都不滿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認為是操控著世界的政經秩序。由冷戰中蘇到今天的中俄,伊朗依然是這兩國在中東地區的合作伙伴。中國在冷戰時期,在中東的影響力甚微,除了是國力力有不及外,還有是地緣理由上,不問中東事務。

侵侵取消個會,其實最大影響唔係金仔、習大大佢地,而係一班所謂的政治評論員,呢個時勢,做政治評論,真係好難搵食,佢地真係好難捱,因為政治的風向轉得快、變得急,你要企邊度,然後就去spin個輿論來証明自己看得清,睇得見,難過中3T。金仔開頭喊打,到走去同文在寅開會,決定搞侵金會,後來同習總散步,之後突然發難變面,再輪到侵侵取消會議。以上這個過程,每一步都是屬一百八十度轉角,如果你話預計得到,然後話係咁玩法,老實說,連自己都說服唔到自己啦。

這套TVB同騰訊合作的《深宮計》深信會在大陸熱播時,卻面臨被DQ的命運,原本可以騰訊視頻上播放的《深宮計》卻不能夠如期上架,騰訊說要延期,但幾時開播則沒有說明。新聞導報指因為故事涉及一些在今天「政治不正確」的環境下,而被不放行,可能被DQ,或者需重新剪輯或大量改動劇情。

梁天琦,我對不起你

旺角事件,他被入罪,揹著這罪選舉但不能入閘,他改以另一種方式助選,選完後他從人群中突然消失。對手輸了,就茅頭指向他是縮頭龜、那位國師取笑要拋西瓜找他。對手輸了就日日鬧他沒有承擔責任,任其他義士坐牢。到今天,那些人仍然在單打他 ,甚至說他什麼偽獨、奸細,總之有任何污名都算他頭上。如果梁天琦是奸細,那麼曾經與國師共事的上司何志平又是什麼人?

或者不需要睇班創科局的無能行為及其面口,中央決定開放國家科研撥款的政策,香港可以直接向國家申請撥款而不需要在中國大陸內做科研,可以在香港搞。仲要係習主席御准批核,當然全國及港府都即時做野啦,大大叫到,唔通仲拾下拾下咩。

奧巴馬所提倡的多元外交,到今天是好是壞其實很難說得清,但是作為美國在近代世界歷史上百年難得一見的超級霸權下,近十年美國在國際影響力在下降時,美國自身的利益者便會感到不安,顯然易見。

這次批出的項目有七個,獲得最多基金資助是接近五百萬港元,是開發一個病人資訊系統。其次第二最多錢的資助就是這個八段錦手機項目。我再看看其他,分別資助的金額為七十多萬到三百萬左右,當中項目有一些是協助視障人士,自閉症兒童等的科技項目。從這些機構看,全部機構都屬於一些社企或者非牟利的機構,只有這個八段錦手機應用由北角街坊福利會為申請機構和一間叫Animoca Brands Ltd為聯合申請機構。Animoca Brands Ltd這間公司落戶於數碼港,該公司在澳洲上市,上市編號是ASX: AB1,市值約二千多萬澳元。

當大家鬧有人為什麼拍貓頭鷹時用電筒射著牠,是很沒有公德心的時候,認為他們沒有對動物有愛心,沒有同情的時,你看看這些花槽,便知道香港地嘅公德其實有幾高。連自己要坐在隔鄰食飯的花槽,日對夜對,都可以這麼污穢,你認為香港人會為動物會有憐憫之心,會對他們好些嗎?

TVB 的無親節獻禮

你不可以開開心心拍一個有趣的橋段讓大家的母親有種喜悅而多於負面嗎?如果用馬海倫的不良於行環境下,有人類近這情況,將心比己下,又是否感到不開心呢?這不是感同身受,而是落井下石呀。

中亞有多個國家,烏茲別克並不是富有之列,即使是第二大城市撒馬爾罕,其環境有點像當年中國改革開放時的二三線城鎮,而且當地人的工作模式也像昔日中國七八十年代的初期,並不是很積極,有天到一個博物官內參觀,員工伏在台休息而沒有理會遊客,感覺很悠閒

香江才子陶傑在其Facebook登了一段文字與圖片,是講他的朋友褚簡寧好「正義」地幫一個婆婆奪回關愛坐的行使權。話說拒讓坐是一位體型較胖的中年香港女子,褚簡寧認為她不當應讓坐予婆婆,但該女子拒絕最後掀罵戰,女子罵褚為摩定差。他及後拍下對方照片並交給陶傑供諸于世,陶傑也仗義助朋友,可謂兩脇插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