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因
茲因
廢青學生一個,文學氣息就真係無乜,但喜歡紀錄生活小故事,深信文字能治癒心靈。

楊叔叔家族為漁民,一家人以船為家,在西貢擁有一個小漁排。他自幼隨父出海,長年累月接觸著捕魚工作,水到渠成便繼承了水上人的身份。眾所周知,漁民屬於「聽天由命」的職業,天氣許可的日子需要披星戴月工作,行船幾十公里,捕魚幾百斤,積穀防饑。由於收入不穩定,楊叔叔年輕時曾經考慮上岸生活,從事過三行工作;他後來重返西貢漁排,更親自搭建棚屋。他白手建成的棚屋屹立至今,帆布質料非常堅固,還令屋內氣溫冬暖夏涼,是一座位於海中央的安樂窩。

手工麻雀行業式微,湄姐是行內僅存的女師傅,她卻不會因此自命非凡。湄姐為人謙遜知足,說話風趣幽默,卻能從字裡行間聽出她是個充滿歷練的人。湄姐十三歲拜師學藝,投身麻雀行業五十載。她去年退休,幾個月後決定重操故業,每早準時拉起鐵閘,純粹為了消磨時間。經歷過許多風風雨雨,她以簡單兩句概述這個職業-「唔會令你好風光,但係又餓你唔死。」湄姐指自己最風光的歲月是八十年代,當年月薪八千已經羨煞旁人。她對工作的認真態度並沒有被時間磨滅,對每個手工步驟也一絲不苛,從不馬虎了事,全因堅持出品要「過得自己過得人」。